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南庭覆灭
    十月初二,西河郡圜阴县北部大地,狂风漫卷,木叶摇落。

    张辽领典韦、张郃共三万兵马屯驻于此,与驻扎在平定县南的匈奴兵马对峙。南匈奴已经失去了西河郡中部之地,据平定县南部的内长城而守,一时间不易攻打。

    时近黄昏,秋风微寒,大旗招展,张辽站在一处高地上举着竹筒制成的望远镜观察着匈奴兵在内长城上的兵力分布。

    这两日大战虽然损失不轻,但节节推进,将士们的士气很是高昂。

    这时,郭嘉匆匆而来,喜道:“主公,徐中郎传来消息。”

    张辽接过密信,拆开看了看,递给郭嘉,笑道:“徐荣如今已在平定县,离间之计进行的很顺利,估计云中、五原的沈氐种羌叛乱只在半日之间,今夜该让徐荣行动了,为羌人的叛乱添一把火。”

    郭嘉摸着下巴道:“这一把火烧成了,南庭可定也。”

    张辽伸出手,感受着漫卷的狂风,喃喃道:“夜黑风高,真是个好日子。”

    他回身看向郭嘉:“传信徐荣,今夜便行动,再传令诸军,早点用餐,戌时休息,寅时起身,准备大战!”

    “喏!”郭嘉领命而去。

    ……

    入夜,平定县,位于南匈奴大营西侧的羌人大营中,一众羌兵早已休息,羌人此番是来援助匈奴的,他们单独扎营,早早休息,匈奴人也不便干涉。

    这时,一个士兵匆匆来到中帐前,取出一块腰牌,又低声道:“保有厥士,克定并州。”

    帐前亲卫查看了腰牌,抱了抱拳,放他进去。

    大帐之中,一副羌人打扮的主帅徐荣接过密信,借着烛火看了之后,小心烧掉,看着密信化作纸灰,才转头看向传信兵,微显僵板的脸上露出微笑:“辛苦了,传信主公,徐荣已收到命令,今夜暗计行事。”

    “喏!”

    传信兵离开后,徐荣立时唤来亲卫:“令火长立时准备饭食,在传令各营,子时用餐,丑时拔营,攻打南庭!”

    “喏!”亲卫领命出帐。

    听着外面亲卫行动起来,徐荣又仔细的查看了地形图,再一次确定了路线,长舒了口气,忍不住站起身来,在大帐中徘徊着,思索着每一步每一个环节。

    这一战,他责任重大,张辽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却知道,绝不容有任何差池。

    丑时,正是人们沉睡之时,六千羌胡兵悄然离营,战马衔枚裹蹄,趁着夜色一路潜行向北,两里之外的匈奴兵根本没有察觉到这里已经是一处空营。

    行出六七里,徐荣立时命令全军上马,六千骑疾驰向北。

    路线早已打探好,一个多时辰后,六千羌胡兵进入美稷县境,南庭的所在。

    这一次叛乱,南庭是孤注一掷,几乎调尽了所有的兵马,连各部落的青壮也被大批抽调,此时兵马都在百里之外的西河郡各处边境,南庭之中兵力空虚,仅王庭有千数士兵守护。

    徐荣带着骑兵冲入美稷县后,马不停蹄,一路直奔匈奴王庭所在。

    ……

    南匈奴王庭牙帐之中,右谷蠡王、左右温禺鞮王、左日逐王、左右渐将王、左右日逐、左右沮渠等一众匈奴贵族皆在,不过右贤王和右日逐王却不在。

    牛烛下,众人的面色都不好看,年迈的右谷蠡王叹道:“尔等起兵,却不能败并州牧,反而丢了半个西河,又折损了数万兵马,而今在云中作战的羌人也叛变了,哎……该如何是好啊?”

    右大当户乌洛兰呼产儿哼道:“羌人本不可靠,我已暗中联络鲜卑,许以共分并州,只要我等固守,待鲜卑兵马南下,并州牧必败!”

    当初提议联络羌人的右渐将王面色很难看:“云中的沈氐羌为何叛乱?多半有缘由,不过当务之急最好派人去前去平定县告知左右骨都侯羌人叛乱之事,他们那里也有羌人,要防有变。”

    “不错。”右温禺鞮王连连点头:“我这就派人去。”

    这时,右日逐又道:“我等何不假意与并州牧讲和,拖延时日,等待鲜卑人南下。”

    “好,这个计策好。”众人附和。

    不料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声。

    左渐将王露出不满的神色,立时唤来亲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想亲卫还没离开,外面就有人急匆匆冲进来,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羌人杀过来了,羌人杀过来了!”

    “羌人?”牙帐中的众人脸色大变。

    “可恶的羌人!”左温禺鞮王拔出弯刀:“定要将他们斩尽杀绝!”

    左日逐神色凝重:“有多少羌人?”

    那亲卫慌忙道:“黑暗之中,不知有多少,他们到处放火,应该超过一万……”

    “一万!”众人不由大惊失色:“哪来的这么多羌人?”

    “咳咳!速速离开牙帐,到本部落……”右谷蠡王喘着气:“单于庭不能毁于我等之手哪。”

    他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激烈的厮杀声,众人环顾左右,不由面色苍白。

    ……

    美稷县城中,到处火光冲天。

    徐荣骑在马上驰奔,面色冷酷的看着手下骑兵泼出火油,抛出火把,张辽的军纪严明,但在这里,他们不需要军纪。

    转眼之间,牙帐在望,徐荣立时下令:“杀过去,围住牙帐,放火箭!”

    “乌拉!”一众羌胡骑兵嗷嗷狂叫,火箭一片片射向牙帐。

    守卫牙帐的百数匈奴兵还没奔过来,就被杀死在牙帐前。

    大火熊熊烧起,牙帐之中传来惊呼声,不少匈奴人冒火冲了出来,看打扮皆是匈奴首领和贵族。

    徐荣嘴角笑意更冷,一挥手:“此战不受降,格杀勿论!天亮之后,本将要看到南庭化为灰烬!”

    “嗷呜!”羌胡兵更加疯狂,将这一片牙帐团团围住,拼命的放火箭。

    冲出牙帐的匈奴贵族,包括左右温禺鞮王、左日逐王、左右渐将王、左右日逐、左右沮渠,一个个在匈奴身份尊贵的首领皆被射杀,转眼被火海吞噬。

    匈奴南庭兵力空虚,本就没多少兵马,如今大多还在沉睡中,根本没有什么抵抗之力,他们的兵马分布四方防御,也没料到会有一支羌胡兵冲进来,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

    南匈奴牙帐在大火中熊熊燃烧,在徐荣的命令下,羌胡兵又将大火烧向了整个美稷县。

    美稷县中近半都是穹庐,狂风漫卷之下,大火迅速蔓延。

    一个时辰后,整个美稷县陷入祸害,徐荣将兵马撤出城外,大火又烧向城外匈奴的穹庐。

    此时已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但熊熊火光照亮了半边天际,浓烟更是面面滚滚,到处都是羌胡兵的大笑声,到处都是匈奴人的哭嚎声。

    混乱之中,羌胡兵不理会妇孺,但凡是遇到衣着华丽的匈奴贵族,一律射杀斩杀!

    徐荣看着匈奴的南庭在火光中化作灰烬,他不知道自己在牙帐射杀了多少匈奴头领,但他知道,今日之后,匈奴南庭将不复存在,而主公张辽也绝不会再给他们在并州重建王庭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这场大火是羌人放的,与汉人无关,与并州牧无关,是匈奴叛乱,引狼入室,自食其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