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准备行动
    东汉一朝,最大的边患是西北的羌胡,魏晋之后,才是北方的鲜卑与匈奴,而鲜卑与匈奴崛起的时刻就在三国分裂之时。

    历朝历代,独汉以强亡,纵观两汉四百年,前汉打得匈奴四分五裂,后汉在羌战中也是胜多败少,西羌被段熲击灭,东羌也被打得极为凄惨,到后来就是凉州的汉人在主导叛乱。

    后汉一百多年一来,北方的鲜卑与匈奴一直蛰伏,直到近十多年才露出獠牙,可惜汉已无力应对。黄巾之乱是汉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而后董卓的霸权和关东的分裂耗尽了大汉的最后元气,历史上袁绍掌控北方后又结好异族,令他们得以进一步深入中原,到了曹操之时,更是置五部匈奴于整个并州,诸多因素令西北诸族得以趁势崛起。

    不过眼下无论是鲜卑、匈奴还是乌桓,都没有完全崛起,鲜卑分裂,匈奴各部落也没有聚合,乌桓被公孙瓒打得抬不起头来,实力较弱,且被幽州牧刘虞笼络处理的不错。

    因此,如今正是掐灭鲜卑与匈奴崛起之焰的最好时候,尤其是鲜卑刚开分裂,内斗严重,暂时无心大举南下,正是解决并州内部匈奴最佳契机。

    所以张辽思索了一夜,还是决定以雷霆之势定并州匈奴,南匈奴王庭和休屠各主要势力在并州西北部的五原郡、云中郡、朔方郡、上郡,那里正是有塞北江南的河套之地,只要掌控了那片土地,张辽就能拒阴山长城而守,在内屯田牧马,发展骑兵,迅速积蓄实力,而后强势干预鲜卑内乱,再逐塞北。

    夜长梦多,今日匈奴休屠各部落先来挑衅,也正合他意。

    高顺、赵云等将领听了张辽掷地有声的话,看到他坚定的神色,无不热血沸腾,齐声大吼:“愿随主公死战!”

    死战!

    郭缊身躯一震,他忽然明白了张辽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征北将军、并州牧,只此决断与魄力,他不如。

    或许他们就是太求稳了,太多的顾忌,才令匈奴日益坐大,反倒如张辽这般毫不犹豫、利剑出鞘,或许会收奇效。

    并州这块土地沉疴已久,需要下猛药,也不怕下猛药。

    看着高顺、赵云等将领全无畏惧、慷慨激昂的姿态,张辽心中很是满意。

    一个军队是有灵魂的,白马义从不过三千骑,却能令鲜卑与乌桓威风丧胆,正是因为他是有灵魂的,在公孙瓒的带领下,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同样,张辽也要将他的军队锤炼出灵魂,敢打猛冲,无所畏惧,敢为不可为之战,他相信,无论是赵云、高顺还是典韦,都能带出军队的灵魂,这本就是名将的魅力和能力所在。

    张辽看向身边张健:“速速传令州府,发出州牧令,并州牧张辽请诸郡之下匈奴各部大人,十日后于马邑城外定并州之事!”

    “喏!”张健神情振奋。

    张辽又道:“再传讯典韦,带五千精锐,向北绕过南匈奴王庭,伏兵山中,打探云中地形,随时听候命令。”

    他又看向赵云:“子龙,汝派骁骑斥候先行,熟悉路径,七日后出发云中郡,策应典韦,袭击云中郡休屠各所部。”

    “喏!”赵云躬身领命。

    张辽看向震惊的郭缊,沉声道:“还请郭使君寻五个熟悉云中、定襄、西河一带地形的向导随军相助,定要可信。”

    郭缊肃然道:“此时包在吾身上,定然寻可信之人。”

    张辽又看向赵云:“切记,道路一定要提前打探清楚,行军之中,向导、地图和指南针并用,不可偏差。”

    “末将谨记!”赵云神情同样肃然。

    张辽转看张健:“先前暗影已散布云中、西河、定襄,全力调动暗影,负责军中信鸽传信,确保两军之间、两军与某每半日通一次消息,不可出了纰漏!”

    “喏!”

