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零六章 牛辅遭劫
    初平三年正月初二,右扶风传来消息,郿坞被一群匪寇攻占,其中粮草、财物尚未来得及运出,全部落于匪寇之手。天籁小说|2右扶风王宏躲过一劫,有人传言,袭击郿坞的正是马腾与韩遂暗中所派士兵。

    王允震怒,几乎要立时派人去质问马腾与韩遂,却被人劝止。

    同日,骑都尉李肃率一千兵马追击张辽,遭遇伏击,被击败,李肃侥幸逃得一命,被令王允大怒。

    董卓身死的消息也很快传到弘农,驻扎在弘农一带的董卓旧部无不惶然,中郎将段煨暗中上表归顺朝廷,中郎将牛辅全无动静,而董卓委任替代贾诩的河东太守董越在进入河东时,被河东兵斩杀于中条山之中,牛辅成为弘农郡董卓旧部的第一将领。

    初四,奋威将军吕布又命李肃带兵去攻打陕县牛辅。

    与此同时,张辽活着的消息也传遍了长安城,无数百姓为其欢喜雀跃,但随即朝廷不赦张辽的消息传开,又令众人愕然。

    很快又有消息传开,只因张辽救了被下狱的蔡中郎和曾经在董卓面前救过他的小女孩渭阳君后,众人就更同情小张司马了,对不赦免他的司徒王允颇有异议。

    这就是舆论的引导,若张辽救蔡邕倒没什么,反而会落个美名,但救董白恐怕会引起不少人的异议,只因董白是董卓孙女,更曾享受封渭阳君的无上荣耀。

    对此,张辽自然有手段,他让暗影将舆论引向董白无辜小女孩的身份和对他有救命之恩之事,如此一来,张辽救董白变成了有恩必报的大丈夫了,而董白善良的性格也会让人把她和董卓区别开来,引得人们同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消息开始到处传播,据说司徒王允当初为了拉拢张辽,曾乞求将义女送给张辽做妾,却又反悔,食言背诺,反而追杀张辽。

    一个乞求二字,令得知消息的王允勃然大怒,但他却又难以反驳,以他的性情还无法做出赖账不认的行为,连环计的莫名失败也让他无颜说出此事。

    看吕布消极怠慢,王允得知张辽的方向是河东,当即又命左冯翊宋翼带兵阻断路途,诛杀张辽。同时王允又任命尚书杨瓒为河东太守,想要绝了张辽的退路。但正因为张辽去的是河东,王允反而没怀疑郿坞之事是他所为。

    初七,李肃领兵在弘农与牛辅接战,再败,只身而回。吕布怒而斩杀李肃,自此并州兵完全被他掌控。王允本想通过李肃制衡吕布,但面对如此结果,也无话可说,只因为吕布有假节之权,完全有斩杀李肃的权力。

    初十,天子刘协率文武百官至长安东郊祭天,大赦天下。董卓旧部除却牛辅、董越、张辽之外,全部赦免。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董越已经死于河东。

    同日,朝廷遣使节张种出关抚慰关东。

    ……

    正月十三,夜里,弘农郡陕县,县城外军营之侧的一处堡坞之中,牛辅坐在厅堂中,形貌颓丧,双目无神。

    董卓的死对他的打击极大,倒不是说他对董卓有多深的感情,关键是郿坞里还有他的妻儿,恐怕也被害了。而且是董卓的死一下子让他失去了主心骨,他没有董卓那般魄力与雄心,根本没想过替代董卓的角色,他眼下最担忧的是怕军队失控。

    他手下的大多士兵都是来自边地的羌胡兵,桀骜不驯,唯利是图,当初靠的就是董卓在凉州的威名慑服,而且也是因为董卓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才跟随。

    但如今董卓死去的消息传开,牛辅难以预料这些羌胡兵生什么变故。而他一向倚重的李傕、郭汜、樊稠、张济还在关东未回,便是这些人回来,还会听他的吗?

    一念及此,牛辅心中就有些焦躁不安,不由起身徘徊。

    他看向一旁的巫祝,询问道:“董公身死,人心惶惶,羌胡兵凶残寡义,一个不慎就会生哗变,眼下情况,却该当如何?”

    巫祝哪有什么办法,不过她身为巫祝,最是擅长应对,不急不慢的道:“将军命相尊贵,自有贵人相助,莫非忘了张使君乎?可去河东避难。”

    牛辅面色微变,随即叹道:“董公与文远决裂,险些杀了他,虽然听说他还活着,但必然心恨董公,岂能助我?”

    巫祝道:“张使君乃重情义之人,将军与他交好,他必然会助将军。”

    牛辅面色连变,沉吟起来,他如今心中惶然,谁也不敢相信,本是可以相信好友张辽,但有董卓险些杀死张辽之事在前,他心中也没底了。

    巫祝看牛辅犹疑不决,又道:“将军与贾中郎也颇有交情,听闻他正在渑池,何不派人问询于他?”

