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零八章 长安乱 1
    长安城未央宫,尚书台中,司徒王允正与司隶校尉黄琬议事,王允当政之后,大批启用关东士人,尤其是一些重要职务,令光禄大夫黄琬担任司隶校尉,族人王颀担任越骑校尉,崔烈担任城门校尉。天籁小说.|2其中崔烈曾被董卓下了郿县大狱,张辽当初应崔钧的要求,在郿县救董白时曾专门去了趟郿狱,将他救出来,不过此人是个官迷,并没有更随张辽,而是去了长安。

    而张辽对崔烈也看不中,没有挽留。此人虽然是崔钧的父亲,但人品一般,他本是冀州名士,中平年间灵帝卖官鬻爵,三公之位标价一千万钱,此人通过灵帝的傅母程夫人,只花费五百万钱便买来司徒一职,而后转为太尉,名声顿时衰退,为世人不齿。崔烈也心里不安,他问儿子崔钧,我位居三公,众人如何议论?崔钧答,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认为当为三公,而今登其位,却天下失望。崔烈追问,这是为何?崔钧道,论者嫌其铜臭。崔烈大怒,举杖击之,崔钧狼狈而走。崔烈骂道,死卒,父楇而走,孝乎?崔钧道,舜之事父,小杖则受,大杖则走,非不孝也。崔烈惭愧,但从此父子关系就没那么融洽了。

    后世铜臭一说,也正是来源于此人,好笑的是,崔烈买来三公之位,做了没多久,就被曹操的父亲曹嵩买走了。

    至于崔烈的能力,比他的儿子崔钧差远了,眼光更差,其任司徒之时,韩遂、边章作乱,此人竟在朝廷会议上提出放弃凉州之议,灵帝诏令百官讨论,此人坚执弃凉州之议,乃至议郎傅燮厉声道,斩司徒,天下乃安。还是时任尚书郎的杨瓒奏傅燮廷辱大臣,才让崔烈挽回点面子。

    而今王允掌权,用的依旧是崔烈、杨瓒之徒,不论能力,一看关东,二看名士,可谓真的令关凉之人心寒,尚书仆射士孙瑞已经托病在家。

    “不知杨瓒可曾到了河东?”王允无意问了一句。

    司隶校尉黄琬道:“未曾传回消息。”

    “左冯翊还没消息吗?张辽可曾伏诛?”杨瓒又问。

    黄琬仍是道:“也未有消息传来。”

    王允冷声道:“张辽必须诛杀,否则河东将出大乱。”

    黄琬沉吟道:“观张辽往日所为,与凉州人还是不同的。”

    “附逆董卓,不奉朝廷,便是大罪。”王允哼了一声,又问道:“弘农情势如何?凉州兵可曾解去?”

    黄琬劝道:“司徒,李傕、郭汜既然呈报求赦文书,何不赦了他们,免生变故。”

    王允沉着脸道:“正月初十,天子已然大赦,但李傕、郭汜等不思悔过,又残害军中并州兵,分明有为董卓报仇之意,而今他们再求赦免,真当朝廷畏惧他们乎?若果真赦免,朝廷威信何在?他们看到朝廷一味迁就,岂非更是猖獗,又岂会自解兵权?”

    黄琬皱起眉头,觉得王允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只是他还有些担忧:“只恐弘农生变哪。”

    王允哼道:“而今三辅皆在朝廷掌控之中,长安城有两万兵马,城防坚固,若他们果真谋反,也不惧之!何况董卓身死,凉州人群鼠无,安敢作乱!”

    不想他话音刚落,吕布便匆匆而来,面色凝重:“司徒,大事不好!关东凉州人作乱,大举西进,如今乱兵已进入京兆尹,足有六七万,昼夜兼程,不过三日便到长安。”

    “什么?”王允面色大变,随即镇定下来,厉声道:“吕奉先,此等消息老夫尚未得闻,你从何处得来?岂可口出妄言!惑乱人心!董卓已死,凉州鼠子安敢作乱!”

    吕布的消息是张辽暗中传来,他自然不能告诉王允,此时一看王允竟然有些不信,顿时急了:“董卓虽死,但司徒不杀董卓部将,又执意不赦免,彼等不得赦令,心思不定,安能不反!”

    吕布常在军中领兵,自然知道军心不稳的大害,很容易被挑动哗变,但王允却不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此时听吕布如此一说,显然颇多责怪。

    何况吕布言辞直指他下令错误,用人不当,堂堂司徒被一个武夫责怪,这让王允感到莫大的屈辱,顿时面色涨红,怒斥道:“如此说来,莫非是老夫之过了!”

