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长安乱 14
    第四百二十一章长安‘乱’(十四)

    在李傕、郭汜掌控天子的第二日,二月初十,朝廷再次大赦天下,依旧是独不赦张辽,甚至连吕布都没有过问,显然李傕、郭汜等人并没有太多的为董卓报仇的意思,为董卓报仇,也不过是他们攻打长安的一个借口而已。

    随后,朝廷拜李傕为扬武将军,郭汜为扬烈将军,樊稠、张济、杨定等校尉皆擢为中郎将,至于贾诩,李傕、郭汜等人本要为他封官,他却是固辞不受。

    而后,李傕、郭汜收王允同党司隶校尉黄琬下狱,在贾诩的建议下,他们又以天子诏令急召右扶风王宏回长安,以防右扶风生变,左冯翊已被张辽掌控,他们暂时无可奈何,但右扶风却是他们万一失败后退回凉州的后路,比之左冯翊更为重要,必须确保畅通。

    初步掌控了朝廷之后,第三日,李傕与郭汜立时整军,发兵向北,他们不会忘记,长安城北还有一个张辽,就在卧榻之侧。

    但这一整军,他们才骇然发现,十余万凉州人,不过两三日,竟然少了一万有余,都折在了城北,不是被张辽杀死,就是被徐荣收编。

    李傕、郭汜勃然大怒,留下贾诩和两万士兵守卫未央宫,而后尽起六万大军,兵分五路,樊稠、张济、杨定三路步兵从长安城各条大街向城北开进,李傕、郭汜两路‘精’锐骑兵则直接从城外两侧向城北包抄。

    不过就在这三日之间,张辽已经将城北的百姓疏散殆尽。

    关中凋敝,原本整个京兆尹十县也不过二十八万人,加上当初从雒阳迁徙而来的百姓,不过五十万人,长安有七八万,又有不少死于凉州人之‘乱’,城北总共不过四万有余,三日功夫足够疏散了,而且有荀彧、荀攸、郭嘉、杜畿这干大才在,遇到的一些麻烦都很快被他们顺利解决,在大战爆发之前,终于令四万多百姓和家眷都渡过了渭水,进入五陵原和左冯翊境内。

    张辽却没有离开,没有了后顾之忧,他要与李傕、郭汜展开一场大战!

    这一场大战的目的不是争什么,就是打击李傕、郭汜等凉州人的气焰,这不是无谓的消耗,而是要令他们此战之后再也不敢轻易攻打自己,从而给自己留下在关中北部迅速发展的空间。

    当然,前提是打赢。

    二月十一,张辽与李傕、郭汜等凉州人在长安城中彻底爆发了一场大战!

    与李傕、郭汜不同,这一场大战,张辽是早有准备的,而且是他要战的,他选择的战场,否则他退出长安城,战场就会开在左冯翊或其他地方。

    所以这一场大战,张辽看似备攻打,但在一定程度上,他却是占据主动,掌控着节奏的。

    在徐晃收编了杨奉旧部,徐荣收拢了五千凉州兵后,加上吴匡投奔带来的数千兵马,张辽在长安的兵马达到了近三万,与李傕、郭汜可战之兵是一比二。

    但张辽却又大胆的将三万兵马分作两路,一路一万,皆是骑兵,由赵云和徐荣分别统领,留在长安城外,据渭水而守,同时与左冯翊之中韩浩率领的守兵呼应,防范李傕与郭汜攻打左冯翊或断张辽后路。

    不过赵云和徐荣虽然勇猛,但也不足以抵挡数万凉州铁骑,所以张辽在长安城外又做了布局,长安城外,从北城墙到渭水的两三里之间,大道之上,里坊夹隙,到处布满了杂物,树木、破车、石头,还有无数的陷坑。这些陷坑是李儒和田仪发动左冯翊和五陵原的青壮在这三日之间挖的,期间茂陵马氏也出了力,派了数千宗族部曲,又发动乡里青壮援助。

    所以长安城北到渭水的这数里之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碗口大小、尺许深的陷坑,天降‘春’雨,路面泥泞湿滑,挖坑容易而行路难,这些陷坑令带着骑兵出城包抄的李傕和郭汜望而却步,咫尺变作天涯。

    二人怒恨不已,又想要绕道攻打左冯翊,断了张辽后路,但铁骑奔至渭水,沿着渭水数十里,却无从渡过,渭水之上的浮桥早已撤去,连原本的几座桥梁也被控制,桥梁前面满是陷马坑,桥后则是兵马防守,还有赵云和徐荣率骑兵随时策应,一时根本难以攻破,而李傕与郭汜又担心长安发生变故,只能带着数万铁骑怒恨而回。

