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章 决裂
    张辽带着皇甫郦一行快马加鞭,远远看到郿坞在望,郿坞前围了一大群人,不由更是加快了速度。

    他的象龙速度最快,如同风驰电掣,转眼就到了郿坞前面,他看到了面色狰狞的董卓,更是一眼就看到一个妇人头发被绑缚在马车的车辕上,被鞭打杖击,立时知道此妇人是谁了,不由心中一沉,大喝道:“且住手!”

    与此同时,董卓也听到了马蹄声,看到张辽快马前来,本是愕然,却又听到他大喊阻止,不由脸色阴沉,喝道:“张文远,汝因何而来?”

    至于那两个鞭打杖击马氏的奴仆却没有停下来,他们只听董卓的命令,余者一概不理。

    张辽二话不说,飞马过去,拔出手中长剑,一闪而过,那两个奴仆手中挥动的鞭杖断为两截,又被象龙踢了一脚,惨叫着滚落在地。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马氏抬起头来,只隐隐看到一个男子骑马而来,却看不清相貌,但声音却从未听过,更是不明白此人因何而来。

    “张辽!”董卓看到张辽行为,大是暴怒,厉声道:“汝欲谋反乎?”

    与此同时,董卓的那些军士和奴仆都围了过来,护在董卓面前,小心防备。张辽曾来过郿坞,他们认得张辽,知道此人是董卓的亲信,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

    吕布看着张辽,皱起眉头。

    张辽飞身下马,向董卓一礼,沉声道:“太师,属下并无他意,只是来劝谏太师,不可害了马氏。”

    董卓死死的盯着张辽,面色阴沉如水,怒哼一声,还没说话,他身旁的董旻就厉声斥道:“张辽,汝不过吾兄手下一个鹰犬,安敢如此猖狂?还不速速退下!”

    这时,后面皇甫郦等人也赶了过来,皇甫郦看到马氏如此惨状,不由惊呼。

    张辽喝道:“呼什么,先救人!”

    皇甫郦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去车辕前解救马氏。

    张辽看向即将爆发的董卓,沉声道:“太师,马氏身份不同,她乃皇甫氏之媳,马氏之女,岂能随意加害!”

    董卓还是没有说话,董旻冷斥道:“真是可笑之极!汝一个莽夫鹰犬懂什么,吾兄威加四海,何惧什么皇甫氏与马氏。”

    董卓看着张辽,面色阴沉:“汝意欲何为?”

    张辽深吸了口气,道:“属下正为太师着想,太师欲执掌天下,正要天下人支持,关东世家叛乱,无可拉拢,太师出身关凉,正当结好关凉世家,而今却因一女子而得罪了两大世家,关东已叛,若关凉再离心,属下不知太师还能有何人可用?难道要做一独夫乎?昔日志向何在?”

    众人听得一片沉默,董卓也皱起了眉头,似乎在分析着利害。

    董旻见状,又是冷笑一声:“吾兄为太师,位在诸侯王之上,试问满朝大臣谁敢不服?”

    张辽瞥了他一眼:“恩威并用才是王道,才能使人心服口服,只凭威风,换来的终究不过是阳奉阴违,却不知太师要哪个?”

    董旻被张辽反驳,恼羞成怒:“吾兄兵马在握,谁敢阳奉阴违,但杀之而已!”

    张辽不屑的冷笑一声:“若太师也如此认为,属下无话可说。”

    “张辽!汝安敢无礼!”董旻看到张辽不屑的神情,大声怒斥。

    张辽没理会他,只是看着董卓,他知道最终的决断权还正在董卓,沉声道:“还请太师三思。”

    董卓看了一眼马氏:“此贱妇违我之命,该杀!”

    张辽道:“她已受鞭杖之刑,可算惩处,唯太师宽容。”

    董卓盯着张辽:“汝与她有何关系?”

    张辽道:“属下只认得太师,不认得她。”

    董卓神色微缓,这时,一旁董旻又道:“二兄,休要听他巧言,此人定是想结好皇甫氏与马氏,图谋不轨。”

    董卓面色又变。

    张辽神色自若:“左将军此言殊为可笑了,试问当今天下,谁人权柄最大?是太师,左将军也道太师威加四海,而某为太师属下,不倚仗太师,又何需去结好他人,岂非本末倒置?”

