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先下刘嚣
    天色阴蒙蒙一片,空中又飘起了秋雨,淅淅沥沥,带着清寒,地上处处可见水洼。天籁小说.|2

    太师府外,蔡琰姊弟、皇甫郦、赵云等人在对面一片屋檐下等候,史阿也在,他押着三人。

    今日正是董卓提审张辽和刘嚣的日子,董卓没有选择廷尉府,而是选择了太师府。

    太师府正堂中,董卓高坐上,左右两侧司徒王允、太尉马日磾、司空淳于嘉、尚书仆射士孙瑞、廷尉宣璠、卫尉杨琦、京兆尹司马防、御史中丞皇甫嵩、廷尉正钟繇等一众官员都在。

    自然也少不了董卓的长史刘艾、谋士李儒和主簿田仪,至于吕布,则带着甲士在外护卫。

    堂中众臣看下中间站着的执金吾张辽和司隶校尉刘嚣二人,无不神情古怪。

    二人站在那里,张辽神情平和,目光有神,曾经不可一世的刘嚣却是满脸悲愤,或者说悲愤已经从青肿的猪头上看不出来了,只是众人看他这副模样,就能感受到他的悲愤,尤其是他们现刘嚣的猪头比前几日更大了些。

    董卓刚看到刘嚣的那副模样,也是呆了好一会,再看旁边神采奕奕的张辽,嘴角不由抽搐了下,这才想到张辽这厮惯来会打人,不用想,也知道刘嚣在狱中挨了打。

    “太师!太师!”刘嚣一下子扑倒在地,嚎啕大哭道:“太师为臣做主哪,张辽要打死臣了!”

    其声音凄惨,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只是他往日作恶多了,众人心中怎么也伤心不起来,都是有那么一股子快感。

    有董卓在,众朝臣很是沉默,包括王允,事实上众人大多本就不相信张辽会无缘无故行凶作案,蔡琰为张辽作证后,他们更知道张辽已然是没事了。

    不过王允的神情并不好看,他千防万防,自己幼子王定搀和歌舞坊一事还是被传了出去,而且还被传的亲眼看到张辽行凶,分明是中了他人的算计,只是归根结底还是幼子自己不检点,气得他将王定狠狠的暴打了一顿,却犹是怒气不歇。

    上董卓看着张辽和刘嚣二人,沉着脸哼道:“汝二人是怎么回事?”

    正大哭的刘嚣还没来得及说话,张辽便朗声道:“禀太师,他公报私仇!”

    刘嚣哭声登时一顿,悲愤的指着张辽:“汝血口喷人!”

    张辽哼道:“歌舞坊血案,傻子一看都知道是有人嫁祸,偏偏汝带着八百司隶来攻打执金吾衙署,不是公报私仇是什么?”

    “我……”刘嚣神情一滞,随即争辩道:“吾听到有血案生,有人举报于汝,为以防万一,带兵去请汝,有何不对?又何为公报私仇?”

    张辽淡淡的道:“不分青红皂白擅自捉拿大臣,这边是司隶的行事作风吗?是否公报私仇,太师自有公断,汝扭了舌头狡辩也没用。”

    董卓没有说话,长史刘艾开口道:“张文远,刘重宁为何不对别人公报私仇,偏偏对汝,总是汝有差错。”

    张辽瞥了一眼刘艾:“刘长史既然责问,某便说了也罢,当初西迁长安时,此贼要滥施淫威,捉拿朝臣家眷,某奉命督办迁徙之事,自然不允,便捉了他,又暴打了一顿,此人心胸狭窄,不知羞愧,反而怀恨在心。”

    说到这里,张辽又看着刘艾,道:“若是我打汝一顿,想必汝也会天天想着公报私仇,不对,我还未曾打汝,如今汝却常常打压于我,比刘嚣更加狭隘阴险,真是莫名其妙,莫非汝与刘嚣结党不成?”

    “一派胡言!”刘艾气得浑身颤抖,怒斥张辽。

    张辽冷笑一声,全不理会他。

    董卓看着张辽:“歌舞坊之事,可是汝所为?”

    张辽断然摇头:“不是。”

    董卓点了点头,看向廷尉宣璠:“此事还要廷尉细细再查,蔡伯喈之女已为文远作证,老夫亦知文远非是行凶之人。”

    “是。”宣璠应了声,看到董卓对张辽颇是偏袒,暗自庆幸当日选择没错。

    “太师!”刘嚣看到张辽竟然托难,不由大急,嘶声道:“太师,张辽擅杀车师王侍子,我儿前去救人,又被这贼子坏了根,太师为我做主哪!”

    董卓看向张辽:“汝为何擅杀车师王侍子