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长安乱 4
    李傕、郭汜等人率着凉州人西进长安后,他们身后的京兆尹诸县又涌起了一股迁徙热潮。天籁小说.|2

    在亲眼看到数不尽的凉州人入关中,这些百姓再也没有了侥幸之心,纷纷带着家小与粮米,涌向左冯翊,张辽手下那些人又忙了起来。

    张辽却已顾不得左冯翊之事,他的目光转到了李傕留下断后的杨奉所部,那里面有他想要的徐晃。

    看到杨奉留下来断后,他就知道自己与师父贾诩的里应外合、一唱一和之计成功了。几天前他就与贾诩说过徐荣和徐晃之事,并断定徐荣会与李傕交战,贾诩便给他定了这一石二鸟之计,借着救徐荣之机,让李傕感到威胁,又留下杨奉和徐晃断后。

    只是此计之所以能如此轻易成功,除了他们用计巧妙外,归根到底还是李傕此时一心想着入长安挟持天子,对归附的杨奉也并没有那么重视,更是根本没想到张辽的目标所在。

    张辽的目标,恐怕是他们谁也没想到的。

    新丰县,张辽带兵遥遥跟着断后的杨奉所部,皱起眉头,颇有一种无处下口的感觉,杨奉手下兵马大约有五六千多人,而且其中一部兵马颇是整齐有序,多半正是徐晃所领的兵马,他们显然并不想主动挑起战斗,只是做好防御的姿态。

    五六千人的规模,以张辽目前的兵力要一下子拿下来还是很有难度的,胜之不难,但所耗时间必然长久,自己也难免有损失,关键是怕他们逃了,张辽并不想硬拼,与徐晃结了仇可就不好招揽了,何况前面还有十万凉州兵,若是真生大规模战斗,李傕必然会分兵支持。

    张辽看向郭嘉和荀攸:“奉孝,公达,可有何计取之?”

    郭嘉看着杨奉所部,摸着下巴道:“主公此番不是伪装了一支凉州兵,可令其伪作凉州乱兵,与杨奉回合,到时候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等再里应外合,必然破之。”

    “好计!”张辽眼睛一亮,他数日前收编了牛辅的五千多凉州兵,但并没有直接投入关中战场,而是令五千鬼面军穿戴了他们的衣甲,伪作凉州兵,准备随时浑水摸鱼,趁火打劫。

    他原本计划这支兵马将在长安之战中用,一时间没想到用来俘获徐晃,此时一听郭嘉所说,登时回过神来,大骂自己失算,怎么忘了这一招。

    事实上张辽最擅长的也是浑水摸鱼使诈,当初在与关东诸侯作战时可谓用的淋漓尽致,但如今有郭嘉和荀攸两大谋士在身边,他现自己真的懒得费脑子了。

    这时,荀攸又道:“一支谋之勉强,可派三支,两支向东迂回,伪作从关东而来,与敌合兵,第三支向西迂回,伪作李傕、郭汜援军,在内外并举之时再次突袭,予其致命一击。”

    “哈哈,妙!就依奉孝和公达所言。”张辽大笑。

    ……

    长安城中,到处一片惶然,即便是王允等大臣意欲隐瞒十万凉州兵攻入京兆尹的消息,但这个消息还是很快在长安城中传开了,不少人早在凉州人来之前便纷纷离开长安城。

    吕布派兵阻拦,反而险些在城中引起混乱,只能放一些百姓出城,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百姓则认为长安城高大坚固,更加安全,便安心的躲在了城中。

    初平三年二月,十万凉州人将长安城团团围困,一时之间,长安城外战马长嘶,吼声如雷。

    长安城的城墙是用黄土与石块夯砌而成,却极为坚硬,高五丈有余,厚度也有五六丈,墙外是四丈宽、近两丈深的护城河,可谓防御坚固。

    城墙四面有十二城门,每面三座,每座城门都有三个门道,每个门道有三丈多宽,可容四辆马车并行。城门上原有木构门楼,西汉末年被焚毁,如今还没有修复。

    李傕、郭汜等人虽然统领十万凉州兵,但要攻下长安城也不容易。

    长安城中有羽林、虎贲、城门守卫加上司隶和吕布的五千并州兵,还有其他一些叟兵之类的,加上王允急忙从右扶风调回来的一些,大约有近三万多士兵,分守十二道城门。

    不过这些士兵的战斗力良莠不齐,除了吕布的并州兵最为精锐外,其余士兵战斗力颇差,而禁卫军不少还要防卫长安城内部的皇宫,加上长安十二门,防守起来也很是分散。

    长安城内,朝堂派使者出示赦免诏书后,李傕、郭汜方面全无回信。

    事实上,刘协的想法很有道理,但却晚了很多,如果在凉州兵未曾聚拢前就先下了诏书,并传扬到各处,那么李傕、郭汜等人要聚拢十万人并没那么容易,但如今大势已去,凉州人围城之势已成,有董卓例子在前,更到了眼下这般形势,李傕和郭汜决不会放弃掌控朝廷的机会。

    此一时,彼一时,赦免诏书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了。

    凉州兵围城,大营设在城南,距离未央宫最近,李傕与贾诩在城南,张济在城东,樊稠在城西,而郭汜则在城北。

    长安城尚书台中,司徒王允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但他的眼神却依旧凌厉,身板依旧挺直,看着匆匆进来的司隶校尉黄琬,问道:“子琰,关东可有消息?张种已经去了近一个月,董贼身死的消息必然已经传到关东,却不知袁本初、袁公路、朱公伟、张孟卓、刘公山等郡守刺史是否已起兵勤王。”

    “尚未可知,”黄琬摇了摇头,叹道:“眼下凉州人十万围城,长安城不知能守住多时,若是令天子蒙难于贼子之手,则你我之辱也!”

