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妙法破天机
    没想到那老盐工看了看天上阴云,却不紧不慢的笑起来:“将军不必担心,只需让人取来雨具遮雨便是,这雨不会下长久,也不会毁坏盐畦,倒是下得正好及时。”

    “长者竟然通晓天象气候?”张辽一愣。

    老盐工颇有几分自得的道:“晒盐者不知天象,是庸人也。”

    看着老盐工一副比名将还要厉害的样子,张辽不由无语,郭嘉哈哈大笑,连荀彧也不由莞尔。

    这时,王邑却是回过神来,看着老盐工,喜道:“莫非又是苍天赐福,可成雨水盐?”

    老盐工道:“正是如此。”

    张辽不由诧异:“何谓雨水盐?”

    王邑忙道:“将军有所不知,历经四道盐畦晒出的盐,却并非最上等的好盐。”

    “哦?”张辽一怔:“莫非还有什么妙法?”

    他刚才便尝过第四畦里晒出的盐,虽是经冬历夏,但仍是有微微的苦涩,比后世食盐的质量还是差了许多。

    王邑指着天上的雨云,道:“晒盐之时,若遇大雨,盐复解散,晒盐之功,毁于一旦,若逢小雨,则色愈鲜明,盐质愈佳,此谓雨水盐,实为难得。”

    这时老盐工也开口道:“草民方才要询问将军的正是此事,正如郡丞所说,要出上等好盐,还要靠这老天下的雨,这雨要是下得大,下得久,不但晒盐困难,一旦四面发起洪水,盐畦还会被冲毁,颗粒难收。但这雨要是下得不大不小,落入这第四道盐畦中,待雨停后卤水晒干,结出的盐就是最上等的好盐,颗颗粒粒,比雪花还要白,没有一点苦涩,我等盐工把这种盐,叫做‘雨水盐’。”

    这时,天空已经落下雨滴,亲卫从附近盐工处借来了蓑衣斗笠,张辽让他们先给老盐工和荀彧、郭嘉、王邑等人披了,他则感受着天空落下的雨水,嘴里念叨着雨水盐。

    这时,老盐工叹了口气:“只是这合适的雨水着实难得,多半不是大得发洪涝,就是太小不济事,所以这上等好盐也要靠老天的恩赐了。”

    他期待的看着张辽:“这老天下的雨,为何能结出上等好盐,恐怕也只有将军这样的奇人才能看得透吧。”

    一旁荀彧和郭嘉等人闻言,皆是凝眉苦思,只是他们虽然精通政事和经学,更有大智慧,但对于这些天然之理却没那么精通了,而且受天人感应思想的影响,很难勘透这些奥妙。

    想了一会想不出所以然,他们不由都看向张辽。

    荀彧如今对张辽的观感是越来越好了,这个主公不止能征善战,而且爱护百姓,长于理政,有仁心,又有胸襟气量,敢想敢作敢为敢于放权,对事物更是洞察入微,令他们望尘莫及。

    而这个雨水盐要是被张辽勘破了,那河东盐在质地上必然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从而令河东盐的名声甲于天下,更是造福百姓,泽及后代,毕竟发苦的盐吃了对身体是有损害的。

    看事物要看本质,这是张辽一向的观点,他此时便在思索着雨水盐的本质。

    雨水盐,是经过雨水淋浇,晒出的盐粒苦涩消去,这必然是其中的一些杂质再次被分离了。但这这雨水落入卤水,为何能再一次分离开卤水中的其他成分,让结晶出的盐消去最后的那点苦涩?

    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雨水,那么雨水的本质是什么?

    张辽一边走,一边伸出手,任由冰凉的雨水落在手心,很快手心便积满了一掬水。

    雨水……雨水……也不就是水?

    他人或许认为雨水天降,乃神秘之物,无法勘破其中奥秘,但张辽却知道,雨水就是水而已。

    在众人的注目下,他将手中那一掬雨水放到嘴边,尝了尝。

    雨水味道清凉,而且冲淡了口中刚才品尝盐粒的苦涩。

    他心中一动,低下身子,伸出另一只手从盐畦中掬了些卤水,尝了尝。

    卤水稍有些温热,苦咸。

    一个清淡,一个苦咸。一个冰凉,一个温热。

    想到化学反应中的一些影响因素,张辽若有所思。

    这雨水与池中卤水的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淡水,一个是咸水,一个温度低,一个温度高。

    这其中或许涉及到溶解度和温度的问题,他那些化学知识早就忘到爪洼国去了,不过他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化学反应原理,但他却知道,有东西可以代替雨水。

    同样的条件,淡水、温度低,河水、溪水、泉水都行!

