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河套大漠
    经过黑屠袭击之事后,张辽一路都很小心,免得栽了跟头,没想到接下来的一路倒很是顺畅。天籁小说|2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万骑长黑屠本是奉命带着黑屠卫去追击在云中作乱的羌人,返回时得知匈奴大军已败,恰好又遇到张辽这支兵马,便来袭击,没想到碰到了张辽这块硬骨头,袭击不成,反倒丧命。

    张辽带着亲卫营,行了二十多里,前面一骑飞来,却是高顺派来的传令兵,告知张辽右贤王率众投降之事,请他决断。

    张辽当即快马疾奔,又行了五十里,越过原使匈奴中郎将驻地旧城,入眼的情形让他不由一惊。

    只见眼前是一大片开阔的草原,分布着一片片穹庐,显然这里是匈奴的一个聚集地,只是如今的这片草原上,跪着黑压压的一片匈奴人,一时间竟看不出有多少人。

    高顺、典韦和赵云都在,典韦和高顺领大军列阵看护,收缴了无数的兵器和战马,赵云则带着万数骁骑飞驰盘旋,随时警戒,杀气腾腾。

    四周有不少匈奴人的尸体,显然是妄图反抗者全部被杀了。

    看到张辽到来,典韦和高顺带着数万将士朝张辽行礼,赵云也带着骁骑住了马,在马上向张辽作礼,数万人举动兵器齐声大吼:“将军!将军!”

    浩大的声势震动了整片大地,下跪的匈奴人无不色变,噤若寒蝉。

    张辽向众将士抱了抱拳,在众将士的拥簇下,来到匈奴人面前。

    跪在最前面的右贤王和日逐王伏拜道:“罪人乌利、伊达领九万八千族人向将军效命。”

    张辽飞身跃下象龙,目光扫过黑压压的一片匈奴人,溃兵、青壮、老弱妇孺都有,其中溃兵被集中在一处看管,大约有一万多,显然大部分的溃兵都被这右贤王收拢了,此人倒是很识时务。

    此时,这一片草原上鸦雀无声,只有寒风猎猎,所有人都在看着张辽。

    尤其是近十万匈奴人,个个都极为紧张,他们知道,这个年轻的汉人能决定他们的命运,是生?是死?只在他一言之间。

    “右贤王。”张辽的声音清朗,却令所有匈奴人不由一紧:“尔等如今愿意遵从州府政令?”

    乌利和伊达忙道:“回将军,我等愿意。”

    如今南匈奴几乎处于灭族的境地,只要能保全族人,他什么都能答应。

    张辽缓缓的点了点头,环顾一众匈奴人,看到那些匈奴人或是惊惧、或是怨恨的目光,叹了口气:“州府所行政令,本是为了并州安定,于匈奴子民、于汉人百姓皆有好处,若非尔等贵族各怀私心,挑动叛乱,本将亦不愿轻易动刀兵,以至于此。”

    无论如何,匈奴的百姓日后也是他的并州的根底,所以他先把仇恨都拉到了那些匈奴贵族身上。

    “我等有罪。”乌利和伊达再次伏拜。

    “你们是有罪!”张辽高声道:“但匈奴的子民无罪,天寒风大,凡是老弱妇孺,都回穹庐吧。”

    “多谢将军大恩。”乌利和伊达脸上露出喜色,乌利回身大声道:“张将军有令,天寒风大,老人、女人和十五岁以下孩子,各回穹庐!还不谢过将军恩典,快快行动。”

    那些匈奴人闻言很快骚动起来,乱七八糟拜倒一大片,南匈奴此次起兵叛乱,几乎调走了各部落所有的青壮,这十万人中老人、女人和小孩占了大多数,足有七八万,一个个拜谢过后,纷纷回后面穹庐。

    老弱妇孺行动缓慢,这个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直到将近黄昏,而张辽就在这里静静的看着,静静的观察着匈奴的百姓。

