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巨弩
    奔袭而来的两万匈奴骑兵之中,领兵的几个万骑长一眼就看到了马邑城北高顺布置的军阵。

    “这就是那并州牧的兵马?”呼于哈哈大笑:“以为竖起一排大盾就能阻挡我族狼骑的冲锋?他怕是没上过战场吧?那七尺盾牌也能挡住我族骑射?且让他们看一看!”

    “并州是我族的!”温图神情冷峻,眼里却透出狂热:“就在今日一战!”

    苏力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冲过去,万箭齐发,传令,杀死并州牧者进千长!我要用那并州牧的头颅做酒器!”

    折鹿更是大吼:“杀!冲过去,杀尽无用的汉兵!抢金银粮食,抢美丽的汉家女人!抢啊!”

    匈奴人骨子里就有股桀骜和疯狂,就如狼群一样,越是头领,越桀骜凶残,否则也做不了头领。

    “嗷呜!”一众匈奴骑兵听到几个万骑长命令,立时疯狂吆喝起来:“抢!”

    匈奴人对温柔的汉人女子有一种偏好,一众千长、百长带着手下骑兵加快冲锋,战马驰奔中,一个个匈奴骑兵奔驰中拉开了角弓,眼里透出嗜血的光芒,游牧民族部落的频繁争斗与兼并,令这些人早已习惯了不劳而获的劫掠。

    两万骑兵奔腾如雷,接近高顺军阵一千步时,倏然分作三路,中路弯刀加角弓,左右两翼则完全是角弓。

    不同于羌胡兵喜欢用长兵器马战,匈奴人最厉害的就是骑射加弯刀。

    对付汉人骑兵或他族骑兵,他们凭借是娴熟的弓马之能,能战则战,不能则退,而对付汉人步兵,他们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中路猛冲,左右两路如同放风筝一般拉开距离驰射,令步兵阵营大乱,而后纵横切割,几乎是无往不利。

    一千步的距离对于急速奔袭的骑兵而言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双方距离迅速拉近,转眼已近两百步,只要进入百步之内,匈奴人就要发出第一波箭雨,发起最凶猛激烈的攻击!

    盾阵之中,五十架车弩早已被牢牢卡在地面上,相隔丈许分列,每架弩车边上有五十人,有小盾手和长枪兵守护,余下的二十二人全部是操作车弩的。

    七尺长的长矛在车子出城门之前就上好了弦,矛尖锋锐,后面更带着铁片做成的翎,同样锋利。

    匈奴骑兵进入了一百五十步!

    “放!”高顺一声沉喝。

    “吼!”

    专管发射车弩的五十个士兵几乎同时高举大锤,猛力锤向车弩扳机!

    砰!随着扳机被锤下,紧绷的车弩大弦猛力回弹。

    呜!呜!呜!

    五十支巨矛尖锐的呼啸着,瞬间从阵列之间穿出军阵,直射冲过来的匈奴铁骑。

    而此时,匈奴铁骑还没有放箭,他们还没有达到角弓射程之内。

    五十支巨矛几乎是横成一排不分先后,穿向疾奔而来的匈奴铁骑。

    匈奴人的皮甲几乎没有任何作用,最前排的匈奴骑兵眼里只来得及露出骇然之色,巨矛便穿过了他们的胸膛,速度太快,力道太大,他们的身子根本没有摇晃,就被巨矛穿透。

    而后巨矛冲势没有分豪减少,接着穿透了第二排、第三排、第四排、第五排……

    有的更是直接穿透了马躯,同样是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

    转眼之间,冲在最前面的匈奴骑兵便倒下数百骑。

    队伍之中的呼于、苏力等人神情大骇,汉人的车弩他们见过,但从来没见过威力如此强大的巨弩!

    倒下的数百骑对于两万骑兵而言不算什么,但却一下子乱了冲击阵型,后面狂奔的骑兵被绊倒了一片,人仰马翻,转眼被踏为肉泥,更挫了锐气!

    “杀!冲过去!”呼于大吼:“杀进去,射死那些弩手!”

    他见多识广,知道这种巨弩发射间隔期长,一般临阵就是一两波,只要骑兵冲锋的快,他们连第二波也射不出。

    而且骑兵奔袭起来,与敌阵如此接近,也不容他们停止或后退,否则单只自相踩踏便会死伤无数,如今他们只能大吼着向前冲!

    “杀!”匈奴骑兵被震慑之后,转眼更加疯狂,转眼进入百步!

    “放!”军阵之中,高顺发出了第二声命令。

    嗡!在盾牌的掩护下,一波弩箭呼啸着倾泻而出。

    啊!嗷呜!

    冲在最前面的匈奴骑兵又倒下一片。

    如果说车弩对匈奴骑阵是穿刺性纵向伤害的话,那这一波弩箭就是片伤。

    “杀!杀!杀!”

    呼于、折鹿、苏力等万骑长目若喷火,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骑兵一箭还没发出,就被杀伤了一大片,倒下的至少有千骑。

    那些弩箭未必是致命伤,但倒下的匈奴骑兵却被后面紧冲过来的同袍踩踏而死,这才是骑兵奔袭最致命的。

    绝不能倒下,倒下就是死亡!

    “杀!”呼于等万骑长、匈奴军中千长、百丈疯狂大吼,他们认为汉人的弩箭就是这两拨了。

    但事实令他们惊怒而绝望。

    “放!”

    高顺的命令一声接着一声。

    弩箭几乎是一波连着一波,没有停息。

    他们采取的是迭射法,所有弩兵与弓箭手分为三列,第一列射过后迅速装箭,第二列紧跟着发箭,而后第三列,根本不给匈奴喘息的机会。

    匈奴的角弓射程近,匈奴士兵的皮甲更是无法抵挡弩箭,在这一百五十步内,成为一片死地,转眼之间,超过三千骑兵丧生,而大多都是死于后骑的踩踏。

    匈奴凌厉的攻势为之一挫,不少骑兵竟然勒马减速,但又被后军冲上。

    大阵之中,五十架车弩在发出第一波攻击后,车弩旁负责装箭的士兵迅速将绞轴的绳索勾在弦上,而后每架车弩两侧各有十个士兵,迅速转动绞轴拉开弩弦。

    此次推上战场的车弩全是两弓车弩,在弩床上面装有两张弓,相对安置,分别置于粗大的弩臂前端和后部,中间以滑轮勾连,加强了弩的张力和强度,车弩后面两侧则是绞轴,要二十个士兵才能绞动上弦,还有三弓车弩,却需要上百人才能绞动转轴上弦。

    正是弩强,所以力才大,射程远,杀伤力强。

    二十个士兵合力用绞轴上弦,将弩弦张开扣在机牙上,旁边一个士兵迅速装上巨矛,发射之时,人手的力量根本扳不动扳机

    “吼!”发弩兵再次一声大吼,用大锤猛力锤下扳机。

    呜!呜!呜!

    第二波巨矛射出。

    这次匈奴冲的更近,巨矛的杀伤力更强,几乎每一支矛都穿透了十余人。

    一百五十步的距离,让匈奴丢下了超过五千具尸体。

    而他们的角弓,根本没有形成有效攻击,慌乱而散漫的发射,对高顺的军阵没有形成什么伤害。

    匈奴大阵之中,呼于等万骑长几乎疯狂,这个结果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料不到的,这几息之间,他们的损失就超过了三百年来任何一次战斗!

    “杀!屠尽这些汉人,屠了并州!”折鹿嘶声大吼。

    巨大的损失,令几个万骑长已然失去了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