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长安乱 6
    里坊之内,杨奉看着神情冷静沉着的徐晃,叹道:“公明所言果然不差,这张辽还真是可怕,手下那些兵就像猛虎一样,此番若非公明,恐怕我等要全军覆没了。天籁小说|2”

    杨奉一想到他被俘虏的那三千多手下,便心如滴血,这是他多少年才积攒下来的实力,如今却一下子去了大半。

    他心中对张辽又恨又惧,同时对李傕也有了怨言,若非李傕让他留下来阻截张辽,他岂会有如此大的损失!

    难怪张辽在董卓手下曾做到了中郎将、河东太守乃至司隶校尉,而李傕、郭汜为董卓嫡系,却也不过是个校尉而已,难怪李傕和郭汜对张辽如此忌惮,自己还是托大了,早该小心防范,早去长安的。

    杨奉在那里懊恼的胡思乱想着,却听到外面传来那个可恨的张辽的声音:“传令,众军便驻扎在这里,也不进攻,就将他们困死在这里坊里,看他们是否投降。”

    杨奉闻言,大是送了口气,他们眼下最怕张辽猛攻,至于拖下去,他已经派人去向李傕求援,反倒不怕了。

    但不多时,外面便传来一阵阵香味,杨奉派人暗中查看,险些一下子气疯了,却是张辽将他的那些粮米直接下锅,带着一众士兵在那里大快朵颐。

    杨奉恨的想冲出去,但又看到那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带着一千士兵仍然在警戒,而千余弓箭手也是严阵以待。

    杨奉只能作罢,看向徐晃,怆然道:“公明,莫非我等只能投降不成?”

    徐晃默然,没有说话,他并不是白波出身,当初本是河东郡府吏,杨奉归附李傕后,志在军旅的他才抛弃府吏之职,跟随杨奉。但没想到,本以为跟随了正规军,但到了关东仍是四处劫掠,让徐晃内心深处对李傕、杨奉等人大为失望,董卓死后,李傕、郭汜等凉州人更是彻底沦为了匪寇。

    相反,张辽的名声反而是董卓麾下最好的,此次西进途中,他便看到张辽带兵保护百姓北撤,而百姓也甘愿跟随他。而且张辽的善战威名,也令他暗中佩服。

    他心中冒出一个念头,真要投降了张辽,比之留在李傕这些凉州人的手下要强出百倍了,何况张辽是并州人,与他这个河东杨县的也算半个老乡。

    只是投降毕竟是一件耻辱之事,何况自己投降过去,张辽会不会重用,会不会小瞧自己,也是个问题。

    是以听到杨奉的问题,徐晃没有说话,该如何决断,杨奉是统领,该如何决断,还要看他。

    ……

    长安城外,贾诩、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几个主要将领聚在安门之外的大营中议事。

    贾诩虽然职务最高,却很低调,并没有坐在上,而是与众人同坐。

    他沉默不语,李傕等人却有些急了,李傕沉声道:“诸位,长安城高大坚固,旬日之间,恐难以攻破,我等又是急行军而来,没有粮草,将士挨饿,恐难以持久。”

    郭汜大笑道:“没有粮草,只消去抢些便是,关中富庶,长安一带更是富户连片,足以供给。”

    他本是出身马贼,劫掠可谓家常便饭。

    李傕恨声道:“只是张辽此人竟然引诱大批富户与贱民逃往左冯翊,家家空荡,要在左近收集粮草颇为不易。”

    樊稠道:“董公郿坞之中,积谷无数,如今董公身死,郿坞粮草众多,朝廷必然难以皆尽调出,不若分兵前去占据郿坞,则粮草无虞。”

    张济摇头道:“郿坞距此有二百六十多里,大军一来一往,需五六日才行,何况还有动兵攻打,破了郿坞之后,还要搬运粮草,如此一来,没有十日半月功夫,难获粮草,我等将士哪能挨得了十日。”

    郭汜嘿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没有粮草,那便捉些人来煮了吃,如今正是关键之时,不攻下长安决不罢休!”

    “吃人?”其他几人都是一惊。

    李傕皱起眉头,看向一旁的贾诩,突然问道:“贾中郎可有妙计?”

