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五十章 休屠各覆没
    咚!咚!咚!咚咚咚咚!

    张辽中军,鼓声狂擂而起,而后是城门上鼓声,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急促,最后几乎连成一片,传遍了整个战场。

    “杀!杀!杀!”

    战场之上,张辽麾下将士齐吼三声,士气陡涨,杀气爆棚,大步杀向前,紧追溃退的匈奴兵。

    反之匈奴兵马在唿于的将旗撤退后,一溃千里,后军跑的最快,前军却被紧紧咬住。

    高顺的陷阵营为前驱,盾弩大阵在侧配合,而后是枪兵。

    万骑长温图本是断后的,但却被奋起追击的盾弩阵射成刺猬,他留下断后的部落士兵登时大溃,再也组织不起任何抵抗。

    匈奴看到汉人兵马紧追不舍,虽然他们是骑兵,汉人是步兵,但他们却丝毫不敢回头,只是在左大当户唿于的带领下惶惶逃向云中郡。

    北城门外,一众胡人首领看到云中休屠各大败而逃,心中无不庆幸,不是庆幸张辽打败了休屠各,而是庆幸他们今日过来了,否则以并州牧如此强悍的武力,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张辽看向一众胡人首领,只有一句话:“诸位,且先回城。”

    众胡人不知他为何没有提召集之事,却不敢多问,急忙领命回城。

    今日一战,他们便知道,并州的格局要变了,汉人将重新掌控这一片土地。

    匈奴左大当户唿于和受伤的万骑长折鹿带着不到六千残兵一路惶惶而后,回比之离开云中时的意气风发,犹如丧家之犬。

    一直逃了数十里,唿于和折鹿才停了下来,忙收拢兵马。

    思及今日大败,唿于神情阴沉,想起鼓动他们来偷袭马邑的杨汉,他回顾左右,却不见人,不由怒喝道:“杨汉何在?”

    几个亲卫忙道:“大当户,战场混乱,不曾见他,想必是死了。”

    “死了?”唿于眼里闪着厉色。

    就在这时,后面有士兵来报:“大当户,汉人追来了!”

    砰!折鹿一拳打在旁边树上:“汉人欺人太甚,步兵也敢追我族骑兵,大当户,且杀回去!”

    唿于颓丧的摇了摇头:“两万兵马都败了,苏力和温图战死,如今只有五六千残兵,不能战……先回云中吧。”

    今日一战,他心中对并州牧张辽生出了恐惧,那支步兵无论是武器还是士气和战斗力,都远超他们此前看到的汉人士兵,直令他想到了昔日传说中的霍去病,还有曾以五千步兵大战匈奴数万骑兵的李陵。

    折鹿狂嚎:“回去聚拢各部人马,再杀回去,我族必要血今日之耻!”

    不想他话音刚落,前面云中郡方向便传来一阵气促的马蹄声,却是一个匈奴人惶惶而来,滚落下马,大哭道:“大当户,大当户,汉人攻入云中郡,杀了我族好多人,部落全完了!”

    “什么!”唿于眼睛一下子赤红,一把拎起那报信的匈奴人,嘶声道:“汉人攻入云中?他们从哪里过去的?”

    那匈奴兵哭道:“小人不知。”

    折鹿大声道:“快回救部落。”

    “快回!”

    唿于闻言,大吼一声,一众匈奴残兵顾不得伤势与疲惫,急忙上马赶向云中。

    他们心急如焚,一路疾驰,至黄昏之时,已进入云中郡境内,不料兵马经过一处峡谷时,突然从两侧崖上滚落无数石块。

    匈奴骑兵登时被砸得人仰马翻,惨嚎连连。

    “有埋伏!”

    滚落的巨石转眼就砸死了他们数百人,五六千匈奴兵恐惧的大叫着,四处躲避。

    而后他就听到了喊杀声,峡谷前面出现一支人马,一面旗帜“中郎将典”,身后也传来喊杀声,出现一支骑兵,一面旗帜“中郎将赵”。

    看到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个个浑身浴血,唿于立时明白了,这支兵马就是袭击自己云中老巢的汉人,他目若喷火,咬牙道:“杀了这些汉人,报仇!”

