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司隶校尉
    董卓派人去执金吾衙署请证人,董卓双目微垂,此时太师府正堂中静寂一片。

    众朝臣都在默然打量着刘嚣,纵然在青肿的掩盖下,众人也能察觉到刘嚣的神情越来越紧张,身子也止不住颤抖起来。

    不多时,两个形貌狼狈的黑衣人被押了进来,看到刘嚣,慌忙喊了声:“校尉,属下有辱使命!”

    刘嚣看到这二人,确实是自己所派死士的打扮,不过他哪能将那些人都认全,而且当此之时更不会承认,大声怒斥道:“汝等何人?赶来污蔑于我!”

    张辽哼道:“此二人皆是司隶,有名牌在身,可让廷尉查验。”

    廷尉宣看董卓没有反对,当即命廷尉正钟繇去查验二人身份。

    刘嚣大声道:“便是他二人是司隶又如何?吾手下一千二百司隶,稂莠不齐,难免有人被收买利用,便是他们刺杀张辽,也是被人利用,吾监管不严,却不能当刺杀之名!”

    此二人他不认得,多半是喽,根本不会知道太多的信息,刘嚣看到张辽所谓的证人不过如此,不由大是松了口气。

    宣和众朝臣看到刘嚣抵死不认,不由纷纷皱起眉头,董卓没有说话,张辽却冷笑一声,道:“看来汝还要垂死挣扎,也罢,我便再请来一个证人。”

    很快,又有一人被押了进来,刘嚣一看到此人,面色登时大变,这人正是他的亲信从事,也正是此人主持刺杀之事,事后他便命此人先离开长安躲避一时,没想到居然被张辽捉住了!

    众朝臣不少人都认出了刘嚣这个从事,曾跟随刘嚣抄家灭族,连董卓也认了出来。

    那个从事一进来就伏地向董卓连连磕头:“小人认罪!正是小人奉校尉之名,带人刺杀张太守……”

    接着那人便一五一十将刺杀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连事后刘嚣让他逃走之事也说了出来。

    刘嚣几次要打断他,都被张辽阻止,刘嚣脸上的神情只能越来越绝望。

    等那从事说罢,众人都看向刘嚣,刘嚣指着那从事,嘶声道:“很好!很好!汝为罪臣之仆,老夫当初饶你一死,一手将汝提携,不想汝竟然叛变老夫。”

    那从事也露出震惊的神色,愕然道:“校尉,不是……不是你已经招了吗?小人被唤来之时,听说连王三和李留都招了,小人这才招了,正是为校尉减罪哪。”

    众臣愕然的看着他们二人,又不由看向张辽。

    刘嚣更是神情一僵,随即反应过来,戟指张辽,怒吼道:“竖子!汝使诈!”

    张辽淡淡的道:“汝若不为刺杀之事,某便是使诈也没用。”

    刘嚣一下子瘫倒在地,他知道,自己完了。

    这时,司徒王允开口道:“太师,司隶校尉刘嚣擅自刺杀朝廷大臣,行迹恶劣之极,还请太师处置。”

    董卓面色阴沉的看了一眼刘嚣,哼道:“刘嚣,汝这司隶校尉便不用做了,来人,发廷尉审判论罪!”

    “喏!”宣领命。

    刘嚣一下子昏了过去,众臣却没有任何同情之心,刘嚣的胆大妄为实在令人发齿!

    董卓又看向张辽:“张文远,汝本是受害之人,但擅杀车师王侍子,却是不该,罚汝一年薪俸!”

    “属下领命。”张辽大声道。

    董卓朝众人摆了摆手:“老夫乏了,诸位且退去罢。”

    “喏!”众人不敢怠慢,急忙退下。

    太师府正堂外的廊道下,张辽看了一眼被廷尉带走的刘嚣,冷笑一声,这刘嚣去了司隶校尉之职,便如同去了爪牙的老虎,有那么多人怨恨他,他哪还能从廷尉里再次出来。

    这个大敌算是去了,下一个,是董璜?还是那个幕后黑手。

    看到众人皆已出府,他正要出府,突然身后远远传来一个清脆如铃的声音:“阿叔!阿叔!”

    张辽一怔,回过头去,却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从廊道中疾奔过来,不是董白又是谁?

    “小白白!”他不由哈哈一笑,一把将奔过来的董白抱了起来。

    董白吧唧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两口,小脸上满是欢喜,却看到后面追来的仆人发了呆。

    这个人是谁?竟然与太师最喜欢的孙女,渭阳君如此亲近!

    ……

    太师府后堂,董卓将李儒和田仪留了下来,须臾才叹了口气:“刘嚣老夫一向用的很顺手,只是他的胆子太大了,老夫将他交予廷尉,文优以为如何?”