    一直沉默的贾诩缓缓道:“为今之计,只要尽快破了长安城,一切困难便不足道。”

    郭汜大声道:“此理我等岂有不知,只是如何攻下长安城?”

    李傕、樊稠和张济瞪了郭汜一眼,纷纷看向贾诩:“不知贾中郎有何妙计?”

    他们三人都是知道贾诩的谋略的,平日里对他也颇是敬畏和忌惮。

    贾诩也没有推辞,凉州人走到这一步,也必须进了长安,才有活路,否则下场更惨,他看了几人一眼,道:“长安城高大坚固,若是强攻,难,我等兵力十倍于长安,可用分兵骚扰之计,只消每日分兵攻打各门,令守城士兵疲惫恐惧,长安城中禁卫多是董公入关之后招募,来自各州各郡,战力不强,军心不齐,可命将士传言,长安必破,并州人害董公,故只杀并州人,余者不问。强攻,而后劝降,或有暗中投诚者,到时可里应外合,攻破长安。”

    贾诩顿了顿道:“诸将攻城之时,可探明各城门守将来历,或有认识的,可暗中联络劝降。”

    “好!很好!”李傕等人眼睛不由一亮,喜道:“有此妙计,长安城必难持久。”

    张济突然问了句:“若是破了长安,如何面见天子?”

    此话一出,其他几人眼神纷纷闪烁起来,神情各异,各有想法。

    郭汜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正要说话,贾诩肃声道:“昔时董公以霸王之资入主京师,废立天子,尚且引起天下诸侯起兵讨伐,乃至有此大败。我等文治武略皆不如董公,故不可轻动汉室。”

    几人闻言,都是一阵沉默,随即纷纷点头应是。

    李傕眼里凶光闪烁:“那王允老儿又该如何?”

    贾诩淡淡的道:“天子不可欺,王允不可留,袁氏门生不可重用。”

    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为张辽扫除一切障碍,他知道张辽有些事不便去做,会毁了名声,比如杀王允,必然会令很多人为之叹息和同情,而李傕、郭汜等人去做却最为合适。

    “好!”李傕大声道:“若攻破长安,便依贾中郎之言行事。”

    贾诩刻意保持低调,而李傕则完全高调,隐隐为众人之,而且他手下的兵马和实力也是最强的,足有近四万兵马。

    ……

    霸水之东,杨奉所在的那处里坊之中,双方已经僵持了过一个时辰,外面的张辽等人大吃大喝,笑语不禁,不时还吆喝招降,里面的杨奉手下则是时时小心防范,以防偷袭。

    杨奉心中正自沮丧,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报!长安方向来了五千凉州兵,还有一千骑兵。”

    凉州兵?长安来的?!

    杨奉立时想到自己先前求援之时,不由心中大喜。

    外面张辽那些兵马听到报信,登时一阵宁静,随即张辽的声音传来:“五千人?还有一千骑兵?!该死的凉州人,不去打长安来这作甚?撤!去渭水北岸,娘的,才俘虏了三千贼兵,这一趟得不偿失哪!”

    里面的杨奉听到张辽这话,险些气得吐血!什么叫只俘虏了三千,得不偿失?那可是自己一半的实力哪!

    他神情狰狞,下定了决心,只要援兵一道,立时与援兵回合,追杀张辽,以雪此恨,更要夺回自己的那三千兵马,否则实力大损,如何谋大计!

    看到外面的张辽兵马果然撤退,杨奉立时看向徐晃:“公明,我等立时冲出去,咬紧他们,不能让他们逃了,等凉州人来了,他们必败!”

    “司马。”徐晃沉声道:“不可妄动,我等先前六千人尚敌不过张辽,如今不过两千人,冲出去只能是送死,何况,焉知张文远是不是又在使诈?”

    “难不成我那三千兵马便白白丢了不成?”杨奉面色狰狞。

    徐晃默然片刻,道:“司马,要先确定来的凉州人是不是李校尉手下,是不是凉州人?否则……”

    杨奉皱起眉头:“他们从长安方向而来,当不会有差,何况还有骑兵,我们一路西进也看到了,张辽手下是没有骑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