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第三次召集令
    有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又为匈奴人所认同,就没了那种强迫的意味,这一片大漠的匈奴人迁徙之事变得很是轻易。

    接下来的事便交给了右贤王和右日逐王,张辽与他二人几番交谈,对二人有了初步了解,知道这二人都是识时务的,而且对汉人也没有什么排斥,反倒是向往汉人的生活。

    徐荣在南庭牙帐的一把火,几乎将匈奴的高层烧了个精光,余下的几个名王、小王和万骑长,也被早得了张辽命令的高顺、典韦和赵云顺势斩杀,来自匈奴贵族的抵制力量全部瓦解。

    如今南匈奴就是右贤王和右日逐王说了算,当然,真正算数的还是张辽。

    迁徙之事非一日所能完成,两日后,张辽赶回美稷县。

    荀彧和张既一众僚属皆已抵达美稷县,与西河太守崔钧一道处置战后诸事,修建里坊房屋,划分田地,推行编户、屯田政令。

    很多匈奴人并不擅长耕种,为此荀彧报于张辽后,从各郡县调来精通农事的老农和官吏,设田教吏,专门教导匈奴人种田。

    而张辽回到美稷县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出第三道召集令,召集的依旧是并州的各胡人部落首领,休屠各覆灭,南庭覆灭,让并州的胡人彻底失去了依仗,此次张辽召集,谁敢违背。

    不过这第三次召集令与前两次比,杀气十足。

    ……

    美稷县北一处山丘下,多了一大片陵园,陵园前,数万将士肃立,全军戴孝,张辽站在最前面,荀彧、郭嘉、荀攸、崔钧皆在一旁。

    他们在为此次战死的同袍送行,这一战张辽虽然胜了,但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伤亡六千,其中有三千将士永远离开,余下的三千也都是重伤残,有的可能再也上不了战场了,至于轻伤的,就没有退下战场的。

    这个伤亡数字比之匈奴要小了数百,但张辽行的是精兵战略,手下皆是强兵,损失一个都能让他心痛,何况是三千,这个伤亡是他作战以来前所未有的。

    匈奴人确实强悍,若非用了郭嘉的离间之计,这一战的伤亡可能会更大!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长史荀彧一曲国殇歌罢,三军将士齐齐致礼,不少人失声痛哭。将士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昨日的同袍兄弟今日埋于黄土,令很多将士悲伤。

    张辽扫过陵园里一个个新坟,一个个很普通的名字,他回过身来,指着陵园,对一众将士道:“他们是为国而死,为讨逆而死,为并州的安定而死,他们死的壮烈,死的英雄,他们无愧于战士之名,他们无愧于我张辽的兵!我为他们骄傲,可是……我宁愿他们没有死……”

    看着张辽潸然泪下,将士们不由大声哭泣。

    张辽长吸了口气,放声大吼道:“让我们唱军歌,为战死的弟兄送行!”

    他带头唱道:“风起卷,马长嘶,烽火四起九州乱。好男儿,敢担当,何惧生死赴国难。保父老,离家乡,英风锐气此心丹。宁流血,不流泪,从此儿是英雄汉……定山河,守社稷,但教四海永康安。”

    唱到最后,数万将士泣不成声。

    荀彧等人皆是眼中含泪,他们平时深在郡府,很少能这么近的感受到军中的感情,底层士兵付出,此时他们感受到了。

    数万将士的另一旁是数万匈奴俘兵,他们皆跪倒在地,除此之外,就是各部落首领,他们都是站着的,不过其中有一百多个部落首领被绑缚着,跪在最前面。

    张辽军歌唱罢,一步一步来到一众部落首领面前,众部落首领下意识的垂下了目光,最前面被绑缚的首领身子微微颤抖着。

    张辽走到一个被绑缚的黄发卷曲的胡人首领身前,面无表情的问道:“汝是石野何吧?”

    “是……小人正是石野何。”那胡人首领没想到张辽竟然记得他的名字,慌忙应道。

    张辽道:“如果本将没记错的,上一次在马邑城外,汝说过愿意听从州牧命令,接受政令,又要了土地。”

    “是……”石野何额头汗水津津。

    张辽声音淡然:“汝部落可曾得到土地?”

    “这……得……得到了。”石野何面色有些苍白。

    “那汝为何要叛乱!”张辽突然大声怒吼。

    石野何惊骇的一下子瘫倒在地,不敢看张辽凌厉的目光,慌忙道:“小人……小人一时糊涂……啊!”

    张辽铿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大吼一声,一剑斩落,石野何只喊出半声,人头就滚落在地,尸体倒落,鲜血狂喷!

    “啊!”他身边的几个胡人首领吓得慌忙后退。

    “全部斩杀!祭奠阵亡的将士!”张辽大吼一声。

    那些被绑缚的胡人头领慌忙求饶:“将军饶命。”

    张辽身后两百猛虎卫立时冲出,将绑缚的一百多个胡人首领全部按倒在地,不顾他们求饶,手起刀落,一百多个人头落地,被气势汹汹的猛虎卫提去了陵园前。

    后面原本站着的数百个胡人头领骇的再也不敢站着,慌忙下跪,面无人色。

    张辽目光又看向那些还活着的胡人头领,面无表情的道:“如果本将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在马邑召集诸位,本将说过,做大汉的子民,而不是敌人,做本将的朋友,而不是敌人,本将从来不怕叛乱,本将只是不想把并州这片土地变得血腥。”

    “可是,尔等很多部落叛变了,还有很多部落阳奉阴违,抗拒政令,或者说不是抗拒,而是对政令挑肥拣瘦,取了土地,却抗拒编户,当本将是傻子吗?”张辽声音冷肃:“所以,本将便以血腥来洗清一切,你们可以装糊涂,但本将说出来的话,就从来不会食言!”

    张辽目光凌厉:“在大汉,谋逆叛乱者,诛灭全族!本将视胡汉如一,恩惠如一,惩处亦如一。今日,凡是参与叛乱的部落,千长以上头领全部斩首,部落五十岁以下、十五岁以上男子充作罪民,无偿屯田三年!”

    “凡叛乱士兵,千长以上将领全部斩首,士兵无偿屯田、劳役十年,有功者方可减刑!”

    “凡抗拒政令的部落,首领全部抄没财产,部落五十岁以下、十五岁以上男子无偿屯田一年!”

    “有二次叛乱者,诛杀全部落!”

    张辽这次连问也没有问众胡人首领,直接下令:“护匈奴中郎将高顺、护乌桓中郎将赵云、护鲜卑中郎典韦领兵督查,州牧府、各郡府、县府、屯田校尉、司马行之!”

    “喏!”众人齐齐领命。

    张辽又吩咐几个将领:“陵园外,建忠烈祠,凡阵亡与重伤将士,抚恤安置家属,所有将士,论功行赏,从上至下,不可克扣,凡有侵吞克扣者,斩!并除军属!”

    “喏!”高顺、赵云、典韦几大将领肃然领命,众将士高呼:“将军!将军!”

    这一战他们缴获了数百万牛羊,还有即将抄没的许多部落首领,论功行赏的资财是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