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激战
    军阵之中,高顺看着冲进咫尺的匈奴骑兵,面色不变,他想起张辽那句话,只要弓弩手放出三波以上弩箭,敌人骑兵的冲击力便不足为道,因为他们倒下的尸体,已经成了最好的障碍,足以令骑兵的度降下来。?

    而今的情形岂非正是如此,匈奴骑兵仍是黑压压一片,但他们冲锋的度已经对军阵形不成什么冲击力,接下来就是短兵交接了。

    而短兵交接中,威力最大的就是连弩。

    连弩不同于其他劲弩和弓箭,它的箭矢是铁制的,没有箭羽,射程不远,但连弩牺牲了射程,最强大的就是连度。

    连弩并不是一次性就能射出十支箭,而是在弩匣中早已装好十支弩箭,每扳一次扳机,出一支箭,而后令一支箭在重力作用下入槽,扳机再扳,再放,如此一口气不停息接连箭。

    近距离下,七百连弩的杀伤力极为可怕,战马悲嘶哀鸣着,匈奴兵一片一片的倒下或受伤。

    不过匈奴兵素来凶悍,很多人不顾身上的箭矢,大吼着冲过来,要破掉盾牌,回应他们的是高顺又一声命令:“刀斧出击!”

    一千刀斧手从大盾之后齐齐冲出,杀向冲近的匈奴骑兵。

    而盾牌依旧紧密的保护着弓弩手和弓箭手上箭。

    两翼的匈奴骑兵看到中路大军损失惨重,无不震惊,他们大吼着要袭击大阵侧翼,并包抄后方。

    但迎接他们的是大阵两侧的陷马坑!

    张辽最喜欢用陷马坑,如今又怎会不用?军阵两侧的拒马正是用来迷惑匈奴骑兵的,令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陷马坑,折损了数百骑,更不敢前冲了。

    无奈之下,匈奴三路骑兵合为一路,从正面压上。

    短兵交接,军阵之中,弩车已经无用,但盾阵、刀斧手、弓箭手、弩兵、连弩兵依旧在,这种配合阵型,令敌人一时间无从下口。

    这一战,张辽在军阵中布置了过三千的弓弩兵,其杀伤力是极为惊人的,给匈奴骑兵造成了近三成的伤亡。

    不过匈奴骑兵之中立时冲出了几支精锐,穿凿军阵!

    领头的赫然是折鹿、苏力和温图,匈奴的头领往往就是军中最强者,呼于依旧在中军指挥,而这三个万骑带着手下千长、百长和最精锐的骑兵,冲杀而来,想要撕开军阵。

    他们的战斗力个个不容小觑,温图进攻的是盾阵,他们以自己人的尸体和战马掩护,冲到近前,前面的刀盾兵登时陷入了苦战,又有匈奴精锐分兵扑向车弩和弓箭手所在。

    高顺见状,立时命三千陷阵营出击。

    陷阵营士兵没有盾牌,只有长枪,他们装备个个精良,身披重甲,头戴重盔,不惧箭矢,结成一体,朝匈奴骑兵反向冲锋!

    勇猛前冲的折鹿被陷阵营拦了下来,难以寸进,陷阵营就仿佛一只铁甲刺猬,令他们连连后退。

    折鹿的凶猛在陷阵营面前无用,历史上七百陷阵营就曾击败关羽和张飞,何况如今有三千,何况折鹿远不如关羽和张飞。

    陷阵营是一体的,不是个人的勇猛所能抵挡的,折鹿几次凶猛冲锋,反而受了伤,被亲卫抢回。

    恼羞成怒的折鹿不顾敌我,大吼着放箭,但匈奴的箭矢射入陷阵营之中,纵然有士兵死去,也不能令其阵型有丝毫动乱。

    激战如火如荼,陷阵营就如同一只带刺的重拳,狠狠的捶入了匈奴骑兵之中,将匈奴的折鹿这一支精锐击溃,而后冲向中军呼于。

    马邑城北成了一片血腥的绞肉场,城内的百姓听到外面震天的厮杀声,无不惶然,沮授和马邑长亲自上北城门观看战局,沮授负责的正是镇守马邑城。

    城门之下,却是张泛、苏婳等人在等候,听到城外的厮杀声和惨叫声,他们心中也大是不安,至于唐婉、蔡琰和尹氏却留在家中照顾张母。

    战前张辽曾让他们回河东,他们却是不肯,既担忧张辽,又认为张辽在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城外,张辽面色镇定的看着战场,他的身边,左军师郭嘉以及徐庶、石韬、法正、司马懿一众参军都在,张辽带他们过来,正是让他们感受一番真正的战场,只有经历过这些,才能令他们尽快成长起来。

    而徐庶几人也没让他失望,个个神色镇定,显出过人的心性和胆魄。

    与他们相反的是,下的一众胡人领却是个个神色惊簌,他们既恐惧休屠各匈奴的勇猛与凶残,又震惊于并州牧兵马的强悍,交战不过一个时辰,休屠各的骑兵就损失了近乎一半!

    很多人震惊于车弩的可怕,但有作战经验的却惊骇于张辽军中的弩箭射度,接战之前几乎是一波接着一波根本没有停止,那根本不是三千弓箭手在短时间内能出来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些弩很特别。

    厮杀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匈奴的骑兵早已无法冲击,本来能从两翼包抄驰射,但那无处不在的陷马坑让他们绝了心思,否则骑兵冲入陷马坑,不用张辽打,他们就会自己完蛋,想绕道奔袭马邑城,更是不易了。

    所以他们只能咬牙与高顺阵战,失去了骑兵奔袭的优势,没有配合的阵型,他们纵然人多又凶悍,但一时间也完全不占上风,弓弩手加盾牌阵,如同绞肉机,步步推进,吞噬着匈奴的兵马。

    高顺的陷阵营更是勇猛向前,几次险些冲入敌人中军,令呼于的帅旗连连后退,直到苏力、温图回援才令他喘了口气。

    匈奴军阵之中,呼于看着不算死去的匈奴人,想要令他们撤退,但他们此时被紧紧咬住,根本无法逃走,除非后军撤退,抛弃前军,但那样一来,他们的两万兵马怕是连五千也回不去,他心中不甘。

    再次退开一段距离,坐镇中军的呼于在一个瞬间看到了坐镇后方的并州牧大旗,还有桌椅、酒宴、胡人领,他立时明白了那些人都是响应并州牧召集令的胡人部落,还有那个并州牧。

    他大怒之下,立时吩咐刚过来回援的万骑长苏力:“苏力,领两百精锐,偷偷穿过去,袭击后方并州牧和那些叛徒!”

    浑身浴血的苏力看向后方并州牧大旗,露出冷厉的笑容,一声令下,抛了头盔和衣袍,伪作寻常士兵,立时带着二百精锐亲卫分散开来,混在大军之中,偷向后方。

    无论是呼于还是苏力,都不敢派更多的人偷袭了,二百骑不多不少正好,若是规模大了,动静大,反而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和阻击,毕竟后方是并州牧的根本,防御不会松懈。

    而今在这乱战之中,他们二百人分散穿插过去,却是隐蔽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