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零九章 长安乱 2
    十万凉州人西进攻打长安的消息,如同狂风烈雨一般席卷了左冯翊和京兆尹诸县!

    凉州乱兵主要分为两大股,一股从正东弘农郡进入京兆尹,是李傕、郭汜、张济所部,一股从东南武关进入京兆尹,主要是樊稠和其他几个将领所部。天籁小说bsp;   京兆尹有十县,长安、长陵、阳陵、霸陵、杜陵、新丰、蓝田、郑县、上雒、商县,而凉州人一路向西,京兆尹十县几乎全部在他们的铁蹄之下,京兆尹的百姓却无不惶恐。

    相比之下,左冯翊在北,有一道渭水与京兆尹隔开,暂时要好很多。

    更主要的是,左冯翊有张辽的兵马坐镇。

    渭水之畔,张辽领典韦、牵招、张燕等将领,带着一万五千兵马从临晋、重泉、下邽,直至高陵,布成一道防线,凡是有逾越这道防线的羌胡兵,一律斩杀。

    兵到用时方恨少,一万五千兵马已经是张辽如今能调动的最大兵力,人算不如天算,天寒地冻之时,匈奴、鲜卑入寇太原,高顺的两万兵马难以南下,张辽更以审配为太原太守,沮授为军师,协助高顺防守和阻击异族入侵。

    失去了高顺的策应,对白波军的最后围剿也不太顺畅白波军的老巢白波垒位于汾河拐角以西的高地,沟谷纵横,经过白波贼几年的经营,可谓坚固之极,并没有那么容易攻破。关中情势紧急,张辽一度想要放弃,却听荀彧提到霹雳车研制成功,并且已经制作了不少,正可用于攻打白波垒。

    而在河东郡,张郃一边攻打白波垒,一面还要防备羌胡乱兵进入河东,所以也需要兵力。

    因而张辽此时能调动的也就这一万五千兵马了,为了防范凉州铁骑突然来袭,在郭嘉和荀攸的建议下,他们采用了车阵防范骑兵冲击,而他的步兵结成阵势,则完全不惧羌胡兵。

    张辽事先知道这场大乱,从长远战略上不应阻止,从实力上基本也无力阻止,凉州人的爆是迟早的,不向长安,就会向他的河东,死道友不死贫道,他自然不会阻止,但他却要尽最大能力维护关中百姓,所以他一边以兵马车阵布置防线,一边在渭水之上又搭建了九座浮桥,疏散百姓。

    他早在凉州兵西进之前就开始传播消息,凡是信任他的百姓纷纷北渡渭水,进入左冯翊境内,寻求他的庇护。

    不过两三日,北渡百姓的数目便达到近十万,而且大多数都是当初从雒阳迁徙而来的百姓,至于关中本地的百姓,本就没有多少,加上多年战乱让他们早聚集成堡坞躲避,一时也无虞。

    同时,凉州人西进攻打长安,唯恐失去战机,完全是马不停蹄,昼夜兼程,一时也顾不得劫掠百姓。

    但疏散十数万百姓也不是简单的事,先就是粮草的问题,张辽赶走左冯翊宋翼后,完全掌控左冯翊诸县,命各县将仓中粮草先行放作为临时救济,又从河东调来粮草,暂时可以支用。

    其次就是安置问题,张辽将自己担任司隶校尉时的几个从事,杜畿、射援、傅干等人全部安排在左冯翊疏散安顿百姓,又从河东调来了荀彧与韩浩。

    荀彧擅长内政,总领众属吏,将一众百姓安排的极是妥当。

    而韩浩擅长屯田,迅为百姓划分田地,组织屯田。关中荒芜的田地非常多,此时正好是春分之时,分好田地,完全赶得上今年的耕种。

    关中百姓比之关东百姓要穷困的很多,大多数百姓都挣扎在温饱线上,经过董卓两年的肆虐,更是难以为生,很多百姓没有衣服,冬天无法出门,粮食也是省着吃,还有不少饿死的。

    张辽控制左冯翊后,由荀彧统理政事,平衡物价,加上开仓与调粮,救济穷困,活人无数,比之董卓之时可谓天壤之别,令众百姓无不拥戴,甚至有不少百姓壮卒自请求从军,对于屯田之事也比河东与上党踊跃的多,倒令张辽颇是欢喜。