    董旻没想到张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一时无从辩解,他终究不过是个庸才,哪能应对得了张辽的言辞。

    董卓看着那边正被皇甫郦解救的马氏,眼里仍然闪烁着凶光,恰在这时,董旻突然向董卓道:“二兄,璜儿之事,正可趁今日,索性与张辽来个交换。”

    董卓闻言,看向张辽,眼中异光闪烁。

    董旻又道:“二兄,大兄早去,只留下璜儿这一独苗,大兄何为一外人而伤璜儿乎?”

    张辽听着董旻的话,又看董卓神情,突然感到有些不妙。

    果然,董卓听了董旻的话,看向张辽,缓缓道:“张文远,若要老夫放了这贱妇也可,但有一事,汝却不得干预。”

    张辽心中察觉不对,哪能应承,沉声道:“太师,属下请太师放人,本是为太师着想,于自己何利?太师何必以此为条件来谈他事,令属下不解。”

    董卓摇摇头,道:“无论如何,要老夫放了此贱妇,汝便要应承。”

    张辽不语,心中却有些烦躁,娘的,自己救马氏,于董卓更有好处,这董卓实在是昏聩之极,也不讲道理了,到了这一步,离灭亡真不远了。他自寻灭亡也罢,却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一涉及到董璜,张辽心中就感到不对,他脑海中又不由想起了丁宫死前的话,莫非要应在这里不成?

    张辽在思索,董卓却缓缓道:“吾侄董璜,不幸丧偶,他要求娶蔡伯喈之女,汝以为如何?”

    嗡!

    张辽只觉仿佛被当头打了一个闷棍,他没想到董璜居然还在算计蔡琰,而今就连董卓也出面了,当即寸毫不让的道:“属下与蔡昭姬之事,长安谁人不知,她已有所属,还请中军校尉另择他偶。”

    “放肆!”董旻厉喝道:“吾侄丧妻,乃娶正妻,汝已有妻,蔡家之女难不成与汝做妾乎?更不论汝身份底下,何由与吾侄相比!”

    董卓看了一眼张辽:“此事便如此罢,汝勿复多言,速速回长安罢,老夫明日便会令人向蔡伯喈下聘。”

    “太师!”张辽抱拳,沉声道:“请太师收回成命!”

    “张辽!”董卓看到张辽不退,刚才积压的火气一下爆发出来:“老夫只一言,速退!否则作谋反论!”

    恰在这时,里面董白听到外面张辽的声音,跑了出来,欢喜的呼道:“阿叔,你来了!”

    董卓立时吩咐董白身后跟出来的婢女:“将阿白带回去!”

    “大父!阿叔!”董白发现情况不对,急忙大呼,却被婢女强拉了回去,不由大哭。

    董卓又转头看向张辽,只吐出两个字:“速退!”

    “请太师收回成命。”张辽神情肃然。

    “很好!”董卓面色陡变,朝一旁吕布喝道:“奉先,还不将此逆贼拿下!”

    一旁的董旻趁机道:“二兄,张辽武艺高强,可死活不论。还有那马氏,也不能留,直接杀了,正要令他分心。”

    董卓当即道:“全部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吕布听到董卓命令,急忙向张辽使眼色,让他快逃,行动却不敢怠慢,提着方天画戟,跟着那些军士和奴仆,慢慢逼上来。

    张辽看着满脸横肉,面带杀机的董卓,神色复杂,长叹了口气,深深一礼:“太师之恩,张辽不曾或忘,而张辽投靠太师以来,督迁徙、退关东,几番劝言,固有私心,却更于太师有益,今日亦如此,非张辽相负,实太师相逼,属下不得不拼死反抗。”

    “汝为了一女子,胆敢背叛吾兄,何来忠心可言?”一旁董旻冷斥。

    “滚!”张辽眼睛一瞪:“他日董氏,必亡于汝这鼠目寸光之徒。”

    董旻羞怒,喝道:“吕奉先,还不上,杀了这逆贼!”又朝那些军士和奴仆喝道:“将那贱妇与逆贼的随行一并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