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长安乱 15
    击刹士一出现,立时以弩箭攒射杨定中军,一波箭雨过去,杨定中军几乎是瞬间惨叫着倒下一片,包括主将杨定,还有几个基层将领,也被点射倒地。天籁小说|2

    中军被袭击,失去指挥,杨定本就损失惨重的兵马立时大乱,张燕当机立断,趁机大喊:“贼酋已死,杀!”

    破虏军士气如虹,而杨定的兵马却是迅溃散,仓惶回走。

    击刹士弩箭又是一波攒射,杨定兵马溃散的更快了。

    “杀!杀!杀!”

    张燕身先士卒,振声大吼,一连刺死数个羌胡兵,破虏军趁势迅推进,斩杀乱军。

    雨依旧没有停,张辽站在六七丈高的厨城门城楼之上,俯瞰着整个战场,以鼓声和旗语指挥作战。此战他没有参与,而是坐镇中军,有典韦诸将足矣。

    看到张燕迅领军追击,张辽暗自点头,张燕很擅长捕捉战机,这一波冲杀过去,杨定的五千兵马估计要折损大半,甚至全军覆没也有可能。那里许长的障碍物,使得那些凉州人根本逃不动。

    张辽的目光又扫到张济和樊稠那边,那两处依旧是在对峙着,完全属于雷声大雨点小,与杨定这边可谓天壤之别,果然是仇恨使人失去理智。

    “令牵招协助张燕夹击敌人!”

    看到杨定败到如此地步,也没人来援,张辽立时知道城中此时攻来的就这三路兵马,别无埋伏,他一声令下,鼓手立时转变击鼓信号,下面牵招兵马立时出击,与张燕一道夹击杨定兵马。

    这时,城外传来马蹄声,张辽在城楼上遥遥看到数万铁骑从城东城西返回,正是李傕与郭汜骑兵,显然是无功而返。

    他神情镇定,只是看着牵招和张燕斩杀杨定最后的溃兵。

    至于李傕、郭汜新来的数万精锐骑兵,到了这片地,也迟早变成步兵,变成了步兵,那便无所畏惧了。

    李傕与郭汜率领骑兵回城,二人无功而返,皆是憋了一肚子火,到了城中,又听观察兵报知了城内战况,更是大怒。

    二人急率数万兵马直奔杨定所在,想要援助杨定,但到了城北大街上,面对里许长的障碍物,数万骑兵不得不下了战马。

    看到杨定的五千兵马被斩杀大半,余下的也是岌岌可危,李傕与郭汜命立时一万士兵步行前进,迅跨过障碍区支援战场,又命两万士兵迅清理大街上障碍物,为骑战开路。

    障碍物宽有十多丈,长有一里,有前面的一万士兵作为掩护,后面的两万士兵清理障碍物,也不过半日的功夫。

    当李傕、郭汜的前锋一万兵马气势汹汹的跨过障碍区时,杨定的五千兵马已经折损殆尽,张燕与牵招趁一万凉州人在障碍区最后一段距离时,突然动弓箭袭击,那些凉州人在障碍区中躲避不便,立时惨叫着倒下一片。

    却是张辽不知何时将郭成的神射营派了过去。

    一波箭雨过后,立时又是一波箭雨,一连五波,万数凉州人折损了上千人,伤者还不论,这一下子就把这一万凉州人打懵了,汹汹的气势为之大挫,再也不敢大步前进,只能小心翼翼的借着掩护前移。

    后面的李傕、郭汜看到这一幕,不由目若喷火,嘶声厉喝,这些兵马都是他们最精锐的骑兵,擅长的也是骑战,训练不易,死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但眼下竟然如此窝囊的死了上千人,实在令他们心中滴血。

    心痛之下,李傕、郭汜只能下令收兵,准备等后面清理了障碍物后,以骑兵推进。眼下这城北就仿佛一片泥淖,张辽占据主动,于他们实在不利。

    不料这余下的千凉州人一退,张燕和牵招立时领兵跟进追击,那些在前面收了箭伤的凉州人奔走不动,不过片刻,便被围困上来的士兵斩杀,凉州人的伤亡一下子扩大。

    李傕、郭汜心中怒恨之极,他们撤了兵后,等不及士兵清理障碍物,立时又分派兵马从张济和樊稠那两条大街进击,这一次有樊稠和张济的兵马在前面掩护,他们顺畅的通过障碍区,而后立时起猛攻。

    但这两处张辽布置的兵马都是精锐,典韦与徐晃,典韦的猛虎营凶猛剽悍,徐晃的选锋军则是阵列整齐,丝毫不惧那些凉州人。

    大战又持续了近两个时辰,期间,张辽站在城楼上观察战况,几次派守城门的韩却、牧寒等将率兵支援,哪里紧张就支援哪里,哪里顺畅同样支援哪里,令凉州人寸步难进。

    一直到黄昏,李傕、郭汜那边的障碍物也不过清理了一小半,天色将黑,双方才罢了兵,张辽令作战士兵休息,后阵士兵支锅开凿,又令各部将领的亲卫集结起来,迅为伤兵治伤。

    张辽手下将领的亲兵有一个特色,就是要懂得基本的急救手段,随身携带伤药,这是当初制定的军规,一方面是为了让受伤的将领及时得到救治,免得造成损失和遗憾,另一方面这些亲卫也是医疗急救兵,负责战后的救治伤员。

    因为是阴雨天,夜色黑的很早,将士们用过晚餐,留一部分士兵警戒,其余的很快休息。

    而另一边,李傕与郭汜今日兵马损失惨重,心中愤怒不甘,两人对张济和樊稠今日的怠战大为不满,斥责了一番,樊稠与张济心中也颇是不满,几人之间却生了龃龉。

    二人又连夜命士兵清理障碍物,又拉了城南的许多没能逃走的民夫,去清理其他几路障碍物,誓要在天亮之前道路通畅,起猛攻,以报大仇!

    子时过后,凉州人依然在清理,障碍物虽多,但有数万人清理,度很快,已经清理了大半,一夜之间足以令道路便为通途。

    清理到最后,凉州人便驱动百姓民夫清理,他们则在百姓身后严阵以待,虎视眈眈,防范张辽突然袭击。

    但整个城北却是一片寂静,与白日里的激烈厮杀全然不同,张辽的兵马仿佛都在休息。

    李傕与郭汜听到士兵汇报了情况后,也大为不解,按说张辽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才对,要知道,他们早已在阵中布置了弓箭手,只要张辽动突袭,必然要令张辽吃个大亏!

    但直到卯时,张辽仍未偷袭,凉州人却仍不敢怠慢,而是小心防范。

    不过此时的张辽,同样不在城北,他到了城南,长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