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四十章 匈奴、鲜卑
    张辽陪着郭缊进了院子,院子里众人慌忙行礼,齐呼“使君”,他们大多数不认得郭缊,但方才已听说来人身份,哪敢怠慢,都有些局促。

    张辽朝众人抱了抱拳:“诸位父老兄弟且先在此闲谈,张辽陪郭使君有事要叙。”郭缊为雁门太守,又是张辽的老领导,张辽自然不可能在院子里招待他。

    他的叔父忙道:“文远且快去陪使君,此处自有我来招呼。”

    众人皆是局促不安,慌忙催促张辽陪郭缊进屋。

    未到堂屋前,张母便迎了出来,朝郭缊一礼:“民妇见过使君。”

    郭缊忙回礼道:“老夫人不必多礼。”他转身从随从手中接过一个大红包袱,道:“来时匆匆,未备厚礼,还望莫要见怪。”

    如果是过去,以郭缊堂堂太守,又出身大家,自然不会给张辽母亲送礼,但如今张辽为征北将军、并州牧,他的上司,他既然登门拜访,于情于理都要带礼物,以示尊重。这就是母凭子贵了。

    张母没想到郭缊竟然还给她带了礼物,大是不安,忙道:“使君,我儿向来多蒙使君照拂,当尊使君为君师,还未曾相谢,而今使君下临寒舍,又带来礼物,令民妇情何以堪。”

    她还不知道儿子的官职,对郭缊的来访本就有些忐忑,又看到礼物,哪敢收下。唯有院中众人不由羡慕的看向张母,知道她从此要发达了,但这是母凭子贵,也是张母教导有方,他们也羡慕不来。

    郭缊看到张母紧张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莫非老夫人还不知文远而今可是我这雁门太守的上封,征北将军、并州牧,整个并州都在他的管辖之下。”

    啊?张母不由震惊的看向儿子张辽,院子里其他人更是大惊,他们知道张辽身份不一样,但从雁门太守郭缊口中他们听到了什么?并州牧,整个并州都在他的掌管之下!

    张辽的叔父激动的浑身颤抖,兄长张泛呆在那里,只想着弟弟昨夜口中说的那三个字,并州牧。

    “我儿,我儿……”张母看着微笑的儿子,话有些说不利索了,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一直担忧过不好的儿子做了征北将军?并州牧?

    她出身不错,见识犹在张辽的叔父和儿子张泛之上,自然知道征北将军和并州牧意味着什么,那可是一州之主!

    郭缊这才知道张辽居然还隐瞒着母亲,不由笑道:“好一个文远,你倒是瞒得紧,富贵还乡,却锦衣夜行。”

    张辽肃然道:“使君,朝廷对张辽任以重职,张辽只感到责任重大,战战兢兢,并州之地若再为胡人侵害,张辽情何以堪。”

    “好一个战战兢兢,好一个情何以堪!”郭缊拊掌道:“只此一语,郭缊便当全力相助将军。”

    张辽接过郭缊手中包袱,交给母亲,道:“阿母,孩儿今日收了使君公子为弟子,也算一家人了,不必客气。”

    一旁郭淮立时机灵的向张母下拜:“小子郭淮拜见师祖母。”

    “好!”张母忙扶起郭淮,喜道:“快进堂屋。”

    张辽是个干脆人,到了屋里,便让郭淮行了拜师之礼,又拜过唐婉、蔡琰几女,师徒名分算是落下了。

    郭淮虽然年幼,但见多了胡人肆虐的情形,志在从军为将,正好高顺和郭嘉也来了,张辽便让郭嘉教导郭淮谋略和兵法,二人都是郭姓,郭嘉大感亲近,对郭淮也颇是喜欢,当即就要拉着郭淮去教导,张辽却拦下了他,让他留在厅堂中,听郭缊讲述并州的情况。

    这两年来,并州形势可谓糜烂,自四年前匈奴叛变之后,原本的使匈奴中郎将消失不见,至于破鲜卑中郎将,自田晏兵败后就没有任命,边地防范匈奴和鲜卑等胡人的兵马不复存在,每逢胡人劫掠,只有百姓与大族据城池或堡坞而守,而不能反抗。

    并州刺史张懿被攻杀后,丁原带着兵马入京一去不回,官府从此对胡人再也没有掌控之力,连原本安分的一些匈奴部落也蠢蠢欲动,太原郡还好,雁门、云中、五原、定襄等郡百姓深受其苦,惨死很多,还有很多被劫掠,尤其是汉家女子,素来被胡人喜欢,下场都颇是凄惨。

    听到郭缊叹息,张辽神情沉重,这时郭嘉在一旁问道:“不知并州之中,那几部胡人势力最强?哪几部胡人劫掠最多?”

    郭缊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鲜卑多在关外,而并州之中,胡人以匈奴为主,匈奴又有两大势力,一为南匈奴王庭,王庭在西河郡北部美稷县,只是十多年来内部不稳,中平四年,幽州张纯与鲜卑叛乱,朝廷向南匈奴调兵,时南匈奴单于栾提羌渠派其子栾提於夫罗统兵援汉,却有部落不愿助汉,而后王庭内乱,休屠各勾结南匈奴右部醯落攻杀单于羌渠,另立须卜骨都侯为单于,中平六年初,须卜骨都侯被杀,王庭虚位,以老王暂摄王庭。”

    郭缊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除了南匈奴王庭,还有一股势力,便是休屠各胡,休屠各胡由上百部落聚合而成,有的部落本属于南匈奴部落,更多的则是北匈奴灭亡之后内附的部落,计有胡人三十余万,兵马六万有余,尤胜南匈奴王庭,叛乱也最多,中平五年正月,休屠各寇西河,攻杀西河郡守邢纪,三月,攻杀并州刺史张懿,更与南匈奴右部醯落贵族勾结,合有兵马十余万,势力遍及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雁门、太原、上党,乃至冀州常山、中山,实不可小觑。”

    张辽看向郭嘉,郭嘉取出一卷地图,却正是并州的全部地形图,张辽比划了一番,又问郭缊:“鲜卑如何?”

    郭缊道:“北匈奴被破后,四十多年前,鲜卑坐大,檀石槐于高柳以北三百多里的弹汗山畔建立王庭,收拢匈奴数万部落,统一鲜卑各部,北拒丁零,东击夫余,西进乌孙,疆域浩瀚,东西长达一万四千多里,南北宽达七千多里。”

    张辽点了点头,他来自后世,不比当下人,对地图有着更为直观的了解,据他所知,三国之时鲜卑的疆域几乎相当于整个大汉了,虽然这片土地上人口稀薄,但如此广阔的疆域,要征伐过去,将是极为艰难的。汉武帝时倾举国之力,才大破匈奴,但犹自未能将其消灭,大汉数百年始终未能平定,而自己如今凭借一个并州,要对抗鲜卑、匈奴等异族,无疑是很艰难的,必须做好长期作战准备。

    郭缊又道:“檀石槐在时,将鲜卑分为三部,十二年前,檀石槐身死,其子和连继立,却无才无能,中平五年死于抄略北地郡之时,因其子骞曼尚小,其兄子蒲头代立,而今蹇曼与蒲头争国,鲜卑内乱,云中郡以西鲜卑叛离,云中郡以东亦有背离之意,又有蒲头之弟步度根统领十万鲜卑,正据于我雁门郡北部。”

    张辽听了,久久凝眉,并州的形势比预料的更严重,他看向郭嘉:“胡人如此势大,奉孝以为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