    左冯翊一片欢喜,京兆尹却是一片狼藉,十万乱军掠过,纵然没有恣意抢劫,所带来恐惧和伤害也是不小的。

    新丰县一带,渭水南岸,距离驰道两里之地,张辽与典韦带兵观看西进的凉州乱兵,郭嘉和荀攸也在。

    十万凉州兵马步骑皆有,犹如一窝乱蜂,加上从关东劫掠而来的粮草和辎重,队伍绵延足有数十里。

    看到这一幕,荀攸纵然赞同张辽的战略,仍是不由叹道:“如此乱兵,朝廷必受其害,天子受辱,满朝公卿不知要死多少。”

    张辽也是叹了口气,道:“奈何王允不赦于我,我纵是带兵去长安,也会被朝廷当作李傕、郭汜一党,反倒更乱,到时怕是左冯翊也难保。”

    郭嘉道:“主公要安定关中,匡扶社稷,便不能求一时之功,眼下入主朝廷绝非时机,反倒会深陷泥足,难以自拔,坏了大势。”

    张辽点了点头,又道:“听闻王允派徐荣与杨定带旧部来阻击凉州乱兵,此番须要救了徐荣,此人不但有统兵之才,更曾于我有大恩,当初董卓派兵追杀,正是他救了我。”

    如果没记错的话,历史上徐荣便是死在了这里,他终究与李傕、郭汜等董卓嫡系不是一道的。

    郭嘉笑道:“听闻徐荣曾击败曹操与孙坚,此番主公又得一员大将矣。”

    “一员不够。”张辽却摇了摇头,指着驰道上的凉州兵,道:“这凉州兵中还有一员良将,虽然年轻,却治兵严谨,有周亚夫之风,此番必要得之。”

    他说的便是徐晃,徐晃在杨奉手下,而杨奉则在李傕手下,张辽对他可是念叨很久了,此番关中之战,定要将此人招来,总不能便宜了曹操。

    驰道之上,贾诩、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带兵西行,坐在马上的他们都看到了北面两三里外观望的张辽兵马,贾诩视若无睹,李傕、郭汜却是面色难看,如此距离他们看不清张辽的面孔,却知道就是他。

    郭汜大声道:“莫不如我等先去杀了张辽,再攻长安。”

    李傕眼神闪烁了下,转头看向贾诩:“贾中郎以为如何?”

    贾诩神情自若的道:“张文远拥有精兵数万,掌控左冯翊与河东郡,不易图之,若是此时与他交恶,长安必然会派兵夹攻我等,我等可真谓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傕皱了皱眉头,郭汜大声道:“某知贾中郎与张辽交好,只是我等不攻他,若是他进攻我等却怎办?”

    贾诩摇头道:“朝廷赦并州,独不赦张文远,将我等与张文远打作一党,他进攻我等何益?”

    樊稠与张辽交好,忙道:“长安战机不可失,我等先攻入长安,杀了王允才是正理。”

    张济与张辽也没有恩怨,在一旁开口道:“贾中郎与樊校尉所言甚是,此番西去长安,昼夜兼程,却不可坏在此处。”

    李傕和郭汜又看了一眼张辽那边,总有些不甘,但就在这时,前方突然有快马来报:徐荣与杨定带兵从长安杀来。

    贾诩依旧是面色镇定,李傕、郭汜等人却是不由一惊,李傕忙道:“准备迎战。”

    他们虽然向来排斥徐荣,但却都知道徐荣的统兵能力,能以外系将领担任中郎将,位在他们之上,绝非等闲。至于杨定,他们反倒不在意了。一来此人是个庸才,二来杨定是凉州人,虽然自恃出身凉州大家,向来睚眦必报,名声不好,但总算与他们是一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