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董卓伏诛 1
    长安太师府的厅堂中,李儒和田仪都在,肥胖的董卓靠坐在锦榻上,闭着眼睛假寐,神情依旧阴沉,厅堂里一片静寂。天籁小说|2

    “太师,”李儒少有的违逆着董卓的意思开口:“张文远已死,何须再牵连他在河东的家眷,还请太师宽宥。”

    “哼!”董卓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目光冷然的扫了李儒一眼:“老夫知汝与张辽有交情,但张辽竟敢背叛老夫,更重伤了吾弟,唯有夷灭全族,才能震慑诸将,使他们不敢有二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夷灭全族?”李儒不由面色大变。

    田仪忙抱拳开口道:“太师,张文远毕竟曾有大功,若诛全族,恐会令其他将领寒心哪!”

    “汝二人勿复多言!退下!”董卓不耐烦的摆摆手,看向一旁长史刘艾:“中军校尉尚未归来乎?”

    刘艾忙道:“禀太师,董校尉出城追剿张辽未归,想必是他不相信逆贼张辽已死。”

    “哼!祸端皆因他而起,尚敢如此放肆。”董卓怒道:“回来后将他禁足郿坞!”

    董卓下令后,对于近日生的一些事仍是心中不耐,却突然想到了王允当日宴请他时说的话,分明有劝他更进一步的意思,他心中一动,看向刘艾:“准备奏表,明日老夫要向天子表奏,封司徒王允为温侯,食邑五千户!”

    刘艾一怔,不明白董卓为什么突然将王允封侯,但却不敢怠慢,当即去准备奏表。

    ……

    长安城的一处宅院里,张辽看着史阿,皱眉道:“董卓免去了师父的河东太守之职?让董越担任河东太守?还要捉拿我的家眷?”

    “正是。”史阿肃然道。

    一旁古采英急道:“那婉儿她们不是危险了?”

    “那也要董越能抵达河东才是。”张辽冷笑一声,提笔刷刷用密语写了几道命令,用交给史阿,吩咐道:“立时飞鸽传书典韦和张郃,一明一暗,将董越牢牢阻在中条山以南,取了他的人头,收编了他的兵马,让他这个河东太守没命去做!再传令太原与上党,夹击白波垒,趁着汾河冰冻之时,攻破白波贼,而后骁骑营西进左冯翊,听候调遣。”

    “喏!”史阿领命而去。

    古采英看到张辽早有安排,松了口气,又蹙眉道:“若是董越遇害,董卓岂非会派大军攻打河东?”

    张辽哼了一声:“那也要他能活到那个时候。”

    他对董卓的行径极为恼怒,尤其是要捉拿他的家眷,可谓彻底激怒了张辽,断了最后那一丝情分。

    他看向荀攸:“公达,让文始行动罢。”

    ……

    北阙甲第,尚书仆射士孙瑞府中,尚书仆射士孙瑞正在秉烛夜读。

    尚书仆射为尚书令的副手,官秩六百石,虽然官秩低,但实权却很大,过三公。东汉一朝,三公虽然名位最高,但早已被架空,政令全部都在尚书台,凡天子下达诏书,也要天子玉玺与尚书令之印共用,才能下诏,可见尚书台权力之大。而尚书令空缺时或尚书令不在京城时,则由尚书仆射主持尚书台的事务,除此之外,尚书仆射还负责打开奏章的封口,以及国库钱粮的借贷、赈济事务。

    士孙瑞出身关中右扶风名门,家族虽然不算显贵,但世为学门,而士孙瑞少传家业,博达无所不通,中平五年,凉州爆王国之乱,十余万攻掠陈仓,三辅震动,时任京兆尹的盖勋表用处士扶风士孙瑞为鹰鹞都尉,抵御叛乱。董卓西迁之后,士孙瑞等短暂的担任过执金吾。

    王允为尚书令,与士孙瑞、黄琬、郑泰、杨瓒等人结成同盟,暗谋诛杀董卓,为了掌握一定兵力,王允等人等举荐执金吾士孙瑞担任南阳太守,并且命令他借讨伐袁术为名,带领兵马出道武关,实则为多路夹击董卓作准备,却引起董卓怀疑,将士孙瑞留在长安,王允无奈,只能顺从董卓之意,擢升士孙瑞为尚书仆射,引为臂助,并几次暗中与士孙瑞谋划诛杀董卓之事。

    士孙瑞正在读书,书房外传来敲门声,一个声音道:“父亲,孩儿请见。”

    “文始,进来罢。”士孙瑞听出是自己儿子士孙萌的声音,吩咐了一句,放下书,看着儿子进来,问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士孙萌到了士孙瑞身前,低声道:“父亲,孩儿以为,如今正是诛杀董贼的大好机会。”

    士孙瑞没想到儿子一开口就是这般大事,不由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道:“休得胡言!汝莫非是要为张文远报仇乎?”

    士孙萌反问道:“孩儿受张将军知遇之恩,难道张将军之事不该报仇乎?”

    士孙瑞想起张辽之事,叹了口气,道:“张文远实为可惜,汝有此心,大好,但却不可冲动。”

    士孙萌正色道:“父亲,孩儿此言并非冲动,张将军本为董贼左膀右臂,又任司隶校尉,可谓权重,如今他因义气而被董贼残害,可谓冤屈,关中之人无不为之痛惜,董贼手下其他将领也未尝不有兔死狐悲之叹,此时人心不定,司隶尚且无主,正是谋杀董贼之天赐良机,否则悔之晚矣!”

    士孙瑞听到儿子这么一说,不由神情肃然,沉吟了起来。

    ……

    第二日,尚书台中,突然收到一份奏表,却是董卓上表天子,封司徒、尚书令王允为温侯,食邑五千户。

    这份奏表要经过尚书台才能转奏天子,最先自然是尚书仆射士孙瑞看到,而后他将奏表给了王允。

    王允看到奏表之后,不由面色陡变,董卓怎会如此厚待他?!

    他脑海里瞬间便想起了那日宴请董卓之事,他曾不惜名节对董卓阿谀奉承,并几番劝董卓对天子取而代之,但他本是为了设美人计与连环计,无奈计策出了变故,不了了之,但他对董卓的劝进之言,却已是板上钉钉之事。

    一念及此,王允不由大汗津津,若果真是自己那个不成功的计策导致董卓篡位,董卓再将他劝进之事传遍天下,那他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此表不可上奏!”王允对士孙瑞说了一声,当即就要去太师府,请董卓收回奏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