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为并州牧
    并州大战三日后,雁门郡马邑县城北,依旧是那处地方,设酒搭帐,张辽坐在上首,唯一不同的是,下首原本的三四十个胡人头领变成了三四百个,而且一个个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不敢有丝毫失礼之处。

    三日前的并州大战几乎将并州最大的匈奴势力休屠各部全部歼灭,朔方、云中、定襄、西河、五原、雁门,休屠各兵马死伤超过三万,休屠各贵族几乎被斩杀一空,南匈奴也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而并州牧俘虏匈奴兵超过三万,斩获战马四万匹,牛羊无数。

    张辽环顾着下面噤若寒蝉的众胡人头领,这一战爆发的快,结束的也快,一举歼灭休屠各与南匈奴右部醯落,战果前所未有,将他的威名抬到了巅峰,这是对胡人最有力的震慑,他们就服这一点。

    但同样,这一战胜得并不侥幸,首先在时机上,他就打了休屠各一个措手不及,他刚任并州牧,带了不过一万人,谁能想到他会这么快对休屠各动手,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份胆量,要知道若非他发布召集令,很多胡人部落根本不知道有新任并州牧之事,所以张辽的行动可谓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其次是在谋略上,他有荀攸、沮授、郭嘉等顶尖谋士布局,包括前期的召集令、对休屠各反应的判断、以及深入云中等休屠各腹地,都是一步步精心谋划好的,完全占据先手,休屠各怎能防备,怎能抵挡。

    再有就是将领,高顺、典韦、赵云、张、丘毅,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单独放任镇守一州都不成问题,但却被张辽全部投到了这场战斗之中。

    还有武器,车弩、霹雳车、连弩,这些大杀器不说,还有指南针、望远镜等辅助用具,足以令张辽的兵马掌控先机。

    最后就是兵力,这一战休屠各和南匈奴右部醯落投入兵力不少,但张辽调动的兵力也绝对不少,三处战场超过了六万,这般规模也是匈奴人未曾料到的,因为后汉一百五十多年以来,包括鲜卑之战、凉州之战和黄巾之战,朝廷投入的兵马都未曾超过这个数,而张辽一战就调动了这么多兵马,在后汉以来是极为罕见的。

    这些兵马是张辽这几年暗中积累的实力,包括原本嫡系、俘虏的关东诸侯兵马、丹阳兵、白波军、黑山军,还有自行招募的士兵,辅之以屯田政策的支持,还有从冀州借来的粮草,张辽的实力已经无声无息的超过了任何一个诸侯。

    只是他一来行事比较低调,二来地盘四面皆是强敌,兵马分散驻守,才不引人注意。

    下面一众胡人头领看到上首张辽不语,也不敢多问,他们对这个年轻的并州牧实在是怕了,一战斩首三万有余,这般杀神哪敢得罪!

    如今的张辽名字在并州胡人之中可止小儿夜啼!

    张辽与众人坐着等了片刻,这时有人来报:“南匈奴右贤王乌利来拜见并州牧。”

    众胡人首领都是一惊,转头看去,却见并州牧别驾张既领着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匈奴人到来,那匈奴人他们大多都认得,正是南匈奴王庭的右贤王乌利。

    他们不由又偷偷看了眼张辽,心中凛然。

    右贤王在南匈奴王庭中地位极高,在匈奴中仅次于单于、左贤王和左谷蠡王,位列第四,而今南匈奴名义上的单于于夫罗与其子左贤王、左谷蠡王在中原,王庭之中除了摄政的老王外,就属右贤王地位最高了,而且此次南匈奴中叛乱的右部醯落就属于右贤王管辖,他竟然亲自来见并州牧张辽,足见休屠各匈奴的覆灭对南匈奴王庭的震慑。

    张辽看到南匈奴右贤王乌利到来,起身相迎,众胡人首领见状忙跟着起身,他们却不是看乌利的面子,而是张辽,若是张辽不起身,他们也未必敢起身相迎。

    乌利看到张辽,面色一紧,不敢怠慢,忙趋步上前,躬身作礼道:“南庭右贤王乌利见过并州牧,愿并州牧安康。”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日前这一战令他们王庭心生恐惧,如今他们南匈奴王庭的实力还不如休屠各,并州牧能剿灭休屠各,就意味着剿灭他们也是轻而易举。

    张辽打量了一眼乌利,看他神情紧张,不似强势之辈,点了点头,吩咐张既:“为右贤王看座。”

    右贤王到了座前,看到张辽仍是站着,不敢就坐,其他胡人首领亦是如此。

    张辽露出微笑:“诸位坐下吧。”

    “不敢,不敢。”一众首领看到张辽仍然没有落座的意思,忙出声推辞,有不开眼的坐下后,看到众人不坐,慌忙又站起来。

    张辽身后一众并州官吏看到这些胡人如此敬畏掌控,心中大快,这些年来他们可是吃过这些胡人的苦,跋扈难治,还屡屡遭受其劫掠残杀,此番张辽一战功成,令并州大小官吏极为振奋,扬眉吐气。

    张辽看到众人不做,没有强求,这个时候或者站着更好。

    他环顾众人,声音平和,娓娓道:“此番本将下了两次召集令,第一次只来了四十九个部落首领,而且都是小部落,还有休屠各不来也罢,反倒叛乱,本将只能平乱,这第二次倒是来了不少。”

    众首领不知道张辽要说什么,都不敢多说,不过前次来过的四十九个首领神情轻松,其他的则颇是紧张了,尤其是右贤王,他麾下有贵族部落叛变,不知道这个杀神会不会怪罪,一声令下,刀斧手将他砍为肉泥。此番他不想来,但又不敢不来。

    “本将召尔等前来,有三事宣告。”张辽神情平静,声音平和。

    众首领却不敢怠慢,忙躬身道:“我等愿听将军吩咐。”

    此一时彼一时,三日前张辽召集众部落,他们大半不来,来的也未必会听从张辽的命令,但休屠各一战,此时无人敢违逆张辽的话,因为休屠各胡覆灭后,张辽的实力已经足以碾压并州境内所有胡人部落。

    张辽点了点头,声音依旧平和:“第一事,而今我为并州牧,并州之内,便不容逆乱,不容法外,否则休屠各就是前车之鉴。”

    众首领无不打了个激灵,右贤王忙带头道:“我等绝不敢叛乱,远受将军管辖。”

    “是啊,我等绝不叛乱。”一众首领忙纷纷附和。

    张辽的口气虽然平和,但提到了休屠各,其中威慑肃杀之意,足以令他们噤若寒蝉。

    “第二事,”张辽声音微微肃然:“一个月内,并州境内所有部落之人,到所在县府编户。”

    “啊?”下面不少首领脸色微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