    他抬头透过雨幕,看向盐池北面,他来的途中看到那里就有一处甘泉,味道甘洌,只是被盐工引入了盐池之中,并不在盐畦,而南面的中条山中,西面的解县之中,也有数道甘泉清溪,这些无疑都可以替代雨水。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看成不成。

    六日之后,辰时,明媚的阳光照射大地,南风徐徐吹来。

    盐池之畔,张辽、荀彧、郭嘉和数百名盐工都聚集在这里,看着一道淙淙清水顺着一条水渠流淌。

    这条水渠是这几日刚开凿而成,渠底是全新的水泥,源头正是盐池北部不远处的甘泉,流向的则是一处盐畦,这是来验证张辽对于“雨水盐”奥秘的猜测。

    这处盐畦属于第四盐畦,里面是卤水,而且在阳光的照射下,卤水已经开始泛出盐花,正处在结晶生盐的时机。

    水渠并不是直接流入盐畦,而是与盐畦之间以三条小渠相连,正好对应盐畦三个入水口,开辟三条小渠和三个入水口是为了淡水和卤水的均匀交汇。

    因为下雨时,雨水与卤水属于最均匀的交汇,如今张辽只能极力模仿这种形式了,为了验证这个奥秘,他可谓将一些都考虑周全了。

    而且在小渠中有干净的石子和布团,是为了过滤溪水中的杂质,保证淡水的洁净。

    “引水!”

    随着张辽一声令下,水渠南侧的三个出水口同时打开,渠中泉水顺着三条小渠淙淙流向盐畦。

    那个经验丰富的老盐工带着四五个盐工,拿着木尺测着盐畦中的水深,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泉水缓缓流来。

    这也是张辽的吩咐,他认为卤水和淡水混合出盐,必定有一个最适合的比例,多了或少了都达不到效果,正如老盐工所说的,历来的“雨水盐”也要正好适量的雨水才能生出,暴雨和微雨都不行。

    张辽无法测量淡水和卤水的比例,但他用了一个妙法,在当日下雨之时,他令人先用木尺测了一个盐畦中雨前卤水的深度,又测了雨后水的深度,约莫的算出了雨水与卤水的混合比例,而幸运的是那日的降水果然生出了雨水盐,张辽便采用这个比例来验证了。

    他的测比例办法,令众人称绝,荀彧更是道,这种方法在很多农业、术算等很多方面都能用到,完全可以推广。

    随着泉水流入盐畦,畦中卤水本来结出的盐花又慢慢消失了,畦底本来结晶出的粗盐也再次溶解了。

    在无数人的注目下,时间慢慢过去,水面达到木尺一个刻度,几个盐工同时呼喊“停水”,盐畦口上几个盐工急忙将入水口堵上。

    老盐工上了岸,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向张辽礼道:“将军,且回去休息吧,午时日光暴烈,不宜多留,今日午后,便能开始生盐。”

    张辽摇了摇头,笑道:“恐怕诸位都没心情休息,我等便在这里等候罢。”

    河东郡是个低洼的盆地,此时虽是初夏,天气却已极热,但张辽等人还真没心思回去休息,那些盐工同样如此。

    在众人的期待中,时间慢慢到了午后,盐畦中水位慢慢下降,水面开始生出盐花。

    又过了近一个时辰,水底也有越来越多的盐粒结出。

    张辽还没有发话,一旁的老盐工就忍不住跳进了盐畦,从水底捞出一把盐粒,在众人瞩目中,放进嘴里一尝。

    老盐工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莫非不成?”众人见此情况,正自失望,却见老盐工在畦水中朝张辽跪下,嘶声大叫:“成了!成了!雨水盐成了!真苍天有眼,赐贤人于我等哪。”

    成了!盐池四周数百人齐声欢呼。

    雨水盐的成功,对他们而言很重要!

    要知道,在三皇五帝之时,百姓便从这河东盐池捞盐,加上焚水煮盐,这两种古老而笨拙的方法持续了数千年,直到战国末期,人们才探索出了盐畦晒盐之法。

    而从盐畦晒盐之法,到四畦之法晒盐,又经历了数百年,才达到如今的情况,但仍是杂乱不一,盐质不齐,依靠天时,限制太大,产量不高。

    但这个发展过程,已经是经历了数千年时间,更是有无数人的探索,可谓漫长而艰难。

    如今,在张辽的尝试下,竟然通过人工手段,制作出了雨水盐,上等精盐,众人如何不喜?

    齐鲁之地有海水煮盐,但过程极为复杂,成本极高,关凉之地有井盐,但产量低,成本高。河东盐虽好,却有瑕疵,更依靠天时。

    而雨水盐试制成功,河东盐从此不必再依靠天时,这标志着河东盐真正成为天下第一盐,无论产量、质地,还是成本!

    当此之时,连一向稳重的荀彧也是满面狂喜,至于郭嘉,更是呼喝着一众人将张辽抛起来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