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三十六计
    张辽目光扫过众人,道:“武堂建立之初,定名之时,众人多有建议,有并州武堂,我以为局限于地域难以彰显建立武堂之要;有文远武堂,与我名字相合,又寓文武并重之意,乃为将之道,可谓佳矣。然而最后我与诸君商定,取名靖远武堂,何也?”

    他看向众人,尤其是中间那一帮神情振奋的小将,声音沉定有力:“文远,为将之道,靖远,为将之本也。道,不如本!武堂定名靖远,就是激励众将,要时时勿忘为将之本,要以抵御侵略、平定天下为己任,要以安定社稷、守护百姓为己任!”

    “我等谨记主公教诲!”高顺、典韦、赵云等将领齐齐起身抱拳,众学子也纷纷激动起身:“谨记主公教诲。”

    张辽压了压手势,让他们坐下,看向众学子,问道:“武堂育将,不知谁能作答,何为将?”

    典韦之子典满起身大声道:“驰战沙场,杀敌立功,不苟生惧死,马革裹尸,报效主公社稷。”

    “说得很好。”张辽鼓励的点了点头,却有摇摇头,道:“此为兵,为勇士,为先登,却不足为将。”

    典韦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典满忙缩头坐下,众人不由莞尔。

    徐庶起身道:“兼文武,有勇力,通谋略,识天文,知地利,爱士卒,统万军,晓战机,能致胜,方为良将。”

    张辽点头赞道:“元直所说为将之道,可谓尽矣,为将不易,诸位当时时自省,勿要骄满。”

    “喏!”高顺等将领抱拳。

    张辽又道:“元直所说,乃良将,然则何为大将?”

    众人沉思片刻,纷纷看向张辽。

    张辽的讲课方式是互动,能发人思考,比之儒家一贯以来照本宣科的讲解要深入的多,令荀彧等人也颇受这种讲课方式的启发。

    看到众人询问的目光,张辽缓缓道:“大将者,能统观全局,能深谋远虑,能为主上计长远,能令士兵效死,能将出军魂!”

    “何谓军魂?”关平起身发问。

    张辽道:“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有军魂,每战将士高呼‘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能以三千而令鲜卑乌桓闻风丧胆,是军魂之力。典中郎的猛虎营有军魂,每战犹如猛虎下山,有虎之威,虎之猛,虎之傲,凶悍无可当,虽死不后退;高中郎的陷阵营有军魂,冲锋陷阵,刀山火海,有进无退;张中郎的大戟营有军魂,灵巧机动,可战可退;赵中郎的骁骑营有军魂,纵横沙场,勇不可当。”

    众小将不由纷纷看向典韦、高顺等将领,露出尊敬之色。荀彧、郭嘉等谋臣也连连点头,认同张辽所说的军魂。

    张辽在黑板上写了“军魂”二字,又写了“本心”二字,缓缓道:“除却军魂,大将还能坚守本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众人望着“本心”二字,各有思索。

    张辽看向右侧高顺、典韦、赵云、张郃等将领,肃然道:“本心,即责任,为将者,要追求功勋与荣耀,但归根结底,时时勿忘根本,勿负初心,以守护社稷为己任。我送诸将一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将者的功勋,是百战沙场、牺牲士兵的性命换来的,是无数家庭的破裂换来的,代价沉重,弥足珍贵,是勿居功自傲,勿意气用事,时时记责任,一个疏忽,就会牺牲无数的性命,所以不可不慎,不可不省。”

    一将功成万骨枯!

    高顺等将领被张辽这句话震动了,典满、关平、郭淮等小将看着张辽,满是崇敬,他们用笔在纸上飞速的记着张辽说的话。

    张辽又看向左侧荀彧等谋臣:“出谋划策、治理地方亦如此,当时时自省,人难免有私心私利,但有私心更要有公心,怀私利却要顾念大局,一个计策的疏漏或失败,就会造成不知多少伤亡,一个政令的疏漏,就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唯诸位谨记。”

    “喏!”荀彧、郭嘉等谋臣肃然抱拳,尤其是审配和沮授,神情更是肃然,兼有沉思。

    张辽点了点头,又看向众小将,肃然道:“十年磨一剑,锋刃方能出,武堂培育将领不可能一步登天,一切要从基层做起,尔等要一步步磨砺自己,不要好高骛远,武堂也不会拔苗助长。大将终究不过几个,更多的还是基层小将,各在其位,各司其职,统全局靠大将,掌局部靠小将,大将如头脑,小将如手足,缺一不可。”

    众小将连连点头。

    张辽露出笑容,鼓励道:“要守护社稷安定,需要一代代的努力,不能断层,如今军中靠七大中郎将,靠四大军师,靠我这个主公,但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靠的就是你们,你们正当年轻,便如清晨初起之日,朝气蓬勃,当勇敢向前,不惧艰难,百折不挠,奋发有为。”

    张辽说罢,在黑板上又写了两句话,一句是唱歌行中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句是满江红中的“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众小将深受震动,齐齐起身朝张辽作礼。

    荀彧等人也连连点头,他们不得不承认,张辽讲课也是一绝,比大多数博学的儒士都要讲得好。

    “将之道,将之本,便是如此。”张辽这才露出笑容,道:“接下来我便讲一些兵法策略,孙子兵法乃兵法谋略之首,我师父贾尚书精通此道,几位军师也深明其道,日后便由他们为诸位讲解,我便不献丑了,只为诸位讲三十六计。”

    “三十六计?”别说众小将,就是荀彧、郭嘉等谋臣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他们都没有听过三十六计的说法。

    事实上,三十六计虽然是对历代兵法计策和军事谋略的总结提炼,但真正出书很晚,至少到了明末,此时还没有三十六计的说法,只是张辽提前将它们搬了出来。

    “三十六计,分为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败战计六类,今日我先讲胜战计,胜战计乃我方占据优势时所用计策,第一计为瞒天过海。”

    张辽在黑板上写下了瞒天过海四个字,讲解道:“瞒天过海乃伪装惑敌之计,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