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章 董卓伏诛 4
    轰隆隆!

    北宫门再次被打开。天籁小说bsp;   吕布取出怀中诏书和赦令,带着李肃等人大步而出,到了宫门外,扫过惊呆了的董卓手下士兵,高举诏书,厉声道:“奉诏诛贼臣董卓,余者皆不问!”

    那些士兵看到李肃手中提着的人头,正是方才刚进入宫门的董卓,无不大骇,心中惶恐,又看到吕布高举的诏书和赦令,随着一个人高喊万岁,余下的立时跟着争先恐后齐呼万岁。

    徐荣看着董卓的人头,眼里露出复杂的神色,又看到诏书,不敢怠慢,也跟着应和起来。

    不远处的人群中,同样有一个人神色复杂,正是张辽。

    张辽看到董卓被杀,而手下的士兵看到赦令,转眼就高呼万岁,根本没有人想着为董卓报仇,不由暗叹,看来董卓的残暴已经尽失人心,连嫡系尚且如此,何况他人。

    他早已听说过,董卓如今的残暴已经不至于对敌人和士人百姓了,连手下诸将稍有言语蹉跌,也是当场就杀,如此怎能不失人心。

    他知道吕布被王允策反,有与董卓侍妾私通的因素在内,但这多半并不是最关键的原因,毕竟妾的地位很低,常有买送的,即便被现,也未必有性命之忧。而且吕布虽然贪权,但也怕死,他被策反的真正原因还是董卓太残暴了,以致于手下人人自危,吕布也不例外,他私通之事,换作其他人,未必会有性命之忧,但换作董卓,吕布心中便没底了,加上高官厚禄诱惑,才会铤而走险。

    董卓被杀的消息,转眼就传到了宫内,尚书台中,司徒、尚书令王允正在批文的手中之笔掉落,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眼里露出激动的神色。

    尚书仆射士孙瑞长舒了口气,看向王允。

    殿后,天子刘协听到董卓伏诛的消息,再看侍中王盖兴奋的神情,止不住站了起来,神情有如释重负,又有几分复杂。

    说来如果没有董卓,他很可能永远做不了天子,更可能早被何太后杀害,从这一点来看,董卓对他是有恩的。但随着他年龄渐长,随着董卓的一步步变化,刘协不知从何时开始,无时不刻心怀恐惧,董卓随时可能篡位,他随时都可能被董卓杀掉。

    但如今,一切都不会了。

    刘协终是长舒了口气。

    董卓伏诛的消息如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长安城!如同惊雷一般炸响了长安城!

    横行一世的董卓死了!

    董暴徒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长安内外,朝野上下,无论是朝臣、士人还是百姓,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董卓何人也?

    当朝太师,大权在握,挟天子以令诸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握兵马无数,连败关东诸侯,令天下侧目,如今正当盛时,他怎么会死?!

    但当董卓的头颅和尸体展示在长安大街上时,整个长安顿时轰动了!疯狂起来!

    笼罩在长安城上空的阴云顿时一消而散。

    满城的百姓涌上大街,唱着跳着恣意的舞动着,泄着心中的快意。

    长安城中幸存的富豪、官员、士人纷纷买酒买肉,互相庆贺,一些妇女也纷纷卖掉饰,买酒买肉做大餐,各条街市拥挤得水泄不通,酒肉被一抢而空。

    董卓喜欢火烧活人,而他的尸体也没有逃过那一劫,被拖到市中示众,看守尸体的官吏作了一个大灯捻,放在董卓的肚脐上点燃,尸体前被挤得水泄不通,无数百姓看得拍手叫好。

    而朝臣和士人之中,有上百个汝南袁氏的门生故吏聚集在董卓尸体前,大哭大叫,为被董卓灭了满门的袁氏哭泣,又为董卓的死大笑。

    人群之中,张辽拉着同样做了伪装的李儒和田仪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董卓被杀的消息传开后,李儒在府中痛哭,田仪则要前去尸体前哭拜,被张辽提前阻止,好生劝了一番,安排了他们的家人,然后带着他们伪装后,在这里向董卓的尸体做最后的告别。

    看到李儒和田仪落泪,知道他二人都曾受董卓大恩,张辽拍了拍二人肩膀,轻叹道:“李兄,田兄,节哀,看到了吧,董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一人死而天下人狂欢,众叛亲离,他害的人太多,也是不冤。”

    李儒和田仪不语,二人默默的向董卓尸体微微鞠了一躬,张辽叹了口气,也陪着鞠了一躬,三人趁着长安大街上一片混乱之时,悄然离开了这里,出了长安城。

    长安城外,渭水之畔,张辽拉着李儒和田仪的手,道:“李兄,田兄,我们就此暂别,我已安排人送你们去河东,那里有重兵把守,很是安稳,且安心的呆一段时日。”

    李儒和田仪朝张辽长作一礼,田仪道:“文远不随我们一道离开长安麽?”

    张辽摇摇头,看向西面:“董公已死,郿坞迟早也要被攻破,我还要去救个人。”

    “小白白!”李儒立时知道了张辽要救的是谁。

    张辽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她是无辜的,更曾几番在董公面前救我,我岂能不救,还有其他家眷,能救总要救。”

    田仪没有说话,朝张辽长拜一拜,然后转身上了马车,回头看着张辽同样西去的背影,百感交集。

    他们虽然不知道张辽怎么在郿坞逃过一劫的,但知道必然很凶险,而今张辽却能不弃前嫌,前去郿坞救董公的家眷,足见他是个义气之人,他们没有认错人,虽然历经生死波折,但张辽没有变,还是那个重情义的张辽。

    ……

    长安城,未央宫中,诛杀了董卓,一直隐藏在幕后策划的王允终于站到了前前,未央宫前殿,百官朝会上,吕布眉飞色舞的叙说着诛杀董卓的前因后果,他的官职爵位还要靠王允,怎能不力挺他?当即将王允的苦辛谋划说得精彩绝伦。

    除此之外,尚书仆射士孙瑞、尚书杨瓒等人也叙说了王允此前隐忍谋划刺杀董卓以正朝纲之事。

    朝臣之中多有袁氏的门生故吏,他们感激王允为袁氏报仇,隐隐以他为,向天子进言,请王允录尚书事,天子同意。

    录尚书事,便是总领尚书台之事,看似与此前的尚书令职责类似,但却有本质的区别,尚书令官秩毕竟太低,而且名义上还属于少府管辖,属于内廷职务,更要完全听命于天子,而录尚书事却是外朝重臣对尚书台事务的总领,相当于帮天子管起所有的文书事务,包括批阅奏折,行使原属天子的权力。前汉的霍光、东汉的窦武、何进都是官拜大将军、录尚书事,录尚书事往往意味着一个权臣的诞生。

    王允录尚书事,可谓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完全掌控了朝政,从某一种程度上讲是替代了董卓。

    不过朝臣对于王允这个士人还是极为认可的,不同于对董卓那个凉州武人的排斥。

    王允录尚书事后,立时将皇甫嵩、马日磾等朝臣放出大狱,以皇甫嵩为征西将军,命他率兵去攻打郿坞,诛杀董卓三族。

    与此同时,又表奏吕布诛杀董卓的大功,以之为奋威将军、假节、仪比三司,封温侯。

    这相当于一下子给了吕布四个重赏。

    第一,奋威将军,与皇甫嵩的征西将军职位相当,高于董卓麾下所有中郎将。

    第二,假节,就是加赐代表天子的符节,对于违犯军法的将领,有先斩后奏的大权,这一点却比皇甫嵩的征西将军权力大了。

    第三,仪同三司。“三司”指的是太尉、司徒、司空等“三公”,“三公”是普天下士人做官的最高目标。吕布如今虽然诛杀董卓,但没有经学素养,除非像董卓那样,否则根本做不了三公。王允便赐他仪同三司,就是享受三公级待遇,并有自征长史、主簿等属吏的权力。

    第四,封温侯。两汉以来,列侯是非宗室朝臣得封的最高爵位,列侯有县侯、乡侯、亭侯三级,其中以县侯最高,而温侯便是河内郡温县之侯,属于县侯,是最高级别的列侯,也是董卓曾经封给王允的爵位,如今被王允让给了吕布。

    夜晚,司徒府中,王盖不解的看着父亲,问道:“父亲,吕布终究不过一个轻侠,纵然诛杀董卓,也不过是为了名利而已,若非父亲谋划,岂能如此,却为何给他如此之厚的重赏?”

    王允看了一眼长子,对他的格局不由暗叹,摇头道:“董卓虽死,但我等并不能高枕无忧,右扶风、弘农诸县、河东郡、长安城,到处都是董卓的旧部,我等不通军事,而吕布的并州兵素来与董卓的凉州兵不合,如今正要倚仗吕布,以并州制凉州,威慑郡县,又岂能不以高官厚禄笼络之?何况为父既有许诺,也不能食言。”

    王盖听出父亲言辞中多有失望之意,不由脸色微红,从振兴家族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敬佩的看着父亲,道:“下一步该当如何?”

    王允毫不犹豫的道:“先诛杀董卓三族,以收人心,正视听,而后派可信之人掌控左冯翊与右扶风,再派使者抚慰关东,请关东出兵,迎接天子回雒阳,中兴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