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八十章 征辟与查察
    形势变化的太快,无论是满朝公卿大臣还是长安百姓,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天籁小说

    不过三两日间,原本还身在囹圄的执金吾张辽转眼就任职司隶校尉!

    司隶校尉官秩比两千石,比之执金吾真两千石要低,但两汉以来监察官最大的特点就是位卑权重,比如刺史六百石,却能监察两千石太守,与太守同列。

    同样,司隶校尉也是如此,虽然官秩比九卿低,但地位和权势却在九卿之上,朝会之时也位列九卿之前,与尚书令、御史中丞三独坐,在朝内,三公以下朝臣无不受其监察,在朝外,京畿七郡的太守亦在其监察之下,而且还能处置京师近郡犯法者,可谓真正的大权在握!

    张辽担任司隶校尉后,先就是手下的属吏多了,除了一千二百司隶外,还有十二名从事、主簿等二十五名假佐,以及不定员的参军。

    最关键的是这些属吏都是他自行征辟,如同家臣,他有完全的处置权。

    张辽任职后,第一件事就是向董卓请命,将荀攸从狱中放了出来,征为都官从事,都官从事是司隶校尉手下最有实权的一个从事,协助司隶校尉纠察百官,并且可以参与朝会。

    随后,张辽便立时处置刘嚣,免得夜长梦多。

    刘嚣的恶行累累,背着董卓也有不少阳奉阴违之事,若是细细详查,恐怕要三五个月才能查清,张辽采取了快手段,只举出刘嚣得罪朝臣与董卓的几件大罪,便以雷霆之势直接将刘嚣处斩。

    这个年轻的司隶校尉手段之凌厉,令暗中关注他的满朝大臣为之凛然。

    处死刘嚣之后,张辽又迅对手下的大小属吏和司隶进行整顿。

    他从处置刘嚣之事中,便在暗中观察这些属吏,处置刘嚣之后,凡是之前阳奉阴违的属吏一律免用,并对有恶行的属吏进行论罪处置。

    不过数日之间,他手下从事一下子少了五六个,假佐更不用说,而且张辽处置的有理有据,恩威并施,令余下属吏无不敬畏。

    随后张辽又寻找蔡邕、皇甫郦几个熟悉之人,让他们帮着举荐人才,征辟空缺属吏。

    经历了女儿作证之事,蔡邕无奈之下,也将张辽看做了自己人,这老头一旦认真起来便极为认真,他热心的推荐了弟子王粲,伏完之子伏均,又通过自己在京兆的张昶、赵岐几个好友,推荐了京兆杜畿和京兆张既。

    而皇甫郦则推荐了自己的堂妹夫、也就是皇甫嵩的女婿扶风射援,尚书仆射士孙瑞之子士孙萌,恰好士孙萌与王粲也是好友。

    蔡邕在儒林中的地位是很高的,皇甫郦与士孙萌关系也不错,于是这些被举荐的人无论是碍于面子或是好奇的原因,都来见张辽了。

    对于这些被推荐之人,无论听过还是没听过的,张辽都亲自进行了一番恳切的交谈,对于这些人的能力和见解大为惊喜,尤其是杜畿,张辽前世便听过他的名字,在历史上被誉为最好的河东太守,岂能差了!

    除此之外,射援和张既的能力也是佼佼者,王粲、伏均、士孙萌也不差,不过他们还有些年轻,理事经验难免不足。但都是璞玉,只要磨练一番,就是干才。

    当然,张辽的见解和魅力也摆在那里,这些被举荐的人对张辽这个司隶校尉也颇是认同,于是士孙萌又举荐了故汉阳太守傅燮之子傅干和和扶风苏则。

    最后除了苏则不应召之外,其他的人全部来了,而且都是年轻俊杰或是干练之士。

    一下子得了这么多人才,令张辽乐得合不拢嘴,只此一点,他这个司隶校尉就没白做。

    张辽当即征辟杜畿为功曹从事,负责州府官吏的选拔和任用及其他诸事,相当于其余州牧刺史的治中从事,居州府中治事,主管各曹文书。

    以张既为别驾从事,跟随司隶校尉巡视州郡,并记录沿途各事。

    以射援为京兆尹从事,督促京兆尹上交文书,并察举京兆尹官吏。

    以王粲为主簿,负责记录司隶校尉府各事。

    以士孙萌为簿曹从事,掌管记录钱粮的账簿。

    以伏均为都官书佐,协助荀攸纠察百官。

    以傅干为门功曹书佐,协助杜畿选用官吏。

    又以赵云为暂为军曹从事,负责军务,掌管司隶。

    其余六郡从事、门亭长、孝经师、月令师、律令师、簿曹书佐、典郡书佐、参军,张辽并无更改,仍任用原本之人。

    但即便如此,司隶校尉的属吏也是几乎全部一新,原本刘嚣的亲信,污浊之徒全部清除,而新任用的几个从事都是德才兼备、敢作敢为之士,府中风气为之一清。

    张辽又命赵云整顿司隶,并且趁着这个机会,处置了一批不法之徒,又趁机将左冯翊的典韦手下一些勇士安排了进来。

    他也是在锻炼赵云,他早就察觉,赵云在战场上勇猛无匹,但在为人处世方面,却是宽厚仁义有余,威严决断不足,是以张辽让他通过整肃稂莠不齐的司隶,自己也逐步成长,最终能独当一面。

    同样,司隶校尉这个职务对张辽也是一个好机会,夺取关中是他战略中的重要一步棋,眼下夺取关中还不是机会,但他做了司隶校尉,监察整个关中郡县,却是一次全面了解和渗透关中的机会。

    而且人心都有一种恋旧心理,如果这次张辽这个司隶校尉做好了,关中官吏和百姓念他的好,那他在关中无疑就建立起了威信和根基,日后再次夺取关中之时,百姓想到他这个曾经的司隶校尉,排斥将会大大减少,甚至还会夹道欢迎。

    关键就看他这个司隶校尉做的怎样了,所以张辽眼下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司隶校尉能做多久,但却没有丝毫懈怠。

    他对荀攸、杜畿、张既等属吏完全放权,让他们纠察百官,整顿吏治,惩治豪强,张辽这个司隶校尉为他们做后盾。

    而张辽自己,则全力查探歌舞坊血案之事。

    李儒和荀攸都给张辽出了个注意,就是先从他的仇人中查访,因为这次血案明显就是为了嫁祸张辽。若是其他人或许还没有头绪,但张辽自己却明白自己的仇人有哪些,更加容易破案。

    张辽深以为然,他先召来杨定,明里询问,暗中查探,排除了杨定的嫌疑,却趁机训斥了他一顿。

    杨定面对张辽如今的司隶校尉,不敢再有妄动,今时不同往日,他也在司隶校尉监察之中,生死只由张辽掌控。

    随即,张辽又召来王允之子王定与长史宋翼问询,王定曾与王端一道去过歌舞坊,也有嫌疑,而宋翼,此前史阿查探到此人曾在暗中推波助澜。

    对于宋翼的行为,张辽不相信没有王允的暗许,他对王允这老头也颇是恼怒,老头不给他面子,动辄对他责斥,他这次没给老头留什么面子,将他的儿子和长史都召来了。

    不过见了王定那副怂样,还有宋翼那优柔寡断的模样,张辽就知道此二人参与血案的可能性不大,他询问了一番,便将两人打了。

    最后,张辽派人去召董璜问询。

    董璜如今失了势,低调的很,做出血案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在张辽所有的仇人中,他却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一则此人行事极为阴险狠辣,二则张辽实在也想不到其他仇人了。

    没想到,董璜根本不卖他的面子,拒不应召。

    这也在张辽的预料之中,他加紧了对董璜的暗查。

    就在这时,当日在歌舞坊捉到的几个刺客被史阿和左慈审讯出了结果,目标竟然直指董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