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零一章 郿坞救人
    县,董卓的老巢坞之中,左将军董卧在榻上,神情萎靡,他中了赵云一箭,虽没有伤及腑脏要害,但贯胸而过,足以令他旬月难以下榻。

    年已九旬的池阳君坐在一旁,看到小儿子这番惨样,忍不住叹了口气:“三儿,汝不比汝兄,本就不能上战场,偏偏要去逞强,才落得这番下场,也是教训。”

    董听了母亲的话,眼里露出不满之色,哼道:“都是二兄对张辽纵然太甚,否则此贼安敢如此大胆,噬主犯上。”

    池阳君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老身虽然老眼昏花,但却不煳涂,张文远那孩子还是很不错的,他救好了小白白的哑病,仲颍也多少次夸他为左膀右臂,如今他也被逼反了,总是汝兄弟作孽太多,外面如何老身不知道,但这府里的护卫和下人就被不知汝兄打杀了多少,老身这般年纪了,不图什么富贵,只希望一家安安稳稳,老身不知其他,只知道昔日的梁冀、王莽,从来都没有落个好下场,而今却只怕汝兄哪日有个差池,我董氏满门遭劫哪,他人不说,阿白还太小,不该被牵连。”

    董大为不悦的道:“母亲何出此言?兄长执掌天下兵马,谁敢害他。”

    池阳君哼了一声:“仲颍如此威风,为何每日出入都是铁甲裹身,护卫严密,难道不是担惊受怕吗?”

    董被母亲说的无言,当即转了话,哼道:“还有阿白,是兄长宠溺太甚,不过一个丫头,居然敢为了一个逆贼和死人与我这叔祖冷脸,真是不知所谓!母亲也袒护她,却不要忘了,她到底是外人,只有璜儿才是我董家嫡孙,璜儿与张辽不对,便不能留张辽,否则他日必是大祸!”

    听董提到孙子,池阳君又是一声常常叹息:“想当初璜儿何等乖巧,仲颍对他也视若亲生,只因这权势,他却去偷他叔叔的姬妾,这是他应该做的吗?为了此事,仲颍可是伤心的很,那两个女人和孩子都被杀了,哎!”

    董神情一僵,提起这事,他对董璜也颇有怨言,起先他还怀疑有人诬陷董璜,但那两个孩童生下后,分明就是董璜小时候的模样,让他这个维护董璜的叔父大是无颜。而董卓自然更是发怒,趁着一次醉酒之时,将那两个侍妾和孩子全部砍杀。

    “三儿好生休息吧,老身要去看阿白,也不知为何,这两日眼皮子总跳……”

    池阳君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起身,还没出屋,外面就有一人慌忙进来,道:“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长安传来消息,太师被贼人杀害了!”

    哐啷!池阳君手中拐杖掉落在地。

    “什么!吾兄被害?!”董一下子从榻上跃起来,又痛的跌落在榻上,他却顾不得疼痛,只感到如闻晴天霹雳,盯着那人,嘶声道:“从何处得来的消息?若敢传谣,定将汝斩杀!”

    那人慌忙道:“是长安太师手下将士来报,还说皇甫嵩已经带兵前来,要捉拿董氏满门,要我们快逃。”

    “皇甫嵩!”董一口血喷出,慌忙道:“快!快传令各处将士严守坞,关闭大门。”

    “喏!”那人应了一声,慌忙出去。

    董在榻上再也呆不住了,朝扶着母亲的两个婢女喝道:“还不快扶我出去?”

    “三儿,快走吧。”池阳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仿佛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快带着大家回凉州。”

    董大声道:“母亲煳涂!兄长建造坞时,防御便与长安城一般无二,只要我们谨守,他们攻打数年也难以攻破,何况兄长先前已经联结马腾韩遂,他们已经入了关中,而关东更有牛辅众将十万兵马,长安那帮贼子岂能攻入!”

