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貂蝉
    大雪依旧飞舞,董卓还在郿坞,午后,张辽带着女扮男装的古采英,应邀来到了司徒府。天籁小说.|2

    不想王允竟然在门外等候,着实令张辽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这个同乡大佬一向都是眼高于顶,找自己麻烦的。

    王允一直带着他们到了后堂,却见后堂桌子上早已摆上了美酒佳肴,王允又请张辽上座。

    二人对坐后,张辽看着王允,抱拳道:“张辽不过一个司隶校尉,司徒位列三公,更兼中台,何故如此礼待张辽?”

    他险些就“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出口了。

    王允看了一眼张辽身后的古采英,似乎察觉她是女子,看张辽也没有请她在外等候的意思,眼神微微闪烁了下,朝张辽一礼,道:“文远任司隶校尉,不畏权贵,惩治奸恶,众人咸服,允以为,方今天下别无英雄,惟有文远耳。允非敬文远之职,敬文远之才也。”

    这老儿前些日子还斥责我不分尊卑,今天却这么卖力的夸我,他想做什么?张辽心中隐隐有一种猜测,却不敢肯定。

    他咧了咧嘴,大笑道:“司徒过誉了,辽却以为,司徒一心为汉室,乃真英雄也,今天下英雄,唯司徒与辽耳!来,我二位英雄且快饮一杯!”

    王允脸颊抽搐了下,张辽身后的古采英转过了头,嘴角微微上扬。

    王允本也不擅长拍马屁,又被张辽一句话说的再也说不下去了,接下来只能让几个侍妾婢女殷勤给张辽劝酒。

    张辽索性也装傻,一杯接着一杯,他的酒量很深,并不怕被灌醉。不过喝了一会,自己先装起醉眼朦胧来了。

    王允看到张辽酒意朦胧,当即转头朝一个侍妾吩咐道:“唤孩儿来。”

    少顷,一个容貌绝色的红衣女子款款而入,微微屈身朝王允一礼,又朝张辽一礼。

    张辽看那红衣女子,确实是少有的绝色,虽然不过十五六岁,但一举一动似乎天生有一种羞态和媚态,比之唐婉的端庄优雅、蔡琰的恬静大方、尹氏的小家碧玉、苏婳的妩媚热情,别有一番风情。

    王允这是要做什么?美人计?难不成还真有貂蝉?

    张辽嘀咕一声,与王允猜测不同的是,他虽然年轻,但心态却很成熟,早已过了那种一见钟情、心猿意马的阶段,这个女子虽然美,但没有过彼此患难与共的经历,他如今却也难以动心。

    他当即装作醉眼朦胧的指了指红衣女子,看向王允:“司徒,此女何人也?真是天生丽质。”

    王允道:“小女貂蝉也,允蒙文远错爱,不异至亲,故令其与文远相见。”说罢,便命貂蝉上前给张辽把盏敬酒。

    我去!真是貂蝉?!美人计?连环计?真他娘的碉堡了,王允这老儿怎么没去找吕布,反而找到我头上来了?

    随即他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优势比吕布更大,而且历史上王允策反吕布,也没有用什么貂蝉,只是因为吕布被董卓丢了小戟,又与董卓侍妾有私情,自己心中恐惧,才被王允劝得作反……等等,吕布与董卓侍妾有私情?

    张辽忽然想起这事,一时间有些呆起来,这家伙胆子不小啊。而且史载曹操在白门楼斥责吕布爱众将妇,这厮不会真的给手下将领戴帽子吧?

    张辽失了神,脑海里胡思乱想着,貂蝉端酒过来,他无意识的接过,不小心碰了下貂蝉的手,貂蝉面色飞红,盯着张辽,明眸里闪烁着复杂的神情。

    王允不知就里,看到张辽呆呆的盯着貂蝉,只以为他被色所迷,心中大喜,当即也装醉朝貂蝉道:“孩儿便陪文远痛饮几杯,此豪杰也,深得太师信重,又与吾有同乡之谊,却不必见外。”

    张辽回过神来,呵呵一笑,当即请貂蝉入座,貂蝉便坐于王允之侧,隔着不过两尺宽的桌子正对着张辽,又殷勤的给张辽敬酒。

    张辽这才不去想吕布的那点破事,而是细细的打量起眼前传说中的“貂蝉”,只是他越来越有些愕然,这貂蝉似乎有些眼熟啊,貌似在哪里见过?

    王允敬了张辽两杯,看张辽只是盯着貂蝉看,当即指着貂蝉对张辽道:“吾欲将此女送与文远为妾,还肯纳否?”

    来真的了?娘的,这个老头果然是无事献殷勤,一肚子坏水算计自己!

    张辽对此早有准备,他当即装出一副欢喜的神情,离席谢道:“若得如此,辽当效犬马之报。”

    王允看到计策得逞,大笑道:“如此,吾便选一良辰,送至府中。”

    张辽装出一副欢喜的神情,目视貂蝉,心中却在琢磨着,究竟在哪里见过这貂蝉?

    貂蝉看到张辽一直盯着她,神情羞涩,娇躯颤,微微转头。

    不多时,酒饮尽,王允道:“本欲留将军止宿,恐太师见疑。”

    张辽点了点头,向王允一礼,摇摇晃晃离开。

    一离开司徒府,张辽的醉意立时消失,看向一旁神情冰冷的古采英,道:“古姨,看到方才的女子了吧?”

    古采英哼道:“不如你看的那副登徒子模样。”

    张辽苦笑道:“那是做戏,知道吗?王允这老头不怀好意,心存算计。”

    古采英蹙眉道:“他算计什么?为何要送女于你作妾?”

    张辽哼道:“今日送我,过两日再送董卓,然后说是董卓强抢,不过连环离间之计!”

    古采英色变道:“不想这个老儿这么阴险。”

    张辽摇头道:“他是被董卓压得无可奈何了,一心想要匡扶汉室,但却屈在董卓的淫威之下,做梦都想除掉董卓,只能出这种主意。”

    古采英问道:“你该怎么办?这老儿毕竟是司徒,不好处置。”

    张辽嘿嘿一笑,附在古采英耳边,道:“你只需如此……”

    古采英听了,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白了张辽一眼:“偏偏汝这般多鬼心思,这老儿这次怕要懵了。”

    张辽哈哈大笑,随即摇了摇头,叹道:“王允想法是好的,可惜除了董卓后,他能不能驾驭得了董卓麾下十数万羌胡兵?恐怕转眼就是粉身碎骨,长安一片狼藉。”

    历史上,王允策反吕布除掉董卓后,想要招拢袁绍等关东诸侯,移都雒阳,从天下格局上再次一统大汉,但他终究缺乏胸襟和远见,对董卓麾下凉州兵马处置不当,致使十数万羌胡兵围城,不但王氏一族身死,而且天子刘协落入李傕郭汜之手,在凉州兵马的内斗中,长安百姓数次遭受荼毒,以致关中百里不见人烟。

    除掉董卓容易,但处置不当,后果比董卓活着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