<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七章 陷阱
    大雪纷纷,冀州,巨鹿郡,下曲阳县,位于巨鹿、常山与中山交界之处,距离常山真定县和中山毋极县各有百里,算是近在咫尺。天籁小说|2

    中平元年黄巾之乱爆后,正是在这里结束了讨伐黄巾的最后一战,时任左将军的皇甫嵩与巨鹿太守郭典攻破下曲阳,杀死张角弟张宝,俘杀十余万人,在城南筑成“京观”。

    如今已经将近十年过去,下曲阳县的创伤渐渐被抚平,而此时在城南的宅院里,有着一群特殊的人物。

    堂屋中,上坐着的赫然是如今的冀州牧袁绍!

    下面郭图、逢纪、许攸都在。

    此时的袁绍神情有几分阴郁:“不知元才此行如何?可曾说服那高览?”

    “主公尽可安心,”许攸抚须道:“元才虽然年轻,却有苏秦与张仪之才,区区一个高览,何足道哉!何况主公已收服渤海高氏,高览不过高氏旁支子弟,有高氏家主出面,必然马到功成。”

    “嗯。”袁绍点了点头,又问许攸:“子远从中山毋极,不知甄氏意向如何?可愿附从于吾?”

    “主公多虑了。”许攸傲然道:“甄氏二子甄俨在魏郡担任曲梁长,他们敢不依附主公吗?我又代主公许以高官厚禄,他们又岂会舍美玉而求顽石?若是不从,捉了那甄俨,他们必然屈服!”

    袁绍点了点头,认同许攸所言,又看向逢纪,还没开口,逢纪便道:“而今主公为冀州牧,中山、常山本就当在主公麾下,苏双、张世平、刘氏,不过郡县豪商,当初取我冀州粮草,理亏在先,主公威逼、利诱,他们岂敢不从?”

    “嗯。”袁绍点了点头,又看向正呆的郭图,道:“公则以为如何?”

    “啊?”正在呆的郭图有些茫然。

    袁绍神情有几分不虞,又问了一句:“公则以为此次可能除掉张辽?”

    郭图犹豫了下,道:“张辽非寻常人也,恐不易图之。”

    袁绍皱了皱眉,恨声道:“不想当初吾兄却是勾结张辽,劫掠冀州钱粮,又劫走了沮授、审配、友若等大才,真是可恨之极!”

    逢纪道:“主公勿忧,麴将军已然出马,更有黑山为内应,张辽此次必然难逃一死!倒是别说中山与常山,便是并州与河东,亦在主公彀中矣。”

    袁绍默然点了点头,眼里露出厉色:“张辽,几番辱我算我,此次必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常山郡东北的大营中,高览坐在那里,神情有些沧桑,他的下有两人,一个是一个年轻文士,正是袁绍的外甥高干,另一个是个中年人,却是渤海高氏如今的家主高延。

    “高将军,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高干神情诚挚:“高将军本是冀州之人,而那张辽却是并州之人,出身低下,而我舅父出身四世三公汝南袁氏大家,如今更统御冀州,大败公孙瓒,威及青徐兖豫,恩泽四方,郡县咸服,一高一下,清晰立辨,高将军还犹豫什么?”

    看高览还在沉吟,一旁的高延不悦的道:“高览,我渤海高氏皆属袁使君,汝莫要糊里糊涂误了我高氏。”

    高览想了想,肃然道:“张将军于高览有知遇之恩,更任以重职,未曾负我,我岂能背他,汝二人还是回去吧。”

    高干嗤笑道:“区区一个校尉,算的什么重职,高将军若归顺我舅父,当任中郎将之职。”

    高览不为所动,高延神情有些难看起来,想要作,高干阻止了他,又看向高览,淡淡的道:“高将军,汝心念张辽,乃忠义之士,令高干敬服,只是如今只恐张辽已身在九泉之下矣。”

    “啊?”高览不由一惊,指着高干:“汝何出此言?”

    高干眯着眼睛道:“吾前两日仿高将军笔迹写了一封信,言常山、中山有变,请张辽过来,而我舅父派了大将麴义在井陉道中早已设下埋伏,只恐张辽此时已经万箭攒心而死,若他侥幸不死,恐怕早怀疑将军,更深恨将军矣。”

    砰!

    高览一拍案台,面色大变,铿的一声拔出长剑,厉声道:“某待汝为座上客,汝竟敢如此陷害于某!”

    看到高览拔剑,高延面色微白,高干却是镇定自若的笑道:“吾是为将军着想耳,若将军执意要杀我,便杀了也罢,只恐将军既难容于张辽,更为吾舅父与河北百姓所恨耳。”

    高览手中长剑刺在地上,一下子瘫坐在席上,只觉得浑身无力。

    他为战将,对于这些阴谋诡计却是不擅长,此时只感到六神无主,突然又想起一事,咬牙道:“汝能模仿某笔迹也罢,却是如何传出信去?”

    高干淡淡的笑道:“吾诚心待将军,自然不会相瞒,将军军中有赵浮、程奂二将,昔日位在将军之上,今日位落将军之下,岂能心服,他二人又是出身河北大族,韩馥早已消失,今我舅父为冀州牧,大势已定,他们自然是深明大义之人。”

    “赵浮、程奂!”高览气得咬牙。

    ……

    中山郡因战国之时为中山国之地而得名,汉景帝三年,封皇子刘胜为中山靖王,也就是刘备的先祖。不过这中山靖王生平喜好酒色,生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传承数百年,开枝散叶,刘备为其后不足为奇。

    中山郡在后世的石家庄、平山、定州一带,此时却是处于中原和塞外的交界地,民风剽悍,牧业、农业和商业竞相展,中山甄氏便是诗书传家,兼营商业。

    不过中山甄氏的家主甄逸已在十年前病逝,长子更是早夭,只留下遗孀张氏和二子五女,次子甄俨如今正在魏郡曲梁县担任曲梁长,三子甄尧,年不满十三。

    长女甄姜与次女甄脱皆已出嫁,三女甄道、四女甄荣待字闺中,五女甄宓更是年不满十岁。

    此时甄府厅堂之中,一家人皆在,包括最小的女儿甄宓,不过气氛沉闷。

    主事的张氏神情犹疑,昨日府中突然来了一人,道是冀州牧袁绍手下从事许攸,甄府不敢怠慢,小心款待,不料那许攸却要他们归附袁绍,将原本张辽交给他们的粮草归附州府,言语间更是几次提到了在魏郡担任曲梁长的甄俨,威胁与利诱之意显露无疑。

    许攸离去后,张氏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归附袁绍,没办法,谁让她的儿子甄俨如今在魏郡,正在袁绍手中。

    张氏与一众子女计议,不料年龄最小的甄宓却一力反对。

    “阿母。”甄宓再一次道:“为人行事当重信义,当初张将军将粮食交予我甄府,是信任我甄府,前番他来信,我们便当还他,而不是交予袁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