    董面色潮红,眼睛里倏然闪出异光,夹杂着兴奋,如果兄长真的遇害,那他岂非就是第一继承者,有如此多的兵马,加上马腾韩遂,他的将来足以超过兄长。

    “仲颍,我的儿。”池阳君看着董被搀扶出去,忍不住落泪。

    董来到外面,强忍着伤口,立时安排士兵关闭堡门,布置防御,又命人速速去传令坞左近两处大营,随时准备策应坞。

    坞的防御很简单,当初建造之时,为了减少防御漏洞,整个坞只设有南门,其余三面皆是突出的马面,设有箭塔和角楼,而四面墙高七八丈,外有吊桥和护城河,只要谨守南门,根本难以攻入。

    董对坞的防御很有信心,布置完毕,他看向刚才报信之人:“董三,汝消息从何处而来?”

    董三忙道:“方才有二十多人来报信,小人听了后就去向将军禀报了,如今也不知他们在何处。”

    董脸色难看,哼了一声:“速速去找人,查实消息。”

    他如今心中有几分矛盾,既希望兄长没有被害,一切如常,但心底却萌生了另一个念头,更希望兄长被害,自己就能接管一切。

    他心中竟然只怕自己空欢喜一场,因此更亟待知道消息。

    不料董三还没去找人,前面门楼上突然有人高喊:“将军,有兵马从东面而来!”

    董身子一震,当即让董三搀扶着他登上门楼,果然,远远便看到一支人马驰奔而来,步骑皆有,大约三千,当先几面旗帜飞扬,上面隐隐可见“征西”几个大字。

    三千兵马转眼就到坞前,这下董看的更清楚了,其中一面旗帜赫然是“皇甫”两个大字。

    皇甫嵩!

    董嗓子有些发干,皇甫嵩何人也,堪称黄巾之乱以来第一名将,论统兵能力,更在他的兄长董卓之上,在关凉的威望也很高。

    不过再看坞的防御,站在这门口上完全是俯视那些士兵,他不由又充满了信心。

    征西将军皇甫嵩来到坞前,看着紧闭的坞大门,还有那严密的防御,上门严阵以待的弓箭手,面色不变,拔剑直指坞,喝道:“贼臣董卓,已经伏诛,天子有诏,降者赦免!”

    皇甫嵩身后众将士跟着大吼:“贼臣董卓,已经伏诛,天子有诏,降者赦免!”

    坞之中,众守军听到这声唿喊,无不震惊,董卓死了?

    再看下面皇甫嵩的大旗,他们不少人都曾跟随董卓在皇甫嵩麾下作战,自然不会认错,皇甫嵩既然前来,那董卓就是真遇害了!

    “准备作战!”董一声厉喝。

    但他话音刚落,坞城墙上便有士兵嘶声大吼:“董卓死了!可怕的董卓死了!”

    紧跟着又有人大喊:“董卓真的死了,他杀了我的兄弟,我要报仇!”

    “反了!”紧跟着有人应和。

    “杀了董家满门!”

    转眼之间,便有数十人大吼着冲下了坞墙,冲入坞内疯狂砍杀。

    董不由大惊,厉声道:“汝等要反乎?”

    但他的喊声丝毫没用,只看到越来越多的士兵冲下坞墙,疯一般冲入堡坞内,杀人,抢掠。

    只有董身边有十多个亲卫护着他,同样惊呆的看着这一幕。

    坞之外,皇甫嵩看到自己等人一声大吼,坞内便乱了起来,当即毫不犹豫,立时发起攻击,同时继续大吼,瓦解敌人士气。

    坞内,假作报信混入坞的张辽看着董卓这些嫡系反叛,大肆斩杀董氏宗族之人,同样震惊莫名。

    他分明看到很多士兵咬牙切齿,面带愤恨,犹如久受迫害之下的爆发!

    连嫡系士兵都对董卓如此怨恨了?足见董卓的残暴已经波及这些嫡系手下了,真正的众叛亲离。

    他二话不说,继续伪作董卓士兵,迅速冲向后院,去寻找董白。

    好在他曾来过坞几次,知道董白的住处,轻车熟路就找到了后院,快步冲向董白房屋,远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哭声:“大父,曾祖母,大父真的死了麽?”

    一个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阿白,大祸临头,老身等人作孽太多,享受富贵,死不足惜,我的阿白可怎么办?”

    张辽听出这是董卓母亲池阳君的声音,暗叹了口气,不作迟疑,迅速推开门。

    屋里哭泣的正是渭阳君董白和曾祖母池阳君,看到房门被突然打开,正在哭泣的二人一惊,急忙看来。

    “阿……阿……阿叔!”董白看到张辽,眼里露出惊喜的神色:“你真是阿叔麽……你不是被大父杀害了麽?”

