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追击
    南匈奴王庭位于美稷县,而匈奴诸多部落多半都聚集在美稷以西、朔方以南、上郡和北地郡以北的地域之中,保持着游牧的习俗那里没有设郡县,只有大漠和草原。天籁小说bsp;   此时匈奴兵逃走的方向正是那里,显然是要去寻找部落,张辽自然不会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跨坐在象龙上,钩镰刀指前,振声大吼:“大戟留后,骁骑、陷阵、猛虎,向西追击!不破匈奴誓不不休!”

    “杀啊!”

    中军鼓声犹如九天雷动,十面战鼓俱起,震天撼地,典韦、高顺、赵云三员猛将率麾下猛虎、陷阵、骁骑,犹如出匣猛兽,大军汹涌如潮,席卷向西面逃走的匈奴溃军。

    前番雁门之战从休屠各胡缴获了四万战马,经过几个月训练,典韦、高顺手下的士兵多半都能骑乘,此时无论步骑,皆是乘马追击,不落于匈奴。

    张郃则领大戟营坐镇美稷,收拢投降的匈奴俘兵,以防生二次叛乱。

    张辽将手下大多兵马交给张郃,自己只带了五百精锐亲卫,正要挥兵向西,这时郭嘉骑马匆匆而来:“主公,文若从太原传来消息,南庭右贤王和右日逐王两日前派使者去了太原,愿意为主公效命,遵从政令。”

    “右贤王与右日逐王?”张辽皱起眉头。

    匈奴的大王、名王、小王很多,名字也奇离古怪,但是对于属于六角核心的右贤王与右日逐王他还是知道的。右贤王乌利据说是光武帝裔孙刘进伯后人,而右日逐王伊达则是王昭君的后人,他们都有汉人血脉。

    郭嘉身侧一个披着汉服的匈奴人在两个亲卫的看押下,慌忙过来,伏拜在地:“小人赵得力拜见使君,并代右部屠耆王、日逐王向使君问好,屠耆王、日逐王愿领部落向使君效忠,遵从使君政令。”

    “赵得力?”张辽看他举止有理,谈吐不似一般匈奴人,问道:“你是汉人?”

    赵得力忙道:“小人父亲是雁门人,母亲是匈奴人。”

    张辽目光冷肃:“可曾助匈奴为祸汉人?”

    赵得力额头大汗津津:“小人跟随右贤王,从未害过汉人,还暗中救过不少被匈奴俘虏的汉人,右贤王与右日逐王向来亲汉,与其他部落不同。”

    张辽这才点了点头,问道:“右贤王、日逐王部落是在西面吧?”

    “回使君,正是在美稷以西八十里外。”赵得力恭敬的应道。

    张辽道:“右贤王之意本将已知,只是他为南庭之,南庭叛乱,他罪责不浅,此番我大军西向,他若是真心归附,自会领部落投降,并阻截收拢匈奴逃兵,若收拢过万数,本将可将功折罪,免他一死。”

    “多谢使君大恩,右贤王早有计议,定会收拢溃兵!”赵得力脸上露出喜色。他一路上看到匈奴人伏尸遍野,南庭化为废墟,无数匈奴贵族人头落地,心中对这个年轻的并州牧极是敬畏小心,此时听到并州牧竟然松口,心中登时松了口气。

    “嗯,汝便随我一道向西吧。”张辽道了句,让亲卫将赵得力待下去,他转头吩咐郭嘉:“奉孝,传信文若,着他领张既一众掾吏快马赶来美稷,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将与我留在这里,全面处置安抚匈奴部落,迁徙分散,编户入坊。”

    “喏。”郭嘉抱拳道:“主公今日平定匈奴,乃大汉四百年以来未有也,从此并州复入汉土矣。”

    张辽眯着眼睛,指向西南:“并州有九郡,上郡尚在羌人掌控之中。”

    郭嘉道:“此番上郡沈氐种羌附乱,主公正可挟大胜之势讨之,收复上郡,并进北地,他日便可顺势图谋凉州。”

    “奉孝留在这里助儁乂处置俘虏吧。”

    张辽点了点头,一拍象龙,长刀指处,五百亲卫向西,蹄声如雷。

    郭嘉看着张辽绝尘而去,自语道:“今日收匈奴,当今天下诸侯,谁能及主公,只是主公所图甚远,要复雍凉,开西域,平乌桓,破鲜卑,任重而道远哪。”