    看到吕布眼里那副明显回答“是”的神情,王允更是怒不可遏,厉声道:“凉州鼠子,助卓为虐,天理难容,今不问罪,已是天子之仁,堂堂朝廷,岂能大赦逆兵,置威信于何地!”

    吕布火气也上来了,怒道:“既不大赦,何不听某之言,杀其将而收其兵,否则岂有今日大祸!”

    王允厉声道:“大汉以仁孝治天下,岂可滥杀!汝以为吾是董卓乎?”

    你他娘的还不如董卓!听到王允左右都是理,吕布气的忍不住想要大骂,不过想到凉州人西进的消息,还是强忍怒火,沉声道:“司徒,当务之急,还是召集禁军防备长安城,再召王宏回师救援,尚能挽救长安危局!”

    王允一听此话,反而更加声色俱厉:“右扶风在郿坞讨逆,岂能召回!”

    他此时根本难以相信吕布的话,前日宋翼还传来消息,弘农郡的董卓旧部生哗变,牛辅不知所踪,怎么今日吕布这里就传来了凉州人大举西进的消息?如果凉州人真的进入了京兆尹,那宋翼岂能不送来消息。何况宋翼手下也有一万兵马,怎么也能一战。

    吕布见王允如此,不由恨声道:“某去见天子。”

    王允面沉如水:“吕奉先,此时吾已知晓,如今天子尚且年幼,何敢以妄言惊扰天子!”

    如今王允大权在握,深得天子刘协信任,隐隐连当初与他一起合谋诛杀董卓的尚书仆射士孙瑞一帮人都打压了,何况他眼中的一介武夫吕布。

    王允当初是许诺吕布杀了董卓后与他一文一武共掌朝政,但许诺是一回事,真正到了权力相冲时又是一回事,对于吕布不识时务,总以诛杀董卓自居,不懂装懂干预政令,王允早已心生不满,此时爆出来也是多次积累的缘故。

    吕布也是暴脾气,一番争吵,又不能见天子,吕布气冲冲而退,自去布置长安十二城门防务去了。吕布没有匡扶天子的正气,但他却不能不考虑自己的家小和麾下并州兵,如今他诛杀董卓之名在外,必令董卓旧将仇恨,一旦长安城破,他必然没有好下场。

    吕布离开后,王允依旧是怒气冲冲,这时黄琬开口道:“司徒,还是派人查探一番吧,想必温侯也不会无中生有。”

    王允端起茶杯,道:“若凉州人果真作乱,宋翼必然会送来消息……”

    他话音未落,突然有人慌忙来报:“司徒,大事不好,武关传来消息,凉州两万步骑攻破武关,正向长安而来。”

    哐啷!

    王允手中茶杯掉落在地,碎成片片:“凉州人攻破武关?”

    “正是!”那人慌忙回道。

    王允突然想到了吕布刚来报来的消息,弘农六七万凉州兵西进京兆尹,不日就到长安。

    这个消息莫非是真的?

    王允一时只感到浑身冷,止不住颤抖起来。

    黄琬沉声道:“司徒,当派人去打探情况,再令吕将军迅带领并州兵和禁军,严守长安城。”

    “不错……再派人去询问宋翼,还要,要召王宏回来。”

    王允第一次现自己说话有些颤抖哆嗦起来,他只感到头顶笼罩了一片阴云,凉州人已经破了武关,若是吕布消息也是真的话,那此次无论是他,还是大汉,都将面临最大的危机。

    “司徒……兵马都没了……左冯翊失守。”

    王允正在呆,一身髻散乱、衣衫满是灰土的宋翼出现在台阁门外,看到王允,扑进来伏倒在地,泣不成声。

    宋翼身后跟着奋威将军吕布和城门校尉崔烈,吕布面色阴郁铁青,至于崔烈,未曾领过兵,年事又高,此时面色有些白,眼里满是惊惧。

    王允看到眼前这情况,哪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只觉眼前一阵黑,他两步上前,一脚将宋翼踹倒在地,厉声道:“宋翼!前日还道一切安好,今日怎就如此!一万兵马,怎会转眼大败?便是一万头猪也不至于如此无能!”

    吕布看王允火,就是不上正题,不由有些着急,一把拉起浑身软的宋翼,喝问道:“快将兵败情形说来,凉州人是何人领兵?”

    宋翼颤抖着道:“不是凉州人……好像是张辽夺占了左冯翊。”

    众人无不眼前一黑,什么叫好像是张辽?一万兵马大败,连敌将都不知是谁,也难怪兵败了。

    崔烈急声道:“尔是如何逃出来的?”

