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南庭
    这已经是张辽在军校讲课的第六天,他本来打算一个月讲一课变成,没想到一众谋臣和将领联名请命,一定要让他把三十六计一口气讲完。

    张辽无奈之下,只能耗费了六天,终于讲完,长舒了口气,看到一众将领和学子仍在沉思记录,他给荀使了个眼色,出了学堂。

    荀跟着出来,二人到了后面演武场外,张辽问道:“文若,编户入坊政令行的如何?可有阻碍?”

    “使君。”荀一袭白衣,步履儒雅,声音清朗:“上党、太原、雁门、云中四郡尚好,其余郡县阻力重重,有不少胡人部落或是逃入山谷,或是叛乱,非是郡守县令无能,胡汉本有仇恨,同化胡人实在不易,若非将军大败休屠各,政令本无法推行,如今只能缓缓图之,恩抚归附胡人,使其安定富庶,余者自然来归。”

    张辽在马邑城北震慑诸胡人首领,当时胡人首领不敢反抗,个个领命,但回去后或受其他势力影响,或无法掌控本部落,造成不少部落抗拒编户入坊政令。而且不止胡人抗拒,连不少仇恨胡人的汉人也不愿意接纳他们,两个民族的融合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种情况张辽早有预估,但荀提到只有太原、上党、雁门、云中四郡推行顺利,让张辽有些郁闷,事实上也多亏他所派人才得力,否则并州早已大乱了,终究是并州胡人的势力太强。

    他不由叹了口气:“安定富庶,使余者来归,这需要时日吧。”

    荀正色道:“本是如此,大汉数百年未曾同化诸胡,若使君得之,此福泽百世之大事,数代功成,足以为喜,又岂能一蹴而就。”

    张辽笑道:“文若此言甚是,却不知还有何难处,需要我亲自出动?”

    荀犹豫了下,道:“将军既败休屠各,却还要安定南庭,否则政令难行。”

    “南庭……”张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

    武堂外,张辽赶回州牧府,郭嘉随行。

    “主公,”郭嘉赞道:“三十六计尽囊战局机变应对之术,主公当为一代兵法大家,嘉身为谋者,却是惭愧了。”

    张辽摇头道:“我知三十六计,但如何用计?何时用计?用何计策?还要靠奉孝诸君,因势利导,因时制计,因人制计,此天赋也,常人纵知之,也难用之。”

    郭嘉摸着下巴,他就佩服张辽的能力和心胸,换作他人,能讲出三十六计这般精要的计策,早已自傲自诩,而张辽却始终能头脑清晰的看透事实本质,这样的主公才值得他们辅佐。

    “奉孝。”张辽想起刚才与荀的交谈,问道:“休屠各虽败,并州胡人势力犹是强于汉人,不少部落叛乱,我要彻底推行政令,还该做什么?”

    荀一向求稳,张辽还想知道郭嘉的建议。

    郭嘉沉吟道:“主公当防范南庭叛乱,南匈奴归附一百五十年,统御并州诸胡,而今虽然势弱,但名义与威望犹在,主公要掌控并州,推行政令,南庭不可忽视。”

    “南庭……”张辽突然问了一句:“若是撤了南庭则如何?”

    “撤南庭……”郭嘉似乎并不奇怪张辽的想法,他们要掌控并州,迟早要与南庭冲突,以张辽的性格,自然不会妥协。

    但南庭是大汉朝廷所设,是一国王庭,从名义上讲,地位是远远高于张辽这个并州牧的。要撤销南庭,必须谨慎对待,不但要面对叛乱,而且要面对朝廷的责斥与质询。

    郭嘉想了想,笑道:“主公,或可用欲擒故纵之计。”

    张辽露出笑容:“正合我意。”

    这个计策荀也会想到,但他却不会提出来的,因为这是违逆朝廷之事,不合荀的理念。

    ……

    西河郡美稷县,南匈奴王庭,单于的圆顶牙帐之中,南匈奴正开着贵人庭会。

    贵人庭会是南匈奴单于召集族中各王、各重臣、部落大人共议国事的大会,等同于汉庭的朝会。

    如今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在中原,王庭之中本是老王摄政,但老王病倒,便由右贤王乌利召集众贵人。

    牙帐之中,除了右贤王,还有右谷蠡王、左右温禺王及左右渐将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日逐、左右沮渠、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左右沮渠和一众万骑长。

    匈奴政权的统治架构是以栾提氏为核心,但其实质则是通过血缘关系的亲疏来分配财产、权力和地位的,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温禺王及左右渐将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皆是匈奴皇族栾提氏子孙。

    其余便是匈奴外姓官员和将领。

    不同于汉庭,匈奴的官职也是世袭的,外官之中,日逐地位最高,不同于日逐王,日逐是官号,位于王侯之下,犹在左右大将和大都尉之上,相当于匈奴的辅相,由匈奴贵族呼衍氏世袭担任。呼衍氏常与栾提氏联姻,是匈奴外姓第一贵族。

    其余有贵族丘林氏世袭左右骨都侯,须卜氏世袭左右沮渠,乌洛兰氏世袭左右大当户,不过左大当户呼于已经被典韦斩杀,如今只余下了右大当户,也是乌洛兰氏一部首领。

    前汉时,匈奴分左右两部,单于王庭在代郡、云中地区以北,左王、左将、左日逐、左骨都侯、左大当户、左沮渠皆居于单于庭东方,上谷以东的地区,连接秽貉、朝鲜。右王、右将、右日逐、右骨都侯、右大当户、右沮渠居于上郡以西,与氐、羌接壤。

    他们随水草的好坏迁移,其中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所率部落最大,其余每个头领也都有自己的部落,拥有无数的骑兵和马牛羊,各自实力大小不一。

    到了后汉,匈奴分裂,南匈奴王庭仍分左右两部,但地域却小了许多,张辽击败休屠各,其中有一部分是休屠各本身的势力,有一部分却是与南匈奴掺杂的,还有在太原被剿灭的南匈奴右部醯落,可算是真正的右部兵马。

    南匈奴右部醯落的惨重损失令南庭很多贵族对新任并州牧大为不满。

    而并州牧推行的政令更是危及南庭政权,不过三个月之间,南庭已经召开了五次贵人庭会,商议应对并州牧政令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