    “不错!可以问文和。”牛辅眼睛一亮,正要下令,突然外面有人急报:“将军,大事不好,营中生叛乱。”

    “叛乱?!”牛辅登时面色大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知道如今正是夜里,一旦生哗变,那后果将是极为可怕的,尤其是那些军纪败坏的羌胡兵,恐怕会不分敌我乱砍乱杀。

    “立时唤来胡赤儿!”牛辅毫不犹豫的下令。

    他又看向巫祝:“立时收拾财物,准备逃走。”

    “将军,”巫祝还想要劝说。

    牛辅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却断然道:“夜间营变,最是可怕,一个不好,我等皆化为齑粉,而今唯有尽快逃走,先去河东,再回凉州。”

    巫祝不懂军事,听了牛辅所说,也惧怕起来,二人当即带着几个婢女收拾堡坞中的金银珠玉等贵重物品。

    包好了几个包裹,牛辅最信任的勇士支胡赤儿带人赶来。

    支胡赤儿是月支胡人,从西域而来,不属羌胡,颇有勇力,牛辅一向引为心腹。

    “赤儿,”牛辅急声道:“营中哗变,情势凶险,带勇士五人,连夜护送我去河东。”

    支胡赤儿看过牛辅塞满金银珠玉几个箱子和包裹,眼里闪过贪婪之色,却拍着胸膛大声道:“将军尽可放心,只管随小人离开便是。”

    牛辅没看到支胡赤儿眼中的贪婪之色,闻言喜道:“到了河东,必有重赏。”

    支胡赤儿当即去赶来一辆车,带着五个壮汉将箱子和包裹装上车,趁着这个机会,巫祝低声朝牛辅道:“将军,还记得张使君曾说过的一句话吗?”

    牛辅一愣:“什么话?”

    巫祝指着正忙碌的支胡赤儿,低声道:“张使君曾说此人脑后有反骨,要将军小心防范。”

    牛辅心中一个咯噔,也想起了此事,他脸上闪过狐疑之色:“反骨之事,真可信乎?此行是吉是凶?”

    巫祝道:“吉凶难测,将军还是小心防范为是。”

    这时,支胡赤儿那边已经装好了车,大声道:“将军,可行。”

    “且稍等片刻,”牛辅应了一声,急忙到内室穿了内甲,又从屋中取了长剑挂在了腰上。

    堡坞距离军营还有一段距离,牛辅与支胡赤儿几人出了堡坞,远远就听到军营方向一片混乱,喊杀声不绝。

    他们当即转了方向,朝北面疾行。

    轱辘!轱辘!

    走出数里路之后,四周静了下来,只有车轮声响动,天空一弯斜月,光芒有限,四面一片漆黑,只有支胡赤儿几人点着的火把。

    坐在车上的牛辅心中一直绷着一根弦,张辽那句“此人脑后有反骨”一直在他脑海中响着,当时他大权在握不以为意,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却生出忐忑不安,连带觉得四周也是影影憧憧,仿佛有人在跟随。

    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牛辅一惊,下意识问了一句:“赤儿,因何停下?”

    “哈哈哈哈。”支胡赤儿突然出大笑声:“牛将军,我等实在穷困,想讨点钱财。”

    看这火把照耀下支胡赤儿狰狞而猖狂的面容,还有那令人寒的大笑,牛辅心中一沉,他强挤出笑容:“赤儿想要钱财,本将军到了河东分汝一半便是。”

    “哈哈哈哈!”支胡赤儿大笑:“一半?不够,我们全要!”

    牛辅色变,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长剑:“到了河东,全给尔等便是。”

    “小人却怕将军报复,所以,还要将军的命!”支胡赤儿说到这里,铿的拔出腰间弯刀,与那几个护卫逼了上来。

    牛辅见状,面色惨白,颤声道:“赤儿,我平日待尔等不薄……”

    “哼!你们汉人,向来就瞧不起我们胡人,将我们当作奴仆一般使唤,还敢说不薄。”支胡赤儿嘿声道:“如今董太师死了,大祸临头,小人却要将军的人头去向大汉朝廷换取富贵,且纳命来吧。”

    支胡赤儿拔刀便向牛辅砍来,牛辅慌忙要拔剑,但惊惶之下却怎么也拔不出来,不由惊呼道:“饶命!”

    火光下,支胡赤儿狞笑着,弯刀直劈向他的脖颈,与此同时,其他几个胡人也砍向跟随的巫祝,巫祝一声尖叫。

    看到弯刀转眼就劈到脖子,牛辅心中极度恐惧,骇得的闭上了眼睛,只能绝望的等死,他脑海里只响着张辽曾说过的那句话“此人脑后有反骨”,他心中悔恨莫及,只恨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在意张辽的话,否则哪有今日。

    “啊!”牛辅失声惨叫。

    几乎同时,他似乎听到了支胡赤儿的惨叫:“啊!”

    而后是哐啷一声,弯刀落在马车上的声音。

    牛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很快又听到几声惨叫,他急忙睁眼,只看到胡赤儿一张狰狞的脸趴在他面前,瞳孔扩散,一支弩箭从他的脖子侧部穿透而过。

    “啊!”牛辅吓得一声惊叫,滚下了马车,却被一个臂膀扶起,牛辅身子一抖,浑身骇的软无力,几欲瘫倒,他此时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脑海里一片混乱和惊恐,耳边却听到一个熟悉而温和的声音:“牛兄,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