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长安乱 12
    寒雨淅淅沥沥,越下越大,长安城中,凉州人疯狂汹涌,三五成伙,四处抢掠,唯有北城,令无数凉州人心惊胆寒。天籁小说|2

    先是北阙甲第,放眼整个长安城,除了未央宫一带,就数涌向北阙甲第的凉州人最多,这里的公卿富户对惯于劫掠的凉州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大家女子和无数的钱财,都令他们失去理智。

    但张辽却在这里放了一个顶尖高手,赵云!

    赵云令持戟协助荀攸,连同北阙甲第的亭长、里魁一道,引从家眷和百姓退走,他则与两千骁骑和缇骑清扫赶来劫掠的凉州人。

    凉州人纵然疯狂凶悍,但也要看到他们遇到谁,历史上羌氐之人以马为神威天将军,而赵云绝对是不弱于马的存在,何况他还率领着骁骑营,跟随张辽久经沙场,战力不差,凉州人又哪能抵挡。

    寒雨中,一袭白袍过处,一杆长枪如同飞龙一般矫健狂舞,纵横来去,一个个疯狂劫掠的凉州人惨叫着不断倒下。

    对于这些暴虐的凉州人,心慈的赵云手下也决绝不容情,杀到最后,凉州人不知倒下几何,而赵云的一袭白袍都被染成了红色,血水顺着衣袍不断滴下来。

    骁骑和缇骑跟随着赵云,气势如虹,对这个统领极为心服。这也是张辽的用人手段,他当初直接将赵云任命为统领,算是后来居上,却不担心有人不服,因为他相信赵云的实力很快就会让众人折服,事实也是这样。

    他们杀到最后,凉州人无不闻风丧胆,退避三尺,有不服的全部被赵云斩于马下,北阙甲第这一带一下子静了下来,连那些被疏散的家眷看着赵云也心存敬畏。

    赵云在北阙甲第强势杀敌,以慑凉州人,而徐荣则带着三千兵马在城中大街巡游,张辽交给他的目标有三个,第一个目标是斩杀劫掠的凉州人,与赵云一般无二,不过徐荣比之赵云更加冷酷,他久在董卓军中,更明白凉州人的生存之道,就是强者为尊,忠义与道德之心并不强,唯有强势镇压,才能令他们服从!是以他的三千兵马杀戮比赵云更彻底。

    第二个目标则是收拢散乱的凉州人,凭借徐荣曾在董卓军中担任中郎将的威望,足以收拢不少人,尤其是还有不少凉州人是他曾一度统领过的,后来被董卓收回,交给其他嫡系统领,如今收拢起来更加容易。

    至于第三个目标,则是抢战马,这也是张辽交代给所有将领的任务,凉州兵最强悍的是铁骑,最雄骏的也是战马,而到了城中,这些凉州人为了劫掠,很多人都下了马,深入民宅,张辽就让他们趁火打劫,趁机抢马,见一匹抢一匹,遇到小股骑兵,同样能抢。

    这样一来,既能削弱凉州人的实力,同时也增加自己的实力,张辽计划着组建两支骑兵,一支骁骑营,由赵云统领,属于轻骑兵,类似于白马义从,以驰射和奔袭为主要作战方式。而另一支则是重骑兵,由徐荣统领,类似于曹操的虎豹骑,就是用于冲阵和碾压。

    打造重骑兵的成本很高,所以张辽要先从抢马做起,来些无本生意。

    徐晃与赵云一样,负责一块区域,击杀肆虐的凉州人,同时疏散百姓。他负责的是东北一片,与他配合的是杜戢,二人各有职责,杜戢疏散百姓,徐晃守护安定。

    徐晃麾下有五千人,与徐荣的冷酷和赵云的勇猛不同,他的作战风格是严谨,如果说赵云如同矫龙,徐晃则如大山,遇到大股凉州人,徐晃便命士兵结阵作战,逼得凉州人节节后退,无隙可乘,而凉州人一旦散乱,徐晃则会命士兵立时出击,连口气也喘不得,正是其徐如林,其疾如风。

    徐晃正带兵在明光宫一带剿杀着一股凉州兵,将他们逼入绝境,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公明!”

    徐晃身躯一震,转头看去,呼喊他的赫然是曾经的旧上司杨奉!

    不说徐晃,便是徐晃手下的士兵也是无不一滞,攻势登时停了下来,令那些陷入绝境的凉州人如蒙大赦,慌忙逃走。

    “杨司马。”徐晃朝杨奉抱了抱拳。

    杨奉急忙看了看徐晃左近,并无张辽,登时喜道:“公明,张文远如何不在?此真天意也,汝等当随我离开!”

