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溃退
    太原郡,晋阳县城外,战马长嘶,杀声震天,密密麻麻的匈奴人围攻着县城,足有三万,步骑皆有,正是西河郡的南匈奴右部醯落和五原、朔方的休屠各匈奴部落。??

    三日前,他们响应云中休屠号召,穿过吕梁山脉进攻晋阳城,州牧府和太原郡府所在,但却没料到,晋阳城竟然早有防御,而且有一种极为可怕的防御利器。

    晋阳城楼上,太原太守审配站在西城门楼上,冷冷的看着下面攻城的匈奴兵,在他的指挥下,城楼上数架霹雳车转动,漫天巨石飞舞着砸向城下的匈奴人,一旦砸中,就是一堆堆肉泥,绝无侥幸。

    城下匈奴人惨嚎连连,面对巨石,惊恐无比,根本无法接近城池,城下留下了一具具尸体。

    但即便如此,防守战也打得极为艰难,匈奴人太多了,架起云梯几次险些攻上城楼,守城士兵伤亡不小,疲惫更盛,审配和张既已经动城内民夫运送石头上城,供霹雳车使用,好在张辽政策一向很好,军民关系更好,那些民夫都甘愿助士兵守城。

    晌午之时,匈奴人的一波攻击刚刚结束,审配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突然城中有人急报,有胡氏聚拢部曲作乱,似乎要策应匈奴。

    审配面色大变,二话不说,立时吩咐道:“郝昭,将胡氏满门连同部曲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一个年轻将领沉声领命,带着五百兵马前去平乱。

    城北门楼上,别驾张既听了审配的处置,沉默了片刻,没有反对,他认同审配的处理方式。

    虽然主公张辽一向反对诛人全族,但当此之时,必须用重手段震慑城内不轨之徒,以免生乱,否则匈奴人入城,后果将是难以承受的!

    ……

    云中郡,一个可怕的消息在休屠各部落中迅传开,有两支汉人兵马攻入云中郡,已经破了数县七八个部落,所过之处,部落可战之兵皆被斩杀一空。

    而他们的左大当户和三个万骑长此时却带着精锐去了雁门,云中郡不过一万兵马,还是各处分散,正是空虚之时。

    云中县,呼于的弟弟乌卓急召族中青壮守卫县城,又聚拢了五千骑兵前去攻打入侵的汉人。

    赵云和典韦按照张辽的命令,在云中郡休屠各主力离开云中郡后,立时行动,典韦从南向北,赵云从东向西,他们采取闪电战术,迅袭击匈奴各个部落。

    在云中县南,他们与与云中郡仅有的五千骑兵交战,此战之初,赵云一箭射杀乌卓,典韦的陌刀兵也第一次登上了战场,数尺长刀,血腥斩杀,刀山滚滚,说过之处,匈奴骑兵人马皆为两断,士气本就低沉的匈奴骑兵连半个时辰也没抵挡,就被完全击溃!

    而后典韦、赵云占据云中县城,以谋反之名,将休屠各部的匈奴贵族几乎全部斩杀,万余级在云中城外筑起京观,休屠各素来由几大贵族作为主导,此次典韦和赵云将他们的贵族斩杀殆尽,一下子令休屠各失去了主导,令无数匈奴人惶惶不敢言。

    这正是张辽的命令,既然休屠各跋扈而难以掌控,势力盘根错节,张辽就令典韦与赵云快刀斩乱麻,将领头的贵族全部干掉,如此一来,他在下一步对匈奴部落的打散收编便极为容易了。

    匈奴近乎奴隶制,贵族对匈奴百姓的欺压极为严重,只要张辽后续政令行的好,十数年后,不知还有多少匈奴百姓记得那些贵族。

    ……

    马邑城北,张辽正与一众胡人头领观察战局,却见情况陡变,一支大约二百人的匈奴兵马不知何时偷偷聚拢,突然从战场上冲出,直奔张辽这边,为了在战场中不引起注意,这些匈奴兵全部抛弃了战马,手持弯刀朝张辽和一众胡人头领杀来。

    领头的是个匈奴大汉,大吼道:“万骑长苏力在此,并州牧受死!”

    众胡人头领无不面色大变,

    休屠各的万骑长地位极高,呼于、苏力、折鹿等万骑长他们又怎能不知,个个都是凶悍勇猛之辈。

    “张将军快回城!”一众胡人头领再也坐不住了,慌忙喊着张辽躲避。

    张辽身边的一百个护卫立时严阵以待,护在张辽与一众谋士身前。

    这一百护卫分为左右两队,左队是击刹士组成,右队则是猛虎精锐构成。

    张辽看着疯狂冲过来的匈奴兵,长笑一声:“区区百数匈奴兵,竟然冲本将帅营!”

    他当即提了身旁的钩镰长刀,朝一众亲卫吩咐道:“左队留下保护军师与众领,右队随本将出战!”

    “喏!”一众亲卫大吼。

    张辽手提长刀,带着五十个猛虎亲卫迎战匈奴万骑长苏力。

    苏力见状狞笑,嘶声道:“只要杀了这并州牧,此战大胜!”

    他手下这二百人迥异于汉人和一般匈奴人,赫然都是金碧眼的白种人,个个身形高大,看上去及其勇猛,是苏力手下的匈奴别部,原本是西域石国人,后来被匈奴打败奴役。

    “杀!”

    苏力冲在最前面,挥动手中长矛,双目死死盯着张辽,长矛疾刺他的咽喉。

    张辽的动作却更快,一个起跃,一声沉喝,钩镰刀闪电般猛劈苏力。

    苏力没想到这看似柔弱的并州牧动作如此之快,急忙以长矛格挡。

    咔嚓!

    苏力的长矛直接被张辽的钩镰刀劈作两断,从矛杆上传来的巨力令苏力大骇,还来不及反应,张辽钩镰刀已然回勾,刀背上的钩镰划过苏力咽喉,一股鲜血立时激射而出。

    苏力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想要去捂喉咙。

    张辽的钩镰刀却又回砍,划过苏力脖子,一个探手,取了苏力头颅,向后一抛,哈哈大笑。

    他身后那一众胡人领看着苏力滚落的头颅,惊骇不能言。

    张辽却没有停下,大吼一声,连连斩杀冲过来的这支匈奴突击队,对于这些金碧眼的异族,他绝不容情,如果没记错的话,五胡乱华时就数白种人羯族最为残暴,杀害汉人数百万,又把汉人当作食物,令人齿。

    张辽钩镰刀过处,如砍瓜切菜,震惊于苏力死去的白种人根本无从抵抗,转眼就倒下数十人,而张辽身侧的五十个猛虎士也是最精锐的士兵,手中大戟连劈带刺,不过片刻,二百个匈奴人一个不留,连逃走的也被张辽击杀。

    而后浑身浴血的张辽提着钩镰刀回座,众胡人领再看向他的目光,无不战战兢兢。

    他们岂能不知道方才冲过来的苏力,那可是休屠各匈奴的万骑长,在并州诸胡中都是赫赫有名、跋扈凶残的存在,剿灭了多少小部落,令无数部落畏之如虎,而今这个勇猛的万骑长竟然在并州牧手下连一回合也抵挡不住!这并州牧该有多勇猛!

    胡人最崇拜勇士,无疑张辽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再次底提高。

    匈奴中军,呼于看到苏力被那并州牧一刀斩杀,心中骇然,突袭斩失败,他心中再也战意,慌忙下令,带着手下骑兵撤退回逃!

    张辽看到匈奴败退,心中大喜,他知道今日马邑之战再无反复,当即长身而起,命令左右:“擂鼓!传令全军出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