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暗助刘璋
    左冯翊,张辽退回这里后,令兵马休整了两日,便带数万士兵迅速为迁徙而来的百姓搭建房屋,协助他们开垦荒田。壹看书·

    如今正是早春,开垦了荒田,正好赶上春种秋收。

    至于左冯翊境内的不法豪强和匪寇,早就被典韦的鬼面军当初清理的差不多了,是以一些政令都极为顺畅,百姓拥戴,官吏信服。

    张辽又征调左冯翊和五陵原所有车辆,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坞的粮草和珍宝全部运输了过来,用来安顿和赈济迁徙百姓。

    坞附近如今有马腾、韩遂的十多万大军虎视眈眈,张辽实在不放心,而且左冯翊人口陡涨十数万,还在不断增加,正好缺粮。

    时下的百姓真的很穷困,尤其是三辅多年战乱,加之董卓几番劫掠,百姓可谓苦不堪言,张辽看到了很多穷困百姓的家境,确实是家徒四壁,两餐难济,大多数家中缺衣少粮,往往一日勉强一餐,孩子饿的枯瘦如柴,如贾逵,在河东还算出身不错,但当年还穷的没裤子穿,只能穿妻兄的裤子。

    便是后世,一些穷困的地方仍然有吃不饱饭的情况,何况此时远远不如后世,张辽心中感叹,从坞运回的粮草,除了支用军队一年外,其他的全部赈济百姓,又从河东调拨了一部分粮食和食盐,令左冯翊百姓感激涕零,以致贫家儿郎们纷纷要从军,为张辽效死,便是独子也不例外。

    百姓的要求确实不高,能吃饱、能安定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而张辽则给了他们这一切,他们岂能不感激?

    但张辽知道,只凭借调粮救济,终究是杯水车薪,救得了一时,救不得长久。壹看

    所以他在左冯翊开始了屯田,左冯翊南部是渭水,东部是黄河滩地,田地丰饶,适合耕种,北面是山地,适合养殖。

    张辽任命韩浩为典农校尉,负责左冯翊屯田之事,又以杜畿为冯毅丞,统管郡务,他曾与杜畿谈过多次,此人治理地方有术,尤其是在农业生产、耕织畜牧方面,都有很细的想法,连养鸡养猪养狗如何做,都了如指掌,显然下过很大功夫,也是关心民生之人,让他来恢复左冯翊民生,最是合适。

    至于担任左冯翊之人,张辽还在沉吟。

    眼下他需要快速发展,李、郭汜不来攻打他,他也不会主动挑起事端,所以担任左冯翊之人却要仔细斟酌了,张辽心中有个想法,但还在琢磨,他还要看长安的局势。

    渭水之畔,张辽驻马,带着郭嘉和杜畿等人在查看地势和民生,正在这时,王粲骑马匆匆而来,急声道:“主公,大喜,天子诏令,拜主公为征北将军、并州牧,开府……”

    张辽一呆:“征北将军?并州牧?还开府?”

    “恭喜主公!以弱冠任州牧,前所未有也。”郭嘉率先回过神来,抱拳喜笑。

    张辽身旁其他人随即回过神来,无不面露喜色,纷纷向张辽道喜。

    他们跟随张辽,既是被张辽折服,但也未必不是图个前程,能施展抱负,而张辽前景远大,他们便会跟着受益,自然极是欢喜。

    张辽这才回过神来,征北将军,并州牧,开府,这几乎是仅次于李的职务,虽然在并州乱地,但却更合他的心意,也完全符合他平定并凉的战略,这简直是瞌睡送枕头。

    他心中立时明白,必然是师父贾诩暗中使了力,否则以李和郭汜对自己的恨意,便是安抚自己,也绝不会给这么重的职务。

    张辽跟着贾诩许久,自然也学了不少,从李、郭汜的任命,他立时采到了二人的忌惮和借刀杀人的心思。

    回到驻地重泉县,见了天子使节,竟然是奉车都尉刘璋!他一时也不由无语,亏得李、郭汜能打探出刘璋曾与他关系不错。

    刘璋见到张辽,竟然激动的落泪,长安大乱时,他因为是宗室,住在未央宫边上的尚冠里,不在北阙甲第,没有被张辽救走,性格软弱的他这一段时间被吓得不轻。

    李、郭汜派他前来,他更是心中忐忑,传了诏令后,便向张辽求脱身之计。

    ……

    长安城,尚书台中,李看着回来的刘璋,哼道:“张辽表奏手下任中郎将也罢,竟然还要表奏他人为左冯翊?真是得寸进尺,不知所谓!”

    郭汜大声道:“是极,中郎将可,左冯翊却绝不能遂了他的意!”

    “文和,他表奏何人?”李看向一旁正看奏表的贾诩,见到他神情古怪,不由问了一句。

    贾诩没有说话,将奏表递给了李,李接过一看,不由面色大变,奏表落在地上。

    郭汜看到李的神情,心中疑惑,问道:“他表奏何人?”他却是不识字,看不懂奏表。

    贾诩依旧没有说话,李却面色连变,在郭汜几番催促下,才道:“是牛中郎。”

    “牛中郎?”郭汜初时还没回过神来,念叨了一句,才反应过来,失声道:“牛中郎!怎么会?他不是死在乱军之中了?”

    李没有说话,他知道,张辽这个奏表,他不能反对,他根本没想到,张辽表奏的竟然是牛辅!

    若是他和郭汜反对,必然会失去凉州人之心,更何况牛辅曾是他们的上司,对他们也算不错。

    “好一个张辽。”李只能长叹,绝了掌控左冯翊的侥幸心思。

    这时,贾诩在一旁开口道:“牛中郎任左冯翊也好,必不会与我等为敌,此亦张辽回报之意也。”

    李、郭汜一怔,随即才面色缓和,的确,牛辅为左冯翊,他们一时之间便不必担忧左冯翊的威胁了。

    李又看向刘璋,问道:“张辽还有什么请求?”

    刘璋道:“张将军恩谢天子,说担任并州牧,终于能回去看望母亲了。”

    李、郭汜不由再次一怔,李点了点头:“他倒也顾家。”

    不想他此话一落,刘璋却一下子拜倒在地,大哭道:“张将军想家,小臣也想父亲,父亲年迈,不知身体如何,小臣乞将军许小人去益州探望父亲。”

    李不由皱起眉头,看到刘璋哭鼻子抹眼泪的样子,他也有些无语,他们凉州人可没这么爱哭的。

    但要放刘璋回去,他却是有些不愿,不想刘璋又大哭道:“而今二位将军拥护天子,小臣也愿去益州说服父亲,遣使贡献,以表忠心。”

    李神情微动,这时,贾诩在一旁道:“将军既要派太傅去安抚关东,又何妨让刘都尉去益州说服刘益州,刘益州为宗室,声名卓着,他若归附朝廷,必然令朝廷威望大涨,四方来贡。”

    李想了想,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下面伏在地上大哭的刘璋心中大喜,对为他出计的张辽感激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