    “这……”宋翼不敢抬头,讷讷的道:“吾夜在临晋歇息,天亮听到大营传来消息,兵马大败,便急忙赶回长安了。”

    “汝……汝……”王允听到宋翼连前线也没去,只听了个兵败消息,就急忙逃回长安,不由气得浑身哆嗦,好半天才指着宋翼落泪道:“宋翼,汝误我大事,负天子与大汉,有何面目……有何面目……”

    吕布忙道:“司徒,某已命麾下兵马连同北五军、虎贲、羽林分赴长安各城门守卫,宫中自有卫尉,宫外还有司隶,皆可为用,但还是不够,当务之急,还是召回王宏……”

    王允点了点头,有些沉重的道:“武关也破了……”

    吕布和崔烈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闻言立时色变,吕布急声道:“可是骑兵?”

    王允点了点头。

    吕布又问道:“有多少兵马?”

    王允默然片刻,道:“当有两万。”

    几人面色越难看,一时也没什么办法。

    好一会了,崔烈问道:“司徒……这事可要奏报主上?”

    王允沉吟不定,他忽然想起一事,又道:“而今董卓旧将徐荣与杨定还在长安,当命他们带着旧部出城去迎战凉州人。”

    吕布忙道:“他们若是出去,必然反叛。”

    王允面色难看:“他们留在城中,若在凉州人攻城之时反叛,更是危险,索性派出去,战则喜,不战也罢,总是少了后顾之忧。”

    吕布和黄琬没想到王允此时还是如此沉着,当即点了点头,认同他的做法。

    不多时,杨定与徐荣二人到来,王允看到他们这些董卓旧部,劈头就是大骂:“凉州人作乱,要来攻打长安,关东鼠子,欲何为邪?汝二人带兵去迎敌,斥退他们!”

    徐荣闻言,面色大变,犹豫了片刻,只能领命。

    杨定却是面无表情的低头应道:“是。”

    ……

    未央宫,金华殿,已经十二岁的刘协正在读书。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几年来,刘协虽贵为天子,实为囚徒,时时刻刻生活在董卓的淫威下,经历过甲戌朝堂董卓废立一幕,刘协不知有多少次梦到自己也被董卓废掉毒死的情形,不过十二岁的他,小脸上已经满是成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刘协最喜欢读的就是《孟子?告子》中的这一段,他觉得这一段最符合他自己的人生了。

    思及自己自懂事以来的日子,年幼的刘协心中总有种压抑的感觉,刚出生母亲就被何皇后害死,随后就一直生活在何皇后和董太后的争斗之中,复杂的环境让他早早成熟,没有沾染董太后贪权贪财的恶习,父亲灵帝和董太后死后,他又生活在何后和何进的阴影下,随后何进和何后也死了,他又生活在董卓的淫威下。

    还好如今董卓也死了,司徒王允执政,虽然自己还没有亲政,但性命总算有保障了,依王允爱惜名声的性格,到了自己成年时,应该会归政吧。

    刘协思索着,不知为何,他忽然又想起了同父异母的兄长刘辩和嫂子唐婉。

    从出生到现在,除了董太后和灵帝,唯一给他温暖感觉的就是兄长刘辩和王嫂子唐婉了,在董太后身死,他全无所依、何后几度想要害他时,都是兄长刘辩出言相护,而唐婉入宫后,虽然时间很短,但对他很不错,长嫂如母那句话在唐婉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让刘协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是以他得知张辽娶了唐婉后,对张辽心生不满。

    刘协正暗中思索着,陪侍的郎官来报,说司徒王允携司空淳于嘉、太尉马日磾、司隶校尉黄琬等大臣求见。

    刘协一听这阵势,不敢怠慢,急忙让郎官请王允众臣进来,却见一众大臣进来后都是面色凝重,刘协心中不由一突。

    莫非又生了什么事?

    果然,王允一句话便令刘协小脸苍白,浑身乏力。

    董卓旧部作乱,聚兵十万,来攻长安城。

    刘协了会呆,随即想起了什么,忙道:“吕将军何在?”

    王允道:“温侯已率禁卫在长安各处布置防御,并派杨定前去武关劝降,徐荣率部前去京兆退贼。”

    刘协微微松了口气:“可曾下诏赦免?”

    王允沉声道:“如今逆兵作乱,若不败之,岂能下诏赦免,置朝廷威信于不顾?”

    刘协一怔,立时反驳道:“十万凉州人岂能都是逆贼,只不过为恶人蛊惑,如今朝廷下诏书赦免,凉州人岂非没有了攻打长安的理由?”

    王允沉声道:“如此置朝廷威信于何地?”

    刘协道:“若长安陷落,文武大臣落于乱贼之手,可还有威信?”

    “这……”王允看着十二岁的刘协,难以反驳。

    一众大臣急忙应和,当即便由尚书台草拟赦免诏书,但此时哪里还来得及,只能是有生于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