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古采英的想法
    张辽带着荀攸等人巡查,先去的是长安东面的京兆尹新丰县,只是还没呆两日,就接到董卓的命令,令他立时赶回长安。

    张辽不由暗自苦笑,不用问,他也知道是什么事。长安暗影已经传来消息,王允送给董卓的歌伎被抢,而且是在接近太师府的时候被抢,董卓大为震怒,命他回去自然是查案。

    只是这个凶手却是他亲自派去的,古采英,问题是他只让古采英把貂蝉抢走,让王允这黑心老儿吃个亏,再吓吓他,却没想到古采英竟然把王允临时送给董卓的另一个歌伎也抢走了。

    张辽令赵云护送着荀攸等人继续巡查,他则快马回到了长安城,长安城如今风风雨雨,还需要他去应对。

    回到长安城后,张辽第一时间去太师府见了董卓。果然,董卓极为震怒,一个歌伎被劫不算大事,但劫到董卓头上就是严重的大事了!

    在董卓的严令下,张辽立时带着司隶在全城搜索,连执金吾的缇骑和持戟也行动起来了。

    当初董卓因车师王侍子之事要张辽杀几个执金吾属吏,张辽一力扛下,一句“此张辽所为,与手下何干”很快被人传扬出去,执金吾衙署那些属吏和士兵对张辽本就敬畏和爱戴,经此之事,更对张辽这个上司死心塌地,得知张辽不做执金吾,要去做司隶校尉,不少属吏和士兵都争着要跟着他去做司隶,却被张辽劝阻,毕竟执金吾不能没有人。

    他离开时,趁机举荐了皇甫郦任执金吾,但皇甫郦资历毕竟差了些,加上董卓对皇甫氏的警惕,所以并没有同意,只是暂时将执金吾职位空了下来,由皇甫郦这个执金吾丞代理。

    此次张辽奉命搜城,那些缇骑和持戟都很激动,纷纷跟随张辽行动,而那些司隶在张辽和赵云几个月的整顿下,风采也焕然一新,纪律严明,与过去截然不同,令长安朝臣和百姓都赞叹不已,也更加认识到了张辽的自律和统兵能力。

    此番搜查,张辽下了严令,不许扰民,但他却趁机将平日里的一些恶霸捉了起来,如此不但能治安,关键的时候还能用来顶罪,何乐而不为。

    当夜,张辽回到司隶校尉府,来到内堂,看着古采英,无奈的道:“你做的好大事。”

    古采英难得的有些赧然:“姎看那孩儿要被王允老儿送去给董卓糟蹋,一时心软,又劫了她,给你惹了麻烦。”

    张辽看到古采英这番模样,慷慨的摆了摆手:“没事,波平如水最无聊,找点乐子也不错,趁机能做点事。”

    古采英看了一眼张辽,眼里露出感激之色,对他的这种豁达和担当又满是佩服,换做他人恐怕早就责备一番了。

    张辽看了看里面,问道:“她二人在里面?还没休息下吧?”

    古采英点头道:“嗯,貂蝉还好,小玉有些惶恐。”

    “进去看看。”张辽吩咐一声,在古采英的带领下进了内室。

    内室里,貂蝉和小玉早就听到了张辽在外屋的问话,看到张辽进来,貂蝉看了张辽一眼,眼里微微闪过复杂之色,小玉却是惶恐的低下了头。

    张辽盯着貂蝉:“你认得我?我们在哪里见过?”

    貂蝉犹豫了下,道:“西迁之时,弘农道上,将军曾救过小女子。”

    “西迁之时,弘农道上?”张辽一怔,再细细端详她,突然心中一动,失声道:“你是……那个王粲小兄弟让马车的那对母女?”

    貂蝉道:“正是小女子。”

    张辽不由无语,他没想到自己当年便与貂蝉见过面,只是当时貂蝉不过十三四岁,女扮男装,脸上又抹着黑灰,难怪他一时间认不出来了。

    “你母亲呢?”张辽想起那个妇人,又问道。

    貂蝉道:“那是司徒妾室李氏,非是贱妾母亲,只是途中遇到,相扶一把。”

    听貂蝉提到王允,张辽眉头一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允老儿这番玩的是美人计,连环计吧?要离间我与太师?”

