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南庭动乱
    “不错。”张辽冷笑一声:“暂且与他虚以应对,且看他们要做什么。”

    郭嘉沉吟道:“主公击破休屠各胡,南庭必然忌惮,多半会联结鲜卑或羌族,先前我等离间之计,东西鲜卑紧张对峙,自顾不暇,如此一来,羌族倒是很可能掺和进来,尤其是西河与上郡羌人,皆在并州境内,同仇敌忾。”

    “羌人……”张辽淡淡的道:“这是个迟早要解决的问题。”

    并州九郡,多半为匈奴占据,但有一郡却完全被羌族掌控,这就是位于黄河以西、河套之内的上郡,中平元年羌胡劫掠上郡,上郡的郡治都移到了雒阳,属于侨治,上郡之地完全沦为胡地。

    除了上郡,与之毗邻的西河郡也有两县为羌族占据。所以崔钧很惨,他这个西河太守能掌控的也就南面几县,北面全部为匈奴和羌族掌控。

    羌族是东汉最大的边患,实力远超匈奴,只从数目就能看出来,匈奴不过数十万人,而羌族竟有一千四百万人,相当于汉人的五分之一!

    这是强敌,张辽并不想这么早就与羌族对上,但如今却不得不面对了。

    这时一旁的崔钧开口道:“主公未到并州时,并州汉人苦于胡祸,被胡人欺辱,丢家财、失妻女、丧性命,时时难安,家家号泣,主公来后,大败休屠各,胡人畏惧,汉民无不欢喜,此钧所深知也,此次若能平定南庭,则并州复归汉人也,并州人心皆向主公也。若是失败,便是卷土重来,也名望大失,唯主公深思熟虑,谋定后动也。”

    张辽点了点头,这个并州牧的确不好当,当初李傕郭汜表奏他为并州牧本就没安好心,真可谓任重道远,步步艰难,若非他手下都是顶尖猛将和谋士,又研制出车弩和霹雳车等利器,能不能击败休屠各坐稳并州还是两说。

    他转头询问郭嘉:“若羌人与南庭联合,奉孝有何对策?”

    郭嘉呵呵笑道:“羌人若动,易也。”

    ……

    初平三年九月底,正与并州牧商议和亲的南匈奴王庭突然发动叛乱,并州各郡的大小匈奴部落多有骚乱。

    各郡守县令迅速安抚平定,唯有西河、上郡聚拢匈奴大军近十万,气势汹汹,连高顺大军也不得不北走五原与云中郡。

    又有上郡沈氐种羌、西河虔人种羌、以及与上郡毗邻的凉州北地郡先零种羌跟随南庭叛乱,越过黄河,他们越过黄河,与南匈奴合兵一处,意图攻伐并州太原等郡县。

    叛乱的匈奴连同羌人足有十二三万,刚稳定下来的并州又陷入动荡不安之中。

    叛军分作三路,一路向北攻打云中、五原和朔方,一路向东攻打定襄、雁门和太原,一路向南攻打西河南部县城,并意图穿过吕梁山脉夹击太原。

    不过匈奴与羌族叛军一动,就发现自己寸步难行,向北被高顺与赵云阻拦在五原、云中、朔方一线,向东被典韦大军阻拦在了吕梁山脉之中,向南则有张郃兵马阻截。

    张辽早就防范南庭叛乱,几路大军在他们叛乱之初,就迅速抢占了他们通往各方的要道,西河郡的地形恰好是东部绵延吕梁山,西北濒临黄河深谷,张辽占据先机,抢占要道,一时间竟以少制多,紧紧的将匈奴和羌人锁在了狭长的西河郡中。

    但各处要道毕竟没有关隘,在数不尽的匈奴和羌人的疯狂猛攻下,双方陷入了激烈的厮杀。

    匈奴和羌人素来勇猛剽悍,除了装备外,体质是要强于汉人的,此战的兵力更是二比一,也亏得张辽手下将士训练有素,军纪严明,否则早已溃败。

    吕梁山南北绵延八百里有余,北端云中山直至雁门与恒山相接,中部南阳山隔开了河西与太原,南部龙门山直至河东郡。

    匈奴与羌族进攻最激烈的就是南阳山和云中山一带,尤其是南阳山一带,是西河至太原的主要通道,匈奴和羌族在这里的几条要道中集结了五万人马,一波又一波的猛攻,不知疲惫。

    “杀!杀了并州牧!”

    南阳山一处山头要道前,匈奴左大将与两个万骑长带着数千精兵有又一次开始冲锋。

    “并州牧!可敢与我一战!”南庭左大将盯着站在山前的张辽,嘶声大吼。

    百里之内四道山口,这一个山口他们集结了两万人,整整攻打了三天,左大都尉、虔人种豪帅先后阵亡,手下匈奴和羌人更是死伤无数,这一道山口外到处都是尸体,每一次进攻他们不得不移开堆积的尸体才能冲上去。

    如此惨重的伤亡,连箭失也耗尽了,但这道山口依旧是难以跨越,并州牧的兵马依旧是不急不缓,稳如重山。

    左大将环顾左右,羌人已经开始懈怠,躲在后面,手下匈奴兵也是疲惫不堪,没了先前的锐气,而且他们的粮草也不济了。

    此时左大将对攻破这道山口已经不抱希望,绝望之下他看着山口上大旗下那一道身影,嘶声大吼,想要挑战。

    那道身影先前便在激战时出其不意的突袭,斩杀了左大都尉和羌人豪帅,随后他知道了那道身影的来历,赫然是征北将军、并州牧张辽!

    所以左大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单挑并州牧,只要能斩杀并州牧,这三日的损失便值得。

    狭窄的山口只容数千人作战,匈奴的两万兵马根本施展不开,只能一*分批进攻。

    山道口上,征北将军大旗下,张辽观看着战局,准备应对敌人再一次猛攻。

    他衣袍染血,这三日间好几次匈奴攻势太强,他亲自带着亲卫冲了几个来回,斩杀了敌人数员大将,才令敌人攻势溃散。

    张辽的身边是郭嘉,郭嘉这两年一直跟着张辽习练禽兽拳,如今身体很是强健,每次征战基本都随军而行。

    山口后面不远处的山谷中是数千青壮和医疗队,青壮不断将重伤员抬下战场,医疗队则负责救治伤员,荀彧、审配从太原、河东诸郡也调来了很多医师。

    这是张辽迥异于他人的作战风格,战斗必须有医疗队作为后勤,不放弃任何一个伤员,这不但是对生命的重视,有利于凝聚士气和军魂,更能练出百战老兵,那些受过伤再上战场的兵才是最厉害的兵。

    同样,担架和高浓度酒在救治伤员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救治伤员极为困难,因为匈奴用的箭多半都沾过马粪的,很容易感染。

    张辽正观察着战场,突然看到一个匈奴大将出来,而后操着生硬的汉语邀请他单挑。

    他不由露出笑容,据他这几日观察,这个敌将应该就是这一股敌人中地位最高的将领了。

    郭嘉看到张辽意动,忙劝阻道:“主公切不可出战,须防敌人使诈,万金之躯更不可轻易犯险,实为不智!”秋风知了说今天妹妹结婚,人在老家忙,所以这两天更的少,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