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贾诩之谋
    长安城中,李傕和郭汜看到樊稠回来,得知张辽已经退兵,不由大是松了口气,一连数日大乱,城中凉州人也是乱成一团,唯有贾诩坐镇的未央宫最是安定,

    二人与樊稠、张济当即整顿兵马,却发现这数日之间,他们竟然先后折了不下三万人,有半数伤亡,其余的不是被徐荣拉拢走,就是溃散逃走,一去不回,而战马更是损失了两万匹有余,他们的实力几乎减了一半!

    二人深恨张辽,却又心怀恐惧。

    不过令他们愕然的是,杨定居然顽强的活了下来,那日在章台大街之战中,杨定诈死逃过一劫,乱兵中竟然没有人发现,实在是命大。

    随后李傕、郭汜得知屯兵右扶风的马腾与韩遂并无动静,不由松了口气,不过马腾与韩遂足有十万大军,二人担忧马腾、韩遂心怀叵测,便以天子的名义派出使者,封韩遂为镇西将军,遣回凉州金城,封马腾为征西将军,屯驻郿县。

    不过一众凉州人都是军旅出身,不懂治理朝政,而且他们的名望毕竟低下,要运作朝廷,处理政务,不得不倚仗文臣与名士,在贾诩的建议下,他们学董卓当初一样,拉拢名士,不过董卓拉拢的多半是关东名士,而李傕、郭汜拉拢的则大半是关凉名士。

    他们以马日磾为太傅,录尚书事,又以皇甫嵩为太尉,赵谦为司徒,所用之人皆是出身关凉世家。

    不过李傕和郭汜二人也没薄待自己,李傕实力最强,为车骑将军、开府、领司隶校尉、假节、封池阳侯,郭汜为后将军、封美阳侯,樊稠为右将军、封万年侯,张济为镇东将军,封平阳侯。

    尚书台中,李傕、郭汜、贾诩三人皆在,樊稠看着堂内书卷,大声道:“朝廷政事,繁琐不堪,非人所为也,亏得贾中郎出计,任用儒士,否则我等可要受不住了。”

    李傕点了点头,看向贾诩:“文和,此番我等起兵,凉州人得救,皆赖中郎之计也,吾欲上表天子,以中郎为右扶风,更封县侯,如何?”

    贾诩摇头道:“救命之计,何功之有?”

    李傕想了想,又道:“如此,文和便担任尚书仆射,协助马太傅处理政务,我等也可放心。”

    贾诩仍是摇头:“尚书仆射,官之师长,天下所望,诩名不素重,非所以服人也。”

    李傕、郭汜二人看到贾诩推辞不任重职,心中不由肃然,更多了几分敬重,他们是贪权之人,反倒敬重贾诩这般不居功的名士。他们并非不知道贾诩过去曾是张辽的上司,但贾诩一直为凉州人着想,而且此番长安大乱,贾诩谨守天子,未曾有差池,更未迎张辽,是以二人心中并无怀疑。

    “如此,”李傕道:“文和便担任尚书罢。”

    贾诩点了点头,这次没有拒绝,不过却缓缓开口道:“二位将军既然总领朝政,便当安抚四方州郡,使之来朝,朝廷方有威严。”

    李傕与郭汜闻言,对视了一眼,李傕道:“便令马太傅杖节镇抚关东。”

    贾诩点了点头:“除却关东,还有一人,不可小觑。”

    李傕与郭汜几乎同时想到一人,面色有些难看,须臾,李傕道:“文和可是说张辽?”

    “不错。”贾诩神情自若,道:“张文远有数万精兵,实力在关东诸侯之上,更近长安,不得不妥善处置。”

    李傕沉默片刻,道:“如何处置?奈何张辽善战,更兼麾下猛将如云,不可力敌。”二人想起典韦与赵云之勇,犹自心寒,那两人几乎都有吕布之勇,更有精锐为辅,令他们望而生畏。

    贾诩看了一眼二人,缓缓道:“不能败之,便只能安抚,否则二位将军寝食难安。”

    郭汜大声道:“此人与我等有大仇,岂可安抚!”