    美稷县以西,张辽带着五百亲卫一路追击,高顺、典韦和赵云早已在前面追击,沿途中处处可见匈奴人的尸体。前两日拉锯战时双方还各有伤亡,此时匈奴逃散无心作战,道旁留下的清一色都是匈奴人的尸体。

    右贤王的使者赵得力跟随在张辽身边,为张辽指路,他们的目标是右贤王和右日逐王的部落。

    五百精锐越过一道河水,绕过一处山头时,突然从道旁数十步外横着冲出来五六百匈奴骑兵,当先一人身高近丈许,手持一杆带齿巨殳,犹如狼牙棒,大吼着直朝张辽杀来:“贼将受死!”

    赵得力色变道:“使君快走,此是乌洛兰右部万骑长黑屠,是右部第一勇士,力大无穷,百人难敌,他手下黑屠卫,精锐无比,必是在此伏击使君。”

    张辽看黑屠那杆带齿巨殳上染满了血迹,显然杀了自己不少将士,神色一厉,喝道:“弩!散射!”

    啾!啾!啾!

    亲卫营中有二百击刹士,都配有连弩,出前便上好了弦,卡置在特制的马鞍一侧,听到命令立时取弩射击。

    冲过来的数百匈奴兵登时惨叫着倒下一茬,冲在最前面的万骑长黑屠挡开了大多箭矢,中了两箭,却全然无视,凶悍无比,只舞着带齿巨殳朝张辽猛冲过来,志在杀死张辽。

    张辽身侧猛虎士刚下马展开陌刀阵,见状立时要迎上去,张辽喝道:“闪开!尔等斩杀贼兵,贼将交予我!”

    观将观势,张辽一看这黑屠的杀气和气势,就知道他不是寻常猛虎士能抵挡的,喝开猛虎士,一拍象龙,提着钩镰刀迎了上去。

    黑屠看到张辽反冲过来,眼里露出狰狞和残忍,暴吼一声,手中巨殳朝张辽横击而来。

    张辽眯着眼睛,看着巨殳击来,双手紧握钩镰刀,反转过来,以刀背和长柄反格巨殳。

    铿!

    刺耳的争鸣声响起!

    巨殳被荡开,黑屠不防之下身子右侧转,而张辽早有准备,他的身子受力左转,却借势跃下马,又一个矫捷的起跃,钩镰长刀从下闪电般往上疾挑,一刀砍掉了黑屠的马头。

    黑屠大惊之下,巨殳下砸,张辽在马下身子灵敏,一闪躲过,长刀再刺。

    黑屠却因战马跌倒,一个踉跄。

    寒光一闪,张辽的长刀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直穿而过!

    黑屠瞪大了眼睛,奋出最后的力气想要挥动巨殳再砸张辽,却被张辽握住了殳杆,钩镰刀猛抽。

    钩镰刀背有倒钩,这一抽将黑屠整个人带到,他的胸膛更是钩出一个大洞,惨嚎一声,横死当场,死不瞑目。

    后面赵得力瞪大了眼睛,再看张辽,眼里更多了几分畏惧和崇敬之色,能在数招内击败匈奴右部第一勇士,这并州牧该有多厉害!

    黑屠一死,本在与猛虎士厮杀的三百多黑屠卫登时狂吼着朝张辽这边杀过来。

    张辽大喝一声,再次飞身上马,钩镰刀当空横扫,冲在最前面的两个黑屠卫被斩作两段。

    三百猛虎士看到黑屠卫居然还敢分心去战主公,无不大怒,陌刀所向,斩人斩马。

    两百击刹士则驱动战马,左右包抄,开始点射后方黑屠卫。

    陌刀最克骑兵,何况黑屠卫余下不过三百骑,形不成冲击力,不过转眼之间,黑屠卫就倒下一半,余下的嚎叫一声,转身就逃。

    张辽马快,钩镰刀不断收割着逃走的黑屠卫,击刹士继续点射,他们的战马先奔跑起来,占据先机,黑屠卫根本逃不走,但明知逃不走,他们也不敢回身反抗,只能一个个被杀死。

    一盏茶功夫后,张辽带着亲卫营继续向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