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妙计败敌
    第二日一早,李傕与郭汜便催动兵马,誓要再战,而张辽又退了里许,到了一处更窄的地方。

    李傕与郭汜只以为张辽不支了,不由大喜,立时发起最猛烈的攻击,但甫一接战,他们便发现,张辽的兵马竟然只有不到一万了,而且昨日强悍的那支步兵和骑兵都不见了,连徐荣也不见了。

    二人当即一边猛攻,一边小心翼翼,防范来自侧翼或背后的偷袭。

    但打了一个时辰,也没有遭到任何伏击,而张辽那些兵马始终没有出现。

    李傕与郭汜更是疑惑,他们早已领教过张辽的强势,不认为他会退却。大战之时,张辽的兵马本就少,那些兵马消失的太诡异,令他们心中有些不安。

    而就在这时,长安方向突然驰来一骑,急报:长安被袭!更有有传言,张辽勾结马腾与韩遂,又早联络吕布,准备谋取长安,张辽更许了夺取天子后,封马腾征西将军、韩遂镇西将军之职。此前抢马,皆是连环之计,就是为了引他们出城,是调虎离山之计!

    李傕、郭汜闻言,不由大骇。

    李傕失声道:“某昨夜在长安尚且无事,怎会……”

    郭汜却勃然大怒道:“某知张辽为何今日兵马如此之少,此必是去攻打长安了!我等当速速返回!此贼真是狡诈!”

    李傕一听,也立时相信了,不过他看了一眼张辽军阵,又有些迟疑:“难不成那些战马便不要了?”

    樊稠本就不愿意与张辽对攻,急忙大声道:“当务之急,是保住长安与天子,只要天子在手,战马何愁不有?若是丢了天子,再被众军围攻,我等休矣!”

    一旁张济忙道:“正是如此,不可迟疑!”

    李傕闻言,当即不再犹豫,立时吩咐道:“如此,我等便留下一万兵马断后,带大军速速返回。”

    郭汜大声道:“留那么多兵马作甚,长安事大,此处留五千足矣!”

    张济道:“不错,五千人够了,还可留些士兵在四处里坊中烧起炊烟,擂鼓举旗,伪作我等大军还在,迷惑张辽。”

    “此计甚好。”李傕立时依照张济之言安排下去,又看向樊稠:“樊校尉便留下来吧,本将军相信汝不会背了凉州。”

    樊稠面色不虞,哼道:“李将军倒是多心。”

    李傕却还是不放心,又命自己的侄子李暹留了下来,自然是监督樊稠的。

    半个时辰后,李傕、郭汜与张济带着三万多大军悄然返回长安,只留下樊稠和李暹防御张辽。

    骊山高地上,张辽看到李傕郭汜的攻势明显弱了下来,不由看向身边荀攸、郭嘉和李儒,呵呵笑道:“围魏救赵之计成矣。”

    昨日无论荀攸、郭嘉还是李儒,提出的计策都是临机应变想出来的,只是有个大方向,具体并不完善,到了夜间,三大谋士与张辽合谋,将整个计策丰富完善,环环相扣。

    张辽相信,李傕、郭汜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李傕、郭汜与张济带着兵马,一路疾奔长安,急如星火。

    沿途中不时有士兵来报长安情况,有数支骑兵在长安城外邀战。

    李傕、郭汜等人更不敢迟疑加快了行军速度。

    不想在霸陵境内,接近霸水之时,道旁陡然射出一片箭雨,疾奔的李傕郭汜兵马登时惨叫着倒下一片,人仰马翻,一下子被放倒了上千人。

    “有埋伏!”郭汜肩头中了一箭,厉声大吼。

    李傕被亲卫挡住箭支,没有受伤,但亲卫却死了数百人,他目眦欲裂,厉声大喝:“冲过去,杀!”