    徐晃面色不变,沉声道:“司马,徐晃既已归从张将军,蒙他信任,而今却不能随司马走了。”

    杨奉惊喜的脸色立时大变,戟指徐晃,怒道:“徐公明,汝此是何意!莫非要忘恩负义不成!”

    徐晃肃声道:“张将军当初守信放走司马,徐晃便当守信留下,如此做,正是不能背信弃义。”

    “好个徐晃!很好!”杨奉恼羞成怒,骂了一声徐晃,又看向那些士兵,厉声道:“汝等莫非也不愿意回来乎?”

    一众士兵竟然没有一个应和,一部分面露迟疑之色,纷纷看向徐晃,一部分低头不语,一部分则是神情坚定。

    徐晃回头看着一众士兵,沉声道:“昔日我等随李傕,为害不浅,自跟从张将军,方知何为大义,方知何为军人,披铁甲,挎长刀,保父老,平祸乱,徐晃此心已定,此生跟从张将军,诸位若是想寻杨司马,可自行离去,某绝不阻拦,总算兄弟一场,好聚好散。”

    众士兵闻言,无不默然,随即一个士兵大喊:“小人愿随徐司马,愿随张将军,挺起胸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

    随即一众士兵齐齐道:“我等愿随徐司马,愿随张将军!”

    “好!很好!”杨奉看到这一幕,脸色铁青,声音都变了,怨毒的看了徐晃一眼,带着手下转身而去。

    徐晃看着杨奉的背影,神色复杂。

    这时,旁边出来一人,正是杜戢,拊掌赞道:“徐司马忠贞,张将军未曾错看了汝。”

    徐晃肃然道:“是张将军折服了徐晃与众将士。”

    他说的是心里话,他们虽然在张辽手下呆了不过数日,但张辽的军风和训练方法,对他们而言却如同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无论是那慷慨激昂的军歌,还是帮助百姓的做法,都令他们内心震撼。

    曾经,他们走在路上,无不百姓躲避不已,但他们归到张辽的麾下后,左冯翊的那些百姓见了他们则是嘘寒问暖,主动送水送吃的,给他们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让他们体会到了另一种活法,仿佛整个左冯翊都是他们的背后港湾。

    所以,徐晃对张辽可谓尊敬心服之极,无论是胸襟气魄,还是做法,这是他所认同的明主,正如其他将领和谋臣一样,徐晃相信他们愿意跟随张辽,也是一样的感受。

    张辽这个主公,是与别人截然不同的。

    与徐晃一样,牵招同样是为张辽折服,而他也是张辽此次所带将领中资历最浅的一个,但张辽对他委以重任,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牵招虽然年轻,但与其他将领不同,他是儒生出身,曾师从大儒乐隐,勇武不及徐晃、赵云,但却是文武兼备,加之性格秉义壮烈,行事果断,所以张辽命他独当一面,而牵招也感激张辽的信任,手持长矛,身先士卒,令将士们信服。

    在几个大将的猛击下,道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城北的凉州人几乎一空,要么被杀,要么被收编,要么逃走,这一带的局势很快安定下来,百姓从容退却。

    同时,在暗影的宣传下,小张司马在城北救人的消息也迅传到了其他地方,城东、城西、城南的百姓也偷偷向城北逃去。

    在城东一处小巷里,数十人匆匆疾走,正是司徒王允护送着天子刘协,躲避乱兵,寻机逃走。

    “陛下,王公。”

    这时,在左近探路的国舅王斌匆匆过来,低声道:“有消息传来,张文远在城北攻打凉州人,就护百姓,我等可护着陛下去城北……”

    “不可!”王允神情一沉:“张辽目无尊上,行事恣意,乱臣贼子,与凉州人一丘之貉,如何能去寻他?”

    “王公!”王斌急得直顿足:“张文远行事绝不同于凉州人,眼下正该去投他,以策万全!”

    王允肃然道:“朝廷未曾不赦他,他必然心怀不满,若他劫持陛下则该如何?岂非置天子于险地!”

    王允的长子侍中王盖忙道:“正是如此,陛下若是落于张辽之手,与落于凉州人之手何异?”

    天子刘协犹豫了下,也道:“不若先寻机逃出长安,若是不成,再寻张文远不迟。”

    王斌看到天子话了,只能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城东霸城门是最先破的,凉州人最多,最是危险,他们一行人急急向北,行至东正清明门一带,前去打探消息的士兵回报,清明门也有凉州人。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继续向北,一路不但要躲避乱兵,遇到躲不过的还要让侍卫引开乱兵,待到了靠近明光宫的宣平门附近,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这时,后面传来凉州人的喊声:“封锁各门,搜寻天子与王允!”

    刘协与王允一行人都是脸色大变,这时,前去宣平门打探消息的士兵来报,宣平门凉州人很少。

    一行人大喜,什么也不顾了,疾奔宣平门,只要逃出长安,他们就能逃出凉州人的围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