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以一挑十
    “奉孝尽可放心。”张辽嘿嘿一笑,而后看向山口外嘶声大吼的匈奴大将,哈哈大笑两声,纵声喝道:“一头小黑羊,比山鸡还弱的玩儿,也妄想挑战本将,去喝饱了马奶再来吧!”

    “哈哈哈哈!”

    张辽这边众将士被他逗得大笑,有不少人跟着大吼:“小黑羊,吃马奶去吧!”

    笑声传遍了山道,令将士们紧张疲惫的心弦为之一松,精神更盛。

    南匈奴这边,左大将听到张辽呼他小黑羊,不由大怒,在匈奴,羊代表的就是孱弱无能,张辽这句小黑羊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并州牧小儿!”左大将暴怒的大吼:“小儿!懦夫!快来与我一战!不战就是羔羊崽子,你又有何脸面做并州牧!”

    对面张辽怒喝道:“小黑羊不服,要战也罢,将尔等最强大的羔羊拉出来,各出军阵二十步,两军阵前,本将以一挑十,否则不显本将勇力!”

    “主公!”张辽身后郭嘉色变:“万不可犯险!”

    不想他话音刚落,那边左大将已经狂喜大吼:“好!并州牧真英雄气概!我族勇士早已准备好了!”

    这左大将在绝望之下一看到自己的激将之计成功,狂喜之下唯恐张辽后悔,立时回身吆喝了几个名字,身后兵马中迅速冲出来十多个大汉,个个人高马大,一看就颇有勇力,有匈奴将领,也有羌人头领。

    “请并州牧出战!”

    左大将高举兵器,一声大吼,他身后十多个匈奴和羌人勇士跟着齐声大喝。

    张辽手提钩镰刀,扫了一眼出列的十多个匈奴和羌人大汉,看装束多半都是高层将领,他咧了咧嘴,指着领头的左大将哈哈大笑:“尔等就剩这几个勇士了?”

    左大将等人听到张辽鄙夷的言语,皆是大怒:“且出来一战!”

    左大将沉声吩咐身后十多个将领:“冲过去,其他不必管,全力击杀并州牧!”

    这十人中有两个万骑长,还有几个千长,羌人头领,是如今左大将能集结的最强勇士,他们听了左大将吩咐,一个个神情狰狞:“这个知道,杀了并州牧,大军立即杀过去。”

    山口道上,郭嘉要阻拦,却见张辽手提钩镰长刀,沉声吩咐身边史阿和弓箭营:“带一百击刹士,搭箭上弩,隐于身后,随我向前,待我一声令下,立时发箭,攒射那十人。”

    “喏!”史阿早已习惯了张辽的无耻,立时令击刹士准备行动。

    张辽又看向薛明和郝昭:“山口留一千人守备,薛明带两千猛虎士,郝昭领一千弓箭兵,准备冲锋,掩杀过去,阵型不乱,追击十里!而后迂回向北,夹击北山口,配合典中郎破敌!”

    薛明和郝昭兴奋的领命。

    “主公……英明。”郭嘉咧了咧嘴,摸着下巴退开,再看对面那十多个将领,集于一处,可不就是一堆箭靶子。

    不同于匈奴箭矢耗尽的情况,张辽在作战中很注意节奏,弓箭手除了刚开始一波抛射外,再也没有行动,隐藏于后方,一来掩护,二来只等关键时候发力。

    山道口,一百击刹士在史阿的带领下迅速到位,其余将士也提刀上弓,随时准备冲锋。

    张辽提着钩镰刀,带着一百击刹士出了山道口。

    匈奴那边,左大将看到张辽身后竟带了一百士兵,不由面色难看,喝道:“并州牧,既是单挑斗将,为何领这么多兵马?”

    张辽仰天大笑,一副不屑的样子:“本将单挑,岂能无人呐喊助威,以壮声势!尔等亦可找人助威,快快上前,且让本将杀个片甲不留!”

    左大将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并州牧会是如此,有心怀疑,但看到并州牧一人当先,大步向前,当此千载难逢之机,他们又不愿意放弃。

    “啰啰嗦嗦做什么,一群小羔羊,快上来单挑。”张辽一边大笑,一边行走很快,仿佛迫不及待的要单挑,双方距离转眼到了六十步内,左大将等人警惕起来。

    “且慢!”左大将厉声喝道:“你单独……”

    几乎同时,张辽一声厉喝:“攒射!”

    早已上好弦的一百击刹士立时从身后摆出弩箭,齐齐发箭。

    啾!啾!啾!

    百矢俱发,攒射那左大将与十多个勇士。

    击刹士攒射经验极为丰富,动作更是利索,箭矢发出后,他们疾奔向前,越过张辽,手中弩箭毫不停息,迅速扳开扳机,扣弦连发,脚下奔跑动作不定,迅速拉近距离,而后再扳开扳机,再扣弦。

    不过几息功夫,近千支弩箭都攒射在了那一片地。

    那里,匈奴左大将和十多个勇士包括两个万骑、几个千长和羌人头领,全部被万箭攒心,死不瞑目!

    这一部匈奴和羌人兵马的高级将领几乎全部被一举击杀。

    他们身后,那些匈奴兵都惊呆了,羌人也懵了,主将和几个大将全部身死,他们一时间失去指挥,无所适从。

    张辽却毫不犹豫,手中钩镰刀一挥,喝道:“杀!”

    山道后面立时鼓声如雷,山道上薛明和郝昭带着三千名早已蓄势待发的士兵立时咆哮着冲了出来,朝万数匈奴和羌人兵马冲了过去。

    两千猛虎士在前,一千弓箭手在后,猛虎士在前长矛一波投掷抛射,而后陌刀加双戟,陌刀在中,双戟左右,大步杀向前,弓箭手在后箭雨掩杀。张辽独特的练兵手段使得他手下的将士配合极为密切,犹如一体。

    失去指挥的匈奴兵节节后退,随着数百匈奴兵惨嚎着死于陌刀之下,加之箭雨临头,匈奴兵立时大乱,有几个想要指挥的将领一冒头,立时被早有准备的击刹士攒射。

    游牧民族本就是以部落聚合而成,向来是一窝蜂作战模式,散漫而缺乏韧性,有几个主将被杀的部落又承受了一波箭雨袭击,没有头领的他们立时转身逃散,如此一来,登时引发了大规模溃散,一发不可收拾。

    而豪帅早死的羌人本就躲在后面,他们与匈奴素有摩擦,此次又是临时合作,见此情形毫不犹豫抛弃盟友立时退走。

    当此情形,左大将等将领身死,匈奴和羌人再也难以组织起反击,这一道山口战局已定,张辽没有追击,而后退回后方,吩咐郭嘉:“传信典中郎,南山口已胜,一个时辰后,夹击北山口。”

    南阳山一带四道山口中,又以南山口和北山口颇是开阔,由张辽和典韦亲自驻守,荀攸和郭嘉参谋。

    两道山口一直以信鸽和烽烟传递信息,据张辽所知,典韦那边打得更激烈,匈奴兵和羌人的损失也更大,如今只需要添着最后一把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