    王允也是面色难看,许久才道:“吕布勇猛过人,又擅用兵,当可守住数月,只望关东大军早早到来。”

    长安城北,厨城门上,吕布手持方天画戟,站在城楼上看着下面的凉州兵,依托渭水扎营,一面“郭”字将旗随风招展,这些兵马正是校尉郭汜所部,足有两万之多。

    城楼、城墙之上,到处都是血迹和箭矢,城下则是无数的尸体,不过一日一夜之间,凉州兵已经攻打了五次城门,战况极为惨烈。

    看着那面“郭”字旗,吕布眯着眼睛,眼里闪过精光,须臾,吩咐身边宋宪:“带弓箭手严守城门,若是敌兵靠近,立时放箭。”

    他吩咐罢,下了城门,召来秦谊、陈卫、李黑等一众亲卫勇士,又取了赤兔马,带了大约五百人,吩咐打开城门。

    城门打开,吕布一马当先,带着五百士兵出了城门。

    对面本是休息的凉州兵看到城门突然打开,不由一惊,急忙聚拢起来,不多时,一个将领带着五百人迎来,正是郭汜。

    吕布与郭汜自然是旧识,郭汜看着吕布,怒骂道:“叛贼,竟敢杀害董公,真是忘恩负义,无耻之极!”

    吕布不回他的话,而是举起方天画戟,大喝道:“郭多,可敢退下兵马,你我一决胜负,某若胜,汝退回凉州,汝若胜,某便将这厨城门敞开让与汝!”

    郭汜眼睛一亮,他最喜欢单挑,不过转瞬他就想到吕布的武艺,心中一抖索,摇头道:“谁不知汝一杆方天画戟勇猛无比……”

    吕布断然道:“某便弃了大戟,用长矛来战!”

    郭汜心中登时火热起来,一咬牙,道:“如此,便来战!”

    当即双方兵马退出百步,吕布丢了方天画戟,手持一杆长矛,策马而出,二人齐声大吼,舞动兵器,在战场中交击。

    郭汜双目圆睁,须皆张,手中大戟猛刺吕布,他早闻吕布威名,心中颇有不服,而今正好一战!

    铿!兵器交击,吕布长矛一转,一下子荡开郭汜的大戟,巨大的力道下,郭汜在战马上被冲的猛然后仰,几乎落马。

    吕布长矛如同闪电,又是一矛刺出,正中郭汜肩头,须皆张的郭汜惨嚎一声,滚落下马。

    吕布大喜,拨转马头,长矛再刺,他今日的目的就是杀死郭汜!

    不想郭汜却躲在马后,以长戟格挡,又翻身上马,侧骑疾走,他是马贼出身,最精通马术。

    与此同时,凉州人队伍中冲出数十骑来救郭汜。

    并州兵见状,也急忙上前相助吕布。

    吕布急忙拍马直追,又一矛刺过去,郭汜战马中矛,痛嘶一声,跑的更快。

    而那数十骑凉州兵也迎了上来,急救郭汜,又有十多骑朝吕布杀来。

    吕布大吼一声,长矛连连刺出,当即便有数骑倒下,但这一耽搁,郭汜却已经被救回。

    而数万凉州兵也大吼着杀了过来,吕布面色铁青,冷哼一声:“回城!”

    回到城中,郭汜并未按约定退兵,李黑在一旁怒道:“这郭汜,食言背信,着实可恨!”

    吕布看了他一眼,道:“事关重大,食言又算什么,某本也没想着他会退兵,只是想趁机杀了他,可惜……听闻郭汜此人素来喜欢单挑,某计已成,却错失良机,当是再无机会了。”

    长安城东北二十多里外,渭水之侧,张辽听到郭汜与吕布单挑,不由失笑,看向郭嘉:“奉孝,这郭汜也姓郭,却是天壤之别哪。”

    郭嘉连连摇头:“如此无智鲁莽之徒,也姓郭乎?”

    郭汜兵马十倍于吕布,却会应吕布之请单挑,冒此大险,实在不值一提,若非有些时运,此人最终也不过是一个无脑的勇士而已。

    凉州人攻打长安的第三日,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颇是冰寒,而攻防之战越激烈,此时连李傕、郭汜等人也多半已经忘了张辽的存在。

    张辽看着数里之外的杨奉兵马,沉声道:“时机已到,立时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