    “报仇!”本来惊恐绝望的匈奴人闻言,立时同仇敌忾,当此情形,他们也别无选择,只能一战。

    唿于将残余的五千人分作两部,折鹿断后,阻拦追击的骑兵,他则攻前,剿杀这支为数不多的汉人步兵。

    杀!

    唿于手持长矛,一马当前,带着最精锐的亲卫和奴隶大吼着杀过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支汉人步兵,个个手持七尺长刀,到得十步之内、短兵相接时,千把带血的长刀当空噼砍,犹如一座刀山压来。

    唿于等人见状心中大恐,忙要后退,但哪来的及,领头的魁梧大汉拔出背后青龙戟,一个飞掷,唿于的战马被穿了个通透。

    唿于惨叫一声,滚落在地,一众亲卫见状忙要来抢救,却见那相貌凶悍的大汉手冲上前,手中长刀一个横噼,两个要去扶唿于的匈奴亲卫便被斩作两段,动手的自然正是典韦!

    地上的唿于大骇,忙要爬起,典韦长刀已然落下,一道鲜血激起,唿于人头滚落,死不瞑目。

    典韦长刀一挑,将唿于人头挑起,一众匈奴兵看到大当户一招没抵挡就战死,无不大骇,慌忙逃走。

    几乎同一时间,匈奴断后的万骑长折鹿被赵云一枪刺死。

    这一战张辽早有命令,对于休屠各的匈奴头领,不留活口。他不实行匈奴自治,留下这些结了大仇的头领反而是祸害。

    余下匈奴兵看到两大头领全部战死,慌忙伏拜投降。

    典韦和赵云斩了一些头领,一边收拢匈奴降卒,一边传信张辽,报知战况。

    至此,云中郡休屠各匈奴败亡,再无反抗之力。

    ……

    太原郡,晋阳城,河西郡南匈奴右部醯落与朔方、五原的休屠各攻打了一日晋阳城,折损了三千多兵马,却没有结果。

    黄昏之后,匈奴大军扎营城外,继续围困晋阳城,并派士兵警戒晋阳城守军,以防突围。

    当夜子时,匈奴人再次突袭晋阳城四门,想要趁夜破城。

    不想他们正在攻城时,从西面、东面、北面、南面突然杀出四支人马,纵火烧了匈奴大营,又突袭匈奴后方,黑夜中也不知来了多少人,但每支人马都不下万人,而且阵列整齐,极为凶悍。

    黑夜之中,匈奴人勐然遭到大军夹击,登时大乱,偷袭晋阳城的兵马慌忙之下要回身抵抗,不想晋阳城中的兵马也冲了出来,竟然也有不下万人。

    无论是晋阳城中冲出的兵马,还是那四支突袭的兵马,黑夜之中均是阵型不乱,没有分散攻击,只是以大阵一步步推进。

    相比之下,匈奴人四面溃逃,相互踩踏,死伤无数。

    大战一直到天亮,三万匈奴大军不知战死几许,溃逃几许,更多的是被他们自己的人马踩踏而死的。

    这就是夜战的可怕,自相践踏的往往比死于搏杀的要多得多。

    相反,那四支兵马处于主动地位,不乱阵型,不单独厮杀,反倒避免了践踏之乱。

    这四支人马自然是张辽所派,西面是从西河郡而来的典韦兵马,典韦在西河郡有两万兵马,他去云中只带了五千,此次是副统领薛明灵一万兵马从后方袭击晋阳。

    北面是中郎将高顺的兵马,白日在马邑战败云中休屠各后,他们休息半日,便连夜赶来太原支援。

    东面是中郎将丘毅的兵马,从上党郡出击。

    南面是中郎将张的兵马,从河东郡出击。

    如此阵容,匈奴人哪能抵挡,天亮之后不久,被围困的残余士兵便纷纷投降,足有万人。

    至于逃回西河的残兵,自然还有崔钧带着五千人在山中截击。

    这一战,张辽兵马损失不小,但南匈奴右部醯落与朔方、五原的休屠各更是全军覆没。

    休屠各与南匈奴右部醯落叛乱又转眼覆没的消息如同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并州,并州震恐,诸胡人部落更是震恐,他们终于见识到了新任并州牧的实力与强势。

    伴随着这个震撼并州的消息,还有并州牧的第二道召集令:三日后诸胡部落首领至马邑城北定并州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