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兵临马邑
    张辽的并州牧召集令下达后,并州郡县暗流涌动,*的暗影全面行动,暗中观察着胡人各部落的反应。

    召集令下达第七日,陆续有胡人部落头领来到马邑,这些头领多半来自上党、西河、太原和雁门四郡,而且全是小部落,乌桓和其他杂胡居多,匈奴和鲜卑来的少,至于定襄、云中、朔方、上郡和五原郡中的胡人部落,一个也没过来。

    召集令下达第九日,又陆续来了一些部落头领,至此来到马邑的首领计有三十六个,其中有两个万人以上的部落头领,不过都是乌桓人。

    三十六看似不少,但比之并州的部落数量就什么也不算了,要知道并州单只休屠各就有上百个部落,算上南匈奴和鲜卑、乌桓以及其他杂胡,总计不下三百个大小部落,来的不过十之一而已。

    不过能来的,都是亲附汉族的,在这几日中,张辽接见了他们,询问了他们的一些想法和部落困难,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令那些胡人首领深为振奋,大感不虚此行。

    也有胡人首领隐晦的向张辽提了休屠各等匈奴部落的调兵举动,张辽笑而揭过,却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和部落。

    召集令下达第十日,清晨的阳光升起,张辽在马邑北城门外摆开桌椅大帐,杀猪宰羊,摆开独特的美酒美食,设宴款待赶来的各部胡人首领,别驾张既等属吏作陪。

    至于雁门太守郭缊、太原太守审配、上党太守袁基、西河太守崔钧,都守在各自郡府之中,没有前来。

    张辽一身官服,各部首领坐在下面,随着日头偏移,时辰向后,又陆续来个十多个头领,计有四十九个头领。

    接近午时之时,有人忍不住发问:“却不知将军召我等前来,有何吩咐?”

    张辽环顾左右,朗笑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先饮酒,随本将看一场大戏,而后再议并州之事。”

    “大戏?”一众胡人首领面面相觑。

    张辽大笑道:“今日诸位能前来,张辽深感欣慰,一会还有一些大部落、万骑长要来,张辽却要好好款待了。”

    众人疑惑之间,突然见马邑城左右两侧冲出两路兵马,他们还以为张辽要图谋他们,骇然起立之间,却见那两路兵马并没有围向他们,而是整齐的列阵在北,足有上万,将整个马邑城北部严密防护。

    刀盾兵、长枪兵、弓弩兵、鼓角手,整齐有序,没有骑兵,全是步兵,两面旗帜高扬,一面插在张辽身后,上书:征北将军、并州牧张,另一面立在军中,上书:中郎将高。

    大阵两侧有拒马,阵前却没有,而后又有一辆辆被布幔遮盖着的车子推了出来,大约五十辆,列在阵后。

    整个万人大阵整齐有序,除了车轮声和军旗招展声,没有一个人说话,仿佛上万士兵全是哑巴,却令那些胡人首领无不惊骇。

    万人大阵,没有混乱,没有嘈杂,整齐划一,如此严明的军纪,令他们前所未见,看着大阵,只感觉这是一头前所未有的猛虎,在静静潜伏着,没有行动,但杀气已然充斥四射。

    他们不由看了一眼年轻的并州牧,心中多了一种敬畏,能带出这种兵的人,他们怎能不敬畏?

    “报”就在这时,一骑自北面驰来,马上骑兵高声吆喝,打破了城北的宁静,直接驰入中军,直至张辽面前,飞身下骑:“报将军,有休屠各胡两万骑兵来犯,已到二十里外!”

    “啊?”众胡人首领闻言无不大惊,神色惊惶。

    座中能来的多半都与休屠各胡不是一道的,而且休屠各胡调兵的都在西北一带,他们根本不知道休屠各大军要来袭之事。

    “诸位,且稍安勿躁。”张辽高声笑道:“休屠各胡应召前来议事,虽然带的人多了一些,但他们部落大,倒也正常。”

    一众胡人首领愕然,有人忍不住道:“将军,他们领两万骑兵前来,必然心怀恶意。”

    张辽笑道:“有朋自远方来,可谓乐乎,有敌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敌是友,我们在这里静观其变就是。”

    有聪明的胡人首领从张辽眼前布置的兵马大阵,就能猜出张辽对休屠各的来袭早已预料和准备,但看到仅仅一万兵马,他们却坐不住了。他们这些胡人才知道,休屠各胡素来凶悍,来的更是两万骑兵,便是有五万兵马防御也嫌勉强,而今只有一万,怎么防御?

    骑兵奔袭速度最快,二十里路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在这时,城下众人已经感受到了地面轰隆隆的震动,正是大股骑兵奔袭的动向。

    有胡人首领急声道:“将军,休屠各有两万骑,万不可撄其锋芒,还请将军保重贵体,速速入城。”

    张辽看到众人,淡淡的笑道:“若诸位畏惧,可入城暂避,本将、要留在这里,看休屠各究竟要如何对待我这个并州牧的召集令!”

    众胡人首领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进退,有心避入城中,但张辽不动,他们怎能动?犹豫之间,竟没有一个人入城,毕竟都是部落的头领,都不是寻常人。

    转眼之间,北面大道上黑压压的一片骑兵出现在视野中,朝马邑城奔冲而来,声势如雷,气势如虹。

    马邑城北一里之外,高顺的万人大阵岿然不动,城门前,众胡人首领看着那股铺天盖地而来的气势,头皮发麻,不少人冷汗津津,身子微微颤抖,转看上首并州牧张辽,却见他正打量着冲过来的骑兵,神色自若。

    前军大阵之中,刀盾兵在前,七尺高的大盾在前面当成一片防线,其后便是弓弩手,至于高顺的陷阵营,规模已有三千,布在中军之前。

    大阵之后,上百辆车子上面的布幔被揭开,露出了五十辆古怪的车子,却不是霹雳车,车子表面平整,有一根大拇指粗的长弦,车子两侧则是数百支长矛。这正是按照韩却提供的图纸加上张辽的建议制作出的车弩!

    张辽身旁,郭嘉笑道:“正月,袁绍以弩盾之阵破了公孙瓒骑兵,却不知休屠各匈奴可曾听过这般战法?”

    张辽眯着眼睛:“听过也罢,没听过也罢,这一战,一定要把休屠各胡的气焰打下去,让他们从此在并州安分下来,遵从政令,不敢违背。”

    郭嘉点了点头,神色也凝重起来:“这一战艰难,太原、雁门、云中,三面开战,若非我等谋划在先,实难对抗,若是一路有失,后果不堪设想。”

    “恐怕休屠各也没想到我们会这么疯狂吧。”张辽望着北面奔冲而来的匈奴铁骑:“一战定并州,这一战,我们调动了一切能调动的力量,车弩、霹雳车、连弩,两年的积蓄全用上了,典韦、赵云、高顺、张郃,皆是一等一的猛将,荀攸、审配、沮授还有奉孝,智谋无双,这一战我们必胜!只准备一战之后,抚平并州这片土地的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