    几乎同时,道旁也冲出一支兵马,领头的赫然正是典韦,带着五千猛虎士,猛虎士的身后,是郭成的两千神射营,方才的箭雨正是他们所放。

    李傕、郭汜看到典韦这支强兵出现,不由大骇,冲在前面的二人慌忙退入中军,催动步兵顶上去,又命令骑兵冲过去,以三万多对七千,他们并不畏惧。

    但没想到刚接战,身后东南方向陡然传来如雷的马蹄声,又冲来一支骑兵,领头的赫然是赵云。

    这正是三个谋士给张辽出的计策,也正是标准的围魏救赵、围点打援之计,不过其中的算计自然不少,妙的是围魏也是假的,只是派徐荣和赵带将骑兵到各门一转,伪作数支骑兵攻城,又令暗影在长安城传播消息,令长安城的凉州守军惊惶之下向李傕和郭汜传讯。

    而后徐荣留下继续伪作攻城,而赵云则领骁骑营回军,迂回在霸桥之南设伏。

    至于典韦,直接就在霸水之畔设伏。

    这个计策最妙的是三大谋士因势利导,将在长安附近的马腾、韩遂,还有吕布牵扯进来,张辽又在骊山阵前明示减兵,令李傕、郭汜等人对他分兵合谋攻打长安深信不疑,只因为长安和天子太重要,只要掌控的长安和天子,就有了一切资本,所以李傕和郭汜根本没想到张辽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天子,而是他们。

    霸水之畔,大战惨烈,李傕、郭汜和张济猝不及防之下,被前后夹击,而且是张辽麾下最精锐的两支兵马夹击,损失惨重。

    典韦和赵云几次冲击中军,虽然在亲卫的重重防护下没有伤及李傕、郭汜和张济几个主将,但却斩杀小将领无数,令凉州兵大乱。

    战斗了一个时辰,赵云和典韦撤去,凉州兵一时之间竟然不敢追击。

    李傕、郭汜和张济收拢兵马,三万兵马竟然折损了六千有余,这一个时辰的激战中,典韦猛虎士的勇猛加上赵云骑兵的纵横来去,还有神射营一波波箭雨,凉州人的损失竟然比昨日还要大。

    郭汜受伤,李傕几度陷于凶险,而张济更是险些死于典韦戟下。

    他们又气又恨,却也无奈,又心生恐惧,心中怀疑张辽是诈攻长安、围点打援之计,却又不敢冒险,毕竟传言中还有马腾、韩遂和吕布,不止张辽一方,他们只怕长安出事,不敢停留,也无暇追击典韦和赵云,又疾奔长安。

    不想冲过灞桥不远,又遭遇张燕领兵二道伏击,这次是后军遇伏,因为前军已过,所以后军又是猝不及防,折损了不少兵马。

    李傕、郭汜看到张燕兵少,大怒之下便要回攻,不想身后马蹄声再起,回头看去,却是赵云的骑兵又追了过来,还有典韦的步兵在后。

    张济对典韦已经心生恐惧,丝毫没有回兵的意思,带着兵马直奔长安,许多凉州兵见状,立时跟着逃走。

    李傕、郭汜见状,也急忙跟上,两万兵马惶惶而逃,唯恐落后。

    没想到靠近长安之时,再次遭到了徐荣的骑兵袭击,又折损了不少兵马,三万兵马,数十里路,到了长安城外时,竟然只余下了一半,其余的不是伤亡,就是溃逃,令李傕与郭汜大恨。

    他们回到城中后,立时派人去西面打探马腾、韩遂的消息,又派人急召樊稠和李暹退回长安。

    一路的惊险,令他们再也没有勇气去骊山攻打张辽了,他们感到智谋的缺失,明明兵强马壮,却败得如此彻底,根本料不到张辽的手段。

    与此同时,右扶风王宏与宋翼奉诏来到长安城,李傕与郭汜二话不说,将二人收押,与王允父子、司隶校尉黄琬及其党羽全部斩首,弃尸于市。

    王允身死,没有人敢收尸,唯有故吏平陵令京兆赵戬弃官收而葬之,至于与王允同谋的士孙瑞,因为王允当初独占功劳,士孙瑞也很低调,不做任何宣扬,故而很少有人知道士孙瑞在诛杀董卓中的谋划,他反而躲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