    张辽吩咐完毕,看向赵云,道:“云中郡云中县一带乃休屠各三大集聚地之一,极为凶险,我会尽力调其大军来雁门马邑,汝与典韦兵马进入云中之后,狠狠的打个突袭战,切记,不可容情!因为休屠各匈奴是不会对你们容情的,无论青壮老少,你们只带三日军粮,其后就要靠你们自己寻粮了。”

    “末将谨记将军之命!”赵云抱拳。

    张辽点了点头:“此次奔袭,为了轻便,典韦带兵五千,汝带兵六千,总共不过一万,必然极为艰难,不过典韦军中有一千陌刀士,汝军中有七百连弩,皆是克制骑兵之术,一定要用好。”

    赵云点头:“末将晓得。”

    张辽笑了笑,他之所以敢让典韦和赵云带着一万步骑就深入休屠各老巢,除了典韦和赵云皆是万中无一的猛将外,就是陌刀和连弩的配备。有当初韩却的打造之法和张辽提供的思路,这两年里陌刀打造了一千多把,而连弩也制作了七百多架,这般利器也是张辽的底气之一。

    打仗便是如此,兵马的精锐善战固然是关键,但武器的强横也不容小觑,关键时候会起到力挽狂澜、摧枯拉朽的作用。

    而且除了陌刀和连弩,军中主将也配备了简易的望远镜,典韦那边更有虎牙在山中领路,在观察敌情上就占据了绝对优势。

    布置完毕,张辽看向郭嘉:“奉孝,可还有疏漏?”

    郭嘉呵呵笑道:“主公施以雷霆之威,思虑周全,嘉不如也。”

    张辽摇了摇头,笑道:“关键还是要将休屠各兵马至少调来一半,否则典韦和子龙不易行事,战果不大,难收震慑之效。”

    郭嘉笑道:“主公,此事易也,主公只需派人向休屠各胡散出消息,说新任并州牧年轻气盛,在马邑之外设了一万兵马,名为召集议事,实则要围杀休屠各首领,再鼓动他们领兵前来攻打马邑,向新任并州牧示威,他们自然会来,只是主公却也要苦战。”

    张辽看向高顺:“如休屠各兵马被调来,马邑之战,还要靠你我二人了。”

    高顺肃然道:“纵然他来五万兵马,也定教马邑安然无恙。”

    张辽呵呵笑道:“休屠各所有部落兵马也不过六万,云中郡休屠各兵马计有三万,能来两万就不错了。”

    高顺道:“可战。”

    一旁郭缊忙道:“将军不可轻敌,匈奴擅骑射,两万骑兵,便足以纵横来去,碾压一切,马邑怕是难守。”

    “郭使君放心。”张辽眯着眼睛:“两万麽……还可一战。”

    自前汉武帝之后,匈奴人其实打心底是敬畏汉朝的,只是这十几年才嘚瑟起来,自己就再将他打回原形去。

    这时,郭嘉道:“主公,此次仓促北来,若要大战,并州的粮草怕是不济。”

    张辽看向郭缊,郭缊深色作难:“并州连年战乱,百姓难以耕种,田地大片荒芜,雁门郡仓中并无多少粮草可支,须从太原郡调拨。”

    张辽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郭使君,不知郡中有哪些豪强恶霸,横行乡里,勾结匈奴?”

    他本就是雁门郡人,对雁门的情况也很了解,郡府仓中无粮,而那些豪强堡坞中却堆积如山,大多都是从依附的佃农那里盘剥而来,往往高价出售,或通过自己的途径出售给匈奴人,谋取暴利。

    郭缊听到张辽询问,不由一怔:“这个……”

    张辽笑笑:“将士出征,总要粮草的。”

    郭缊明白了张辽的意思,忙道:“将军,郡中豪强皆有堡坞部曲,守备严密,实不易功取,当此之时与他们交恶,恐起内乱,与匈奴里应外合……”

    “部曲?”张辽咧嘴笑道:“很好,郭使君尽可提供豪强名姓便可。”

    堡坞守备严密?当他的霹雳车是看着玩的?

    至于豪强部曲,正是张辽的目标之一,并州民风剽悍,并州青壮也是最好的兵源之一,而今并州的青壮大多都被豪强招募为部曲,自己正好直接收编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