    池阳君也看着张辽,老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张辽向池阳君作了一礼,上前扶住董白,叹道:“总算是在你大父手上逃得一命。”

    董白这才从见到张辽的惊喜中回过神来,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大哭:“阿叔,大父死了,大父死了麽?”

    张辽抚摸着她的脑袋,叹道:“董公在长安被害,确实死了。”

    董白伤心大哭,董母却看着张辽,沙哑着声音道:“文远,仲颍……可是你……”

    张辽摇摇头:“与我无关,是士兵哗变。”

    董母突然跪倒在地,张辽忙去扶她,去听她哀求道:“文远,老身知道仲颍对不住你,只是如今董家面临灭门大祸,老身别无所求,只求你将阿白带走。”

    张辽正色道:“张辽此来,便是为了救小白白而来。”

    董母脸上不由露出欣慰之色:“老身终是没看错人,如此,老身便将阿白托付给汝了。”

    她看向董白,肃声道:“阿白,从今往后,文远便是汝亲叔一般,他于我董家有恩,汝以后要好生侍奉他。”

    董白哭道:“曾祖母,阿白要你一起走。”她拉着张辽的手:“阿叔,也救阿白曾祖母好麽?大父死了,就只有阿叔和曾祖母对阿白好了。”

    “阿白不可胡闹,岂可将汝叔父陷于险境。”董母斥了一声,看向张辽:“文远当速速离开。”

    张辽沉吟道:“老夫人,随我一起走吧,阿白总要人照看,我护几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董母摇头道:“董氏满门将灭,老身活着也生不如死,勿要多说,快快离开。”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多是关凉一带的腔调。

    一个声音大喝道:“渭阳君在这里,捉了她,必得大功!”

    又一个粗鲁的声音道:“要什么大功,渭阳君如玉一般的人儿,那些个弟兄夺了董贼姬妾和婢女,某却要了他的孙女,拉回去做妾,哈哈,渭阳君做妾,某不枉这一生。”

    “渭阳君太小了……董贼前番抢了数百个少女,皆是绝色,我等何不趁机……”

    “尔等莫要忘了,董贼是谋反大罪,皇甫将军攻破坞,董氏满门必然要被斩首,岂能留下一人……”

    一众人转眼就到了屋外,屋里董白面色发白,紧紧抱住张辽。

    张辽轻轻的拍了拍董白的身子,他对董卓的这些嫡系手下全无好感,几乎个个都是罪孽萦身,只听声音,便知道这些士兵不是好货色。

    他沉喝一声:“动手吧。”

    屋子附近瞬间冲出二十多人,杀向那些要冲过来的羌胡兵。

    “什么人!”

    “啊!”

    “好厉害,快跑!”

    张辽带来的都是精锐,那些羌胡兵骤然被袭击,哪能抵挡,立时死的死,逃的逃。

    张辽抱着董白来到院外,看到四处一片混乱,地上都是尸体,不远处还有一些少年少女哆哆嗦嗦的躲在墙角,正是董卓当初从关中各地强征而来的少年少女,专门服侍坞的。

    这些少年少女也都是寻常百姓家的子弟,张辽看了惊惧的他们一眼,沉声道:“尔等便躲在这院子罢,不要出去,皇甫将军不会伤害你们。”

    那些少年少女不少人认得张辽这个意向和蔼的将军,登时连连点头,躲进了屋子,而且是躲在了张辽身侧的屋子里。

    这时,左慈飘然进了院子。

    张辽忙问道:“情况如何?”

    左慈摇头叹道:“董氏族人多被叛兵杀害,皇甫嵩很快就能攻破这里,我们要快些退走,可惜了这里的粮草和财物,你小子若是得了,至少能少打拼两年。”

    张辽挑了挑眉:“先退走罢。”

    就在这时,坞前面传来震天吼声:“放下兵器,降者不杀!”

    张辽身子一震,左慈色变道:“没想到皇甫嵩这么快就攻进来了。”

    张辽二话不说,抱着董白转身进屋,却惊愕的看到董母不知何时已经自杀,一柄短匕刺在胸口,枯瘦的身子倒在地上,已然没有了气息。

    “曾祖母!”董白看到这一幕,不由大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