    貂蝉没有说话,但眼里露出震惊之色。

    张辽看她那神情,便知道不差,呵呵笑道:“啧啧,这老头还真是心黑,无冤无仇就要算计我。”

    貂蝉辩解道:“司徒只是为了诛除董贼,对将军并无相害之意。”

    张辽不屑的笑了笑,历史上吕布确实没事,但那是成功了,如果失败了,吕布绝对玩完,而且即便成功了,王允也还是看不起大功臣吕布,将他斥在朝政之外,只是把他作为一个轻侠对待,或许在王允眼里,吕布终究不过一个棋子而已。

    从大义上讲,王允做得不差,但要算计到自己头上,那就没的说了。

    貂蝉看了看张辽,突然开口道:“贱妾观将军,亦非与董卓一道,何不助司徒共同诛杀董贼,匡扶大义,救助天下苍生?”

    张辽摇了摇头,莫名的叹了口气:“终究不过是权势之争罢了,太师初时当政,拉拢士人,何尝不是志在匡扶汉室,只是这些关东士人不认可关西之人,阳奉阴违,里应外合,搞的天下大乱,令太师受了挫折,才走到这一步,权势,嘿,王允杀了太师,难道他便能匡扶汉室乎?盛世尚可,乱世嘛,他也不成。”

    貂蝉眼里露出困惑的神色,张辽却不愿与她多说了,看了一眼二女,道:“你二人家在哪里?我派人送你们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也免得搀和到这尔虞我诈里,你们太嫩,哪能玩得起,终究不过是凄惨的棋子而已。”

    貂蝉凄然道:“贱妾本姓霍,父亲早殁,被乡里送入宫中,西迁时与宫人失散,到了司徒府上,如今又往何处去。”

    另一个女子小玉也道:“婢子……婢子也无家可归。”

    张辽一下子皱起眉头,难不成还多了两个累赘?

    这时,古采英突然开口道:“文远,姎看她二人擅舞,手脚伶俐,何妨由姎收她二人为弟子,传她们剑术,或许能为文远所用。”

    “不妥。”张辽道了一句,不想他还没摇头,貂蝉一下子拉着那个小玉拜倒在古采英身前:“还望姊姊传我二人剑艺,乱世之下,也有自保之道,更能保护女眷。”

    张辽脸一下子黑了,自己叫古采英古姨,她们叫姊姊?

    古采英却已经肃声道:“好孩儿,你们今后便是姎的弟子了。”

    她说罢,又看向张辽,道:“文远,世道日乱,婉儿她们也须要保护,何妨便由姎收一些孤苦无依的女子,训练成女子卫队,正好保护内眷,也为这些可怜的女子谋个生计,否则无处可归,没于贼人之手,何其凄惨。”

    张辽闻言,发了会呆,摆了摆手:“随你,不过一切还需谨慎,要保护内眷,收的女子一定要忠心。”

    古采英点头道:“姎知道。”

    张辽摇了摇头,自出了内室,他却不知道,正是古采英这一个念头,日后竟然组织出了一支独特的巾帼卫,护卫内眷,几番立功,助力不小。

    ……

    长安城那处宅院里,书房中,阴沉老者看着刚回来的年轻人,问道:“已经数日了,事情可曾安排下去了?”

    年轻人忙道:“已经安排下去,只是最近长安城情势很近,张辽带着司隶四处搜索,我等还是小心为好。”

    阴沉老者冷笑一声:“老夫如今并未有什么不妥行动,只是……他如何能察觉?”

    年轻人道:“叔父,侄儿有一言,族兄之死,未必是张辽,否则他早已猜到我等算计……”

    “闭嘴!”阴沉老者怒哼一声,面色铁青:“我儿无端在平县遇害,又是被董璜教唆谋算张辽,非是张辽所害,又能是何人?便不是张辽,他也难辞其咎!”

    “是。”年轻人看到老者神情怨毒,连忙低下了头。

    老者森然道:“张辽,前次有贱人帮汝脱难,这次且看汝如何逃得一死!”

    “是吗?丁尚书!”外面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丁元雄,元雄,元凶,哎……我早该想到的。”

    年轻人面色登时惨白:“张……张辽?”

    他听出了这个声音,他曾暗中观察过很多次,也听过很多次了,司隶校尉张辽,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阴沉老者身子微微颤抖,握紧了拳头,手指几乎掐出了血,神情更加阴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