    贾诩看向郭汜:“然则将军可败之乎?若张文远前来攻打长安,则又如何?”

    郭汜语塞,他平时也自诩勇猛,但论单挑,却先后败在张辽和吕布手中,尤其是在张辽手下,无论单挑还是群战,都没有占过任何便宜,反而损兵折将。

    李傕听贾诩这么一说,也是面色难看,的确,他眼下最担心的还是张辽前来攻打长安,他对张辽的手段着实怕了。前番之战已经尽了全力,不计伤亡,但却仍是惨败,再战下去,他还真没有信心。

    郭汜道:“可引马腾、韩遂为援。”

    贾诩摇头道:“马腾、韩遂,兵强马壮,更胜于我等,若是他二人入朝,主客易位,二位将军可愿让贤乎?”

    李傕面色微变,他本也与郭汜同样的想法,听了贾诩所说,却是息了这个念头。

    贾诩道:“二位将军而今总揽朝政,位尊三公,便当有包容天子之心,方能使朝廷威望著于四海,而将军权势益重,否则被张文远所制,只能据长安一城,纵称将军,也为天下所笑。故而赦免张辽,安抚其心,得利者乃二位将军也。”

    李傕和郭汜听了,都不由陷入沉思,良久,李傕开口道:“吾却恐张文远不肯罢休也。”

    贾诩垂目道:“如此,何不许以重职,彼总不服,亦可使天下人知二位将军气度也。”

    李傕双目炯炯看着贾诩:“可许何职?”

    贾诩指了指北方:“征北将军、并州牧。”

    “征北将军?并州牧?”李傕和郭汜几乎齐声道:“岂非太重乎?”

    贾诩淡淡的道:“张文远威胁二位将军,以其近在长安之侧也,何不将其发往并州边地?并州之中,鲜卑、匈奴、羌氐已乱十余年,朝廷不能掌控,更兼白波肆虐,黑山劫掠,人口稀缺,田地荒芜,民风险恶,将张辽发往并州,名为安抚重用,实则借异族之力以制之,使其陷入苦战,实力日减,他日不足道也。此谓调虎离山,借刀杀人也。”

    李傕闻言,眼睛一亮,拊掌大赞道:“好一个调虎离山、借刀杀人之计!”

    “好,好!”郭汜也是大笑,随即又面带忧色:“就是怕那张辽心生畏惧,不敢去并州险地。”

    贾诩看了一眼二人,沉吟道:“此言倒是有理,张文远颇有见解,恐识破我等之计。”

    “如何才能令他接受?”李傕与郭汜看着贾诩,他们先前还不愿意给张辽任重职,此时听了贾诩所说,却是唯恐张辽不接任命了。

    贾诩静思不语。

    李傕道:“不若封侯?”

    贾诩摇头道:“封侯过也,或可令其开府。”

    “开府?”李傕沉吟起来。

    开府是有权力成立府署,自选僚属,等同于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和三公待遇,拥有长史、司马等属吏。

    贾诩看李傕沉吟不定,淡然道:“张文远既为并州牧,本有属吏,令其开府,不过名分而已,若是封侯,反倒太重。”

    “好!”郭汜大声道:“如此便开府罢,左右也就是那么回事,他远在边地,选属吏与我等何干。”

    李傕想了想,道:“也罢,开府便开府。”

    贾诩却道:“却还需选一人为使,前去传诏令,否则张文远未必肯接受。”

    李傕、郭汜又皱起眉头来。他们却没有察觉,他们在一步步被贾诩引导,先前还不愿意赦免张辽,如今却唯恐张辽不接赦免和任命。

    这固然是贾诩熟悉李郭二人,掐准了他们战败后的恐惧心思,但更主要的是张辽用实力打败了二人,令贾诩才能从容而谋,一步步引发和扩大了他们心中的恐惧和担忧,令他们不知不觉跟着贾诩的思路走。

    加之贾诩此前一直未曾有任何轻动,一心为二人谋划,反倒令二人对他极为信任,言听计从。这才是老狐狸的手段,他们二人却是完全玩不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