    这些百姓与汉人百姓倒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匈奴人凶残好战,匈奴人同样好客,正如人都有善与恶的一面,关键在于怎么掌控、教化和引导了。

    张辽默默的站在那里,斜阳将他的影子拉出了长长的一道。

    那些匈奴的老弱妇孺在进穹庐之前,几乎都会回头看一眼站在那里的张辽,他们心绪复杂,原本心中的仇恨淡了许多。

    匈奴人重青壮和孩子,老人和女人地位很低,常常被抛弃,更习惯了承受战败后沦为奴隶的凄惨下场,而这个并州牧却重视他们,让他们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

    而且归根到底,此次叛乱终究是他们先挑起来的,能怨并州牧吗?他们不少人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至于右贤王、右日逐王和一众匈奴士兵却看的心中寒,并州牧一个时辰不动,他手下数万将士就与他一道站在那里,一个时辰间没有丝毫喧哗,仿佛草人木人一般。

    这般这怕的军纪和意志,是他们匈奴人从来没有过的,难怪他们此战会败。

    老弱妇孺离开后,这一片草原上只余下了三万多青壮和匈奴兵。

    张辽看向乌利:“右贤王,西面还有部落吧?”

    右贤王忙道:“回将军,有,西面大漠上还有上百个部落,大约十万人,只是很分散。”

    张辽点了点头,看向右贤王和右日逐王:“明日一早,汝二人随本将前去大漠收拢部落。”

    “喏。”右贤王和右日逐王忙应道。那一片部落皆属于南匈奴右部,正在他们的掌管之下。

    当夜,张辽将那些青壮回穹庐,只命高顺、典韦和赵云将一万五千匈奴兵看押,第二日一早,张辽命高顺和赵云押送一万五千匈奴俘兵和五百万牛羊赶回美稷,而后高顺和张郃留在那里坐镇,赵云的骁骑营又赶回来,与张辽一道赶赴西部大漠。

    美稷县西部这一片大漠位于河套之内,朔方郡以南,北地郡以北,南匈奴内迁后,大部分部落都居住在这里。

    张辽纵马来到这一片大漠,却现大漠的植草已经被破坏严重,他不由皱起眉头。

    他后世来过这一带,如果没记错的话,后世的这一带已经成为一片沙漠,叫做库布齐沙漠,方圆百里,而库布齐沙漠似乎从南北朝之时就开始记载了,而后汉以前是没有记载的。

    如此算来,大漠变成沙漠,就在这三百年多年里了。

    草原变沙漠,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过度垦田,一种是过度放牧,这一带自后汉以后至南北朝,一直是被异族掌控,显然不会是因为垦田,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过度放牧。

    “右贤王。”张辽当即吩咐道:“一个月内,将这一片大漠里的部落全部迁出来。”

    “喏。”右贤王应了声,又忍不住道:“只是我族子民已经习惯放牧,若是离开这一片大漠,恐怕会引起骚乱。”

    “无论什么骚乱,都必须迁徙!”张辽语气强硬,看到右贤王低头,他叹了口气,又道:“右贤王,你仔细看看这片大漠,草地损失如此严重,这样下去,不过数十年,这里将成为一片沙漠,再也难以恢复。”

    右贤王和右日逐王都是一惊,仔细去观察这片大漠,神色不断变化,额头冷汗直冒。

    张辽道:“匈奴在塞外之时,本是逐水草而不断迁徙,你们放牧过后的草原都可以恢复,而内迁后就固定的居住在这一带放牧,对这里的草原造成了严重的损坏,所以这里的部落必须迁走,到其他地方放牧,过十多年恢复之后,可以再回来。”

    右贤王长拜道:“将军远见,我等不如,当谨遵将军之令,带部落迁离此地。”

    右日逐王也道:“将军恩德施于天地,令我等深感惭愧。”

    张辽点了点头:“我知道匈奴人素来爱惜草原,待尔等部落编户入坊后,愿意继续放牧的,可以在长城内外开出牧场,流动放牧。”

    “多谢将军。”右贤王和右日逐王神色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