    张辽的另一路兵马有两万,主要是步卒,计有猛虎、鹰扬、选锋、破虏、持戟、击刹,由张辽、典韦、徐晃、张燕、牵招带领,还有吴匡、韩却、牧寒、眭元进、郭成等将领配合,将战场开在长安城内。

    长安西北的四座城‘门’,吊桥皆被拉起,依旧由吴匡、韩却、牧寒、眭元进、郭成等将领镇守,每个城楼八百人,凭借长安城坚固的防御,凉州人便是想要从外面攻打,没有个把月,根本难以攻进来,自己可不是吕布,对手下掌控不力,导致叛‘乱’而城破。

    余下的一万六千多士兵则全部布置在城内东西两市和明光宫各处里坊之间,城内的几条大街上,到处都是杂物,同样是树木、‘床’榻、破车和石头等,积满道路,足有里许,这是张辽让荀彧等人疏散百姓时顺便留下的,并不耗多少人力,有这些杂物作为障碍,足以令凉州人的骑兵难以跨越,只能选择步战。

    李傕和郭汜出城期间,城内大战率先爆发,不过中郎将樊稠明显放水,他这一路沿着桂宫一带的大街小巷北进,虽然有近万人,但进攻并不积极,只是与徐晃的五千选锋军隔着里许长的障碍物对峙。

    中郎将张济这一路则沿着北阙甲第北进,他手下这近万人同样消极,尤其是在张济看到自己面对的是典韦这个凶神之后,更是消极。

    攻打长安之前,十万凉州人处于绝境,同仇敌忾,但攻下长安之后,十万凉州人便不是那么同心了,尤其是原本大家都是校尉,但如今李傕、郭汜两人却是封了将军,掌控大权,只给他们几个校尉封了中郎将,隐隐排斥在外,他们心中岂能没有不满,不过李傕、郭汜收拢的兵马最多,而且原本的兵马也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只能附从。

    但他们却难免有了小心思,尤其是要保存实力,他们与李傕、郭汜不同,与张辽没有太大的仇恨,此时可不想消耗实力。

    长安城中的三路凉州兵,唯有中郎将杨定这一路兵马最少,不过五千人,但这一路兵马的攻势却最强悍,杨定对张辽可谓恨之入骨,此时得了机会,哪能放过。在他的强势命令下,手下的五千凉州人几乎是个个悍不畏死,跨过障碍物,朝张辽的军阵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

    迎击杨定这一路的兵马是张燕统领的破虏军,二人在明光宫和北宫之间的章台大街上接战。

    杨定所带凉州兵凶猛,但张燕指挥的破虏军也丝毫不差。

    张燕少年时白手起家,后来成为百万黑山军首领,自然不会没本事,他与赵云一样,都是常山人,虽然没有赵云那般名气,但他同样剽捍,敏捷过人,被黑山军尊称为飞燕,武力也是一流的,虽不如赵云,但不差于徐晃。

    在杨定的催‘逼’下,凉州兵凶悍表现的淋漓尽致,弓箭配合长矛,进攻猛烈,而破虏军同样如此,但比之凉州兵又阵型严密,枪兵在前,弓箭手在后,辅之刀盾兵,盾不足的就用‘门’板代替。

    张燕曾统领过数十万人,往来山林郡县,作战经验之丰富,远在张辽手下其他将领之上,无论凉州兵如何凶悍,但他指挥的破虏军却灵活多变,应对游刃有余。

    大战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杨定的凉州兵损失惨重,张燕的破虏军同样出现损失,但比之凉州兵却要好多了。

    如此战下去,还需要个把时辰才能分出胜负,但后面的张辽却等不及了,他知道李傕、郭汜的‘精’锐在长安城外无法进攻后,必然会返回城内,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大战。

    而他在城内城外的所有布局,也不过是保证左冯翊安全,又将李傕和郭汜拉到长安城中步战而已。

    实力悬殊,他只能通过这些手段来尽可能削弱敌人优势,发挥自己的优势,让敌人在划定的地方,以划定的作战兵种,与自己一战,仅此而已。

    这就是战争,不足之处,只能以计策来补足,但最终还是以实力说话。

    看着杨定气势汹汹的样子,张辽冷笑一声,随着他鼓声一变,旁边的北宫墙上陡然出现一支兵马,正是史阿带领的击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