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定匈奴
    黎明之时,美稷县西部数十里外,这里是一片穹庐,这是右贤王的部落。

    右贤王乌利坐在大帐之中,神情憔悴,年方四十多的他此时显得苍老起来他,他的身边正是儿子去卑,还有右日逐王。

    “大人。”去卑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色,神情忧虑:“我族真要败于并州牧之手麽?”

    “是啊。”乌利长叹道:“天不佑我族,派来了个并州牧。”

    去卑咬牙道:“可是我们联合了羌人,有十三万兵马,难道就没有一点机会?也许还有取胜的机会。”

    乌利摇摇头:“你还年轻,看不透,我族起兵十数万,志在攻破雁门和太原,杀死并州牧,可是如今连西河郡也出不去,足见并州牧早有准备,战事始终在他的掌控之中,何况南路五万兵马已经大败,没希望了。”

    去卑神情沮丧:“难道我族就这么认输?接受并州牧政令?”

    “不错。”乌利叹道:“要让族人活下去,只此一途,我已与右日逐王派人暗中去向并州牧结好,你一定要带着族人活下去。”

    “大人!”去卑眼里露出屈辱的神色。

    就在这时,一个匈奴兵仓皇进来,大声道:“大王,不好了,不好了,单于庭……南庭起火。”

    乌利一下子瘫倒在地,去卑一把抓起那匈奴兵,厉声道:“单于庭因何起火?”

    那匈奴兵慌忙道:“是羌人,是羌人放火烧了单于庭,牙帐中的大人全死了!”

    “羌人?”去卑一呆,随即咬牙切齿:“羌人!”

    “出去吧。”乌利突然摆了摆手,让那个士兵退下。

    看着去卑铁青的脸色,乌利反而神情轻松了下来,看着儿子,道:“去卑,你要看清形势,匈奴的时代已经过去,鲜卑人崛起大漠,我们失去了草原,就失去了强大的根本,我本以为大汉也要终结,汉人也要遭受灭族劫难,可是看如今这并州牧,才知汉人气数还在,并州牧若是不死,迟早要兴旺汉庭,或是一个朝代,我死后,你要诚心投奔并州牧,这个人是个英雄,值得你效忠。”

    “大人,大人不能死。”去卑有些焦急。

    乌利露出笑容:“此次我族起兵,我们部落也派出了两个万骑长,无论如何总要有人出来承担,何况如今王庭之中以我为尊,我岂能退缩?我死了,可以保留我的族人,死得其所。”

    “大人。”去卑咬牙:“部落不能没有大人。”

    乌利摇头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部落了,记得,一定不要为我报仇,我不是死于并州牧之手,而是死于那些不知进退的族人之手。”

    他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右日逐王,道:“伊达,去卑便托付给你了,我观并州牧对宁胡阏氏后人颇是亲近,你切忌不可生异心,便可保世代安稳。”

    右日逐王伊达道:“贤王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去做糊涂的事。”

    乌利又看向儿子,叹道:“从此以后你就改名叫刘去卑。”

    “大人。”去卑一惊。

    却听乌利道:“其实我们一脉是有汉室血脉的,一百多年前,大汉光武帝孙子刘进伯担任度辽将军,败于我族,被俘之后娶妻生子,我们便是他的后人,所以说我们与右日逐王一样,也有汉人的一半血脉,而且是汉室宗亲。”

    去卑不由一呆,他还是第一次听父亲说起这个,不由沉默起来,本来心中的抗拒也消减了不少,原来他也有汉室的血脉,算是半个汉人了。

    ……

    同在黎明之时,圜阴县,张辽带着典韦、张郃三万大军,早已用过早餐,集结成阵,随时准备进击。

    就在黎明前,他已经收到徐荣传来的消息,南庭大火,而且徐荣也放纵那些匈奴人给南北守军传信。

    张辽如今就在等待这个机会。

    当东方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之时,山丘之上,望远镜中,张辽清晰的看到守卫内长城的匈奴兵骚乱起来,不过片刻,便有大股大股的匈奴兵疯狂的冲向北面南庭所在之处。

    内长城上,只留下了不过两千匈奴兵守护。

    张辽二话不说,一挥手,鼓声雷动,典韦和张郃带着三万大军发起冲锋。

    五架霹雳车在军阵中轱辘轱辘前行。

    距离内长城八十步时,霹雳车先架起来,巨大的石块飞起,朝内长城上砸去。

    霹雳车运输不易,只运过来五架,但这五架霹雳车最大的作用不在于杀伤力,而在于威慑力。

    内长城本就破败不堪,城上匈奴兵此时心中惶惶更无心作战,当第五波巨石砸过去时,那些匈奴兵再也难以坚守,连滚带爬下了城墙,朝南庭方向逃窜。

    典韦和张郃领着三万大军冲过了内长城,进入了西河郡北部,犹如潮水一般,横扫沿途遇到的一切匈奴部落。

    大军分为左中右三部,典韦领一万,张郃领一万,张辽亲自领一万,他们没有对匈奴部落展开大屠杀,但是将所有部落的匈奴头领和将领全部抓起,又令那些匈奴部落原地待命,留在部落中不得流窜,凡是出了穹庐的,则一律格杀。

    太阳当空之时,张辽的一万大军率先到了美稷县南庭所在之处。

    看到一片灰烬的南庭,他心中长舒了口气,从此以后,南匈奴算是名存实亡了。

    不过他还没感慨多久,就看到北面蹄声如雷,无数的匈奴兵疯狂冲过来,不过貌似是在逃散。

    张辽很快看到了后面的旗帜,分明是赵云、高顺、牵招领兵追杀南匈奴北路和东路部分大军至此。

    想必是南庭被烧的消息传到了匈奴北路军中,本就与羌族火拼的他们再也无心作战,慌忙赶回南庭。

    而高顺和赵云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一路追杀,斩杀和俘虏无数,匈奴北路五万大军折损过半,而东路攻打雁门的大军是同样的情况,被牵招等将领驱赶过来。

    看到匈奴最后一股强兵,张辽一声令下,立时带兵掩杀过去,紧跟着典韦和张郃也领兵赶过来,一并杀上来。

    大战惨烈无比,匈奴兵马左右冲锋,绝境之下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而张辽这边的兵马士气更盛,匈奴覆灭在即,令所有人充满了斗志。

    高顺的陷阵营步步突进敌人中军,逼迫的敌人帅旗连连后退。

    典韦的猛虎营陌刀如刀山,典韦双戟左右开弓,将匈奴兵团团护卫的左骨都侯斩为两段。

    赵云的骁骑营纵横来去,赵云一杆长枪先后刺死了匈奴的右大将和右大都尉。

    张辽带着猛虎营,钩镰刀不分兵将,一条血路斩杀过去,凡是有自己的士兵被困的地方,就有他冲过去斩杀救援。

    史阿带着击刹士,狩猎匈奴的千长、百长、什长等小头领,匈奴的大军失去指挥,越来越乱。

    激战两个时辰后,匈奴大军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溃败,一部分跪地投降,一部分向西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