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董卓伏诛 3
    长安城东,昨夜董卓并未休息在太师府,而是在城东的堡坞里。天籁小说除却郿坞,董卓在长安城外也建有一座堡坞,位于大营左近。

    自董卓颇是信任的越骑校尉伍孚去年刺杀他后,董卓便加强了防备,此次张辽之变后,董卓更是小心。

    今日一早,谒者来拜,自王端死后已病了旬月的天子新愈,按照礼制,所有大臣要上朝,大会未央殿,为天子病愈庆贺。

    董卓不虞有他,朝服升车,赶往未央宫。

    不过如今的董卓极为多疑,此次朝会依旧按照每次馆里,不但自己在朝服里面裹了重甲,而且陈兵夹道,从长安城东大营到未央宫的十余里道路两侧遍布士兵守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除此之外,还有随行五百人护送,左步兵右骑兵,屯卫周匝,并州兵与凉州兵皆有,连徐荣也被董卓带来了,与吕布等众将扞卫前后。

    清晨的阳光下,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一路百姓看到董卓出行,无不退避不已,唯恐冲撞了董卓被灭族抄家。

    队伍从长安城东正门的清明门而入,沿着香室大街,至北宫,转章台,过执金吾衙署,抵达未央宫北门外。

    按制,外兵不得进宫,到了北宫门前,董卓便将徐荣等护卫兵马留在外面,自己带着吕布等少数随从入宫。

    ……

    未央宫中,十一岁的天子刘协有些不安,从身边侍中王盖今日异常的举止和神情上,他敏锐的察觉到似乎要生大事了。

    前宫尚书台中,尚书令王允正在像往常一样阅览朝臣和州郡奏章,仿佛一切如常,但从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就能看出他此时心中极不平静。

    尚书仆射士孙瑞仿佛在闭目遐思,但心中同样不平静,如前番伍孚刺杀董卓的谋划一样,王允依旧在幕后。

    前番失败之后,郑泰出逃,荀攸与何颙被捉,而王允却丝毫没事。

    而此番交给吕布的讨董诏书,仍然不是王允写的,而是王允让他士孙瑞亲自执笔,如果出了差错,王允或许依旧能躲过大难,但他士孙瑞必然是全族尽灭的下场。士孙瑞不怕死,但连累了家人,他心中却是难安。

    至于其他尚书,根本不知道今日将要生什么大事。

    ……

    董卓乘坐马车,带着吕布等二十多个护卫进了未央宫,不想刚进了北门,拉车的马便有些不安的嘶叫着,停了下来。

    随行的吕布面色不由微变,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长剑。

    董卓看到马无故受惊,颇信谶兆的他皱起眉头,眼里闪过阴影,摆了摆手,停下马车,哼道:“今日不利,且回。”

    吕布心中登时大急,浑身冒起了冷汗,眼珠一转,忙道:“义父,此处已是皇宫,又有何不利之处,宫中自有司徒,父亲身边更有孩儿护卫,何处不可去的。”

    董卓想了想也是,有骁勇的吕布为护卫,自己信任和重用的司徒王允执掌中台,皇宫内还有不少亲信的护卫,如果有什么不妙,他们必然早已知会自己。

    “也罢,且行吧。”董卓挥了挥手,马车继续前进,穿过宫门门洞。

    此时吕布非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了。

    因为董卓在皇宫内眼线很多,皇宫的护卫也不能信任,所以王允与吕布昨夜就将守卫北宫门的护卫全部换了,由另一个投靠吕布的并州人骑都尉李肃带领,吕布手下亲信的秦谊、陈卫、李黑等十余个勇士跟随,正埋伏在北宫门内的两侧掖门,如今已不过十余步,董卓就会进入埋伏,但只要稍有差池,就会功亏一篑,吕布岂能不紧张。

    嗒!嗒!轱辘!轱辘!

    马车行驶的声音在宫门内回荡着,距离宫门内已不过五步,三步……

    咯吱!背后的宫门突然关闭。

    董卓不由一惊,还没回头,就看到前面冲来十多人,个个手持长戟戈矛,为的正是骑都尉李肃,曾经为董卓说服吕布归附的功臣。

    董卓立时察觉不对,面色大变,厉喝道:“李肃,汝等因何在此!”

    李肃面色狰狞,二话不说,持戟便直刺董卓,与此同时,秦谊、陈卫、李黑等勇士也冲上前来,以长戟叉董卓乘坐的大车和拉车的几匹马。

    马匹受惊,痛嘶蹦跳,牵拉的马车左右颠簸摇摆。

    与此同时,李肃一戟刺中董卓,但董卓朝服内有重甲,长戟刺不入,只划伤了董卓的手臂,但那股力道却将董卓整个人捅下了马车。

    董卓肥胖的身体一下子滚落马车,面色大骇,仓皇大呼:“吕布何在?”

    吕布看着滚落在地的董卓,神色阴沉而狰狞,他没有携带方天画戟,本要拔剑,又看到身边一个护卫手中长矛,当即从他手中夺过长矛,两步冲到正要爬起的董卓面前,手中长矛贯胸直刺而入!

    他的力道何其之大,董卓身怀重甲也没用,直接被刺了通透。

    吕布脸上青筋毕露,虎目圆睁,死死的握着长矛,将董卓钉在地上,喘着气,咬牙道:“奉诏!讨贼臣!”

    他久在董卓麾下,知道董卓的霸道和厉害,心中不无恐惧。

    董卓胸膛被长矛贯穿,痛彻心扉,哧呼哧呼的喘着气,嘴里鲜血不断涌出,同样死死的盯着吕布,眼里透射出凶悍和狠厉:“庸狗!敢如是邪!”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俾睨天下,竟然会栽在这里,连苦心经营的郿坞也回不去,事已至此,他哪还不知道,不止吕布,更有亲信的王允,也背叛了他,否则怎会有诏书,又怎会在此埋伏。

    董卓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意识在慢慢消散,将死的这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嘴里出微弱的声音:“若文远……何至于此,叔颍误我……”

    说罢,头颅一歪,曾经纵横关凉、肆意废立、执掌天下权柄、大败关东诸侯的枭雄和暴徒就此而亡,死不瞑目。

    吕布看到董卓瞳孔消散,长出了口气,心中恐惧稍稍退去,松开手中长矛,拔出腰间长剑,一剑砍了董卓的人头,丢给李肃。

    董卓身后有护卫想要上前营救,皆被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