    李儒肃容道:“太师,刘嚣如今不可留,他的所作所为天怒人怨,而今坞已然充实,若再留之,于太师无益,当速速除之,便道他违背太师命令,在长安肆意妄为,因而杀之,往日一切,则皆由他担负。”

    董卓闻言,眼神闪烁起来,显然大是心动。

    李儒又道:“而且刘嚣不能在廷尉久留,他为太师所做私密之事太多,若是张扬出去,于太师不利。”

    董卓不由拍了一下大腿:“老夫失策矣,当速速将其带回,直接斩杀!”

    李儒忙道:“直接斩杀也不妥,有失太师仁义之名,何不如交给司隶处置,也名正言顺。”

    “司隶?”董卓愕然道:“刘嚣本就是司隶校尉,而今虽然免了,谁能为之?”

    李儒吐出一个名字:“张文远,可令张文远为司隶校尉。”

    “文远做司隶校尉?”董卓又是一愣,随即摇头道:“是不是太快了些?司隶校尉乃雄职,他当之,恐三台反对,也是麻烦之事。”

    李儒道:“如今刘嚣去了司隶校尉,长安还有谁人可当之?唯张文远耳,一则他对太师忠心,二则他行事果断,而且此番天子与朝臣将他下狱,已然对立,他为之恰当无二。”

    看董卓犹豫,李儒又道:“何况眼下便有刘嚣待处置,司隶名声在文远手下受损,还有歌舞坊血案待破,任张辽为司隶校尉,命他处置诸事,刘嚣在他手下是必死无疑,司隶名声也正由他恢复,至于血案,若三月可破,则继续担任,三月不可破,则免之,他人岂有异议?”

    “三个月?倒是不错。”董卓闻言,想了想,正要说话,突然一个仆人进来,伏跪在地惶恐的道:“太师,渭阳君……渭阳君唤一个男子作阿叔,还……”

    董卓神色一变,李儒却笑道:“此必文远也。”

    董卓这才回过神来,当即道:“走,出去看看!”

    ……

    张辽正在廊道下和欢天喜地的小董白说着话,得知董白此次跟着董卓来太师府,就是专门来看他的,不由颇是感动。

    这小丫头的真挚却是董卓那些人不能比的,弥足珍贵。

    正说着话,一阵脚步声传来,张辽抬头一看,却是董卓和李儒、田仪几人过来了。

    他当即起身朝董卓行礼:“属下见过太师。”

    董卓点了点头,道:“阿白看到汝,倒是比看到老夫还要高兴。”

    张辽笑道:“只因太师常见,而属下不常见,难免感到稀罕。”

    董卓闻言大笑,而后神情凛然的看向张辽:“老夫此次罚汝一年薪俸,汝可有怨言?”

    “岂敢有怨言!”张辽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只是属下来长安,身无长物,若无俸禄,恐怕这一年就只能厚着脸皮来太师府混饭了。”

    “好啊!好啊!”董白欢喜的道:“阿叔每日都来才好呢。”

    董卓闻言,不由更是大笑,须臾,再看张辽,沉声道:“文远,老夫免了汝的执金吾之职!”

    张辽一怔,瞥到李儒眼中的神情,当即毫不犹豫的道:“喏。”

    董卓看到张辽没有丝毫怨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执金吾不必做了,老夫却再任汝为司隶校尉,处置刘嚣与歌舞坊血案。”

    张辽听了,真是吃了一惊,他只是让人暗中传信李儒,设法置刘嚣于死地,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做了司隶校尉,显然李儒发力不小!

    司隶校尉可不比执金吾那般闲职,这个职务绝对是大权在握,真正的实权比之被架空的三公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有了这个职务,直接查察歌舞坊血案幕后黑手可谓名正言顺,如虎添翼!更可以查察任何官吏,包括董卓的长史刘艾。

    他当即沉声道:“属下领命,多谢太师信任!”

    ……

    如今朝臣的任命全在董卓一心,但却还要经过尚书台的正式文书下达,何况张辽还有将执金吾事务做个交接,所以要上任司隶校尉还需要两三日功夫。

    张辽离开太师府后,第一件事就是登门蔡府拜访,而且是大作声势,带了布帛、金钱等许多礼物,隆重登门。

    蔡琰为他出头,不喜自毁名誉,他却不能让蔡琰独自承担一切,他要让世人知道,一切都是他张辽主动追求蔡琰的。

    与此同时,他也让人暗中散播传言:张辽苦追蔡昭姬,夜入蔡府求同好,蔡昭姬机智拒之,并唿来父亲,与之共同探讨数术之道。

    他要竭力为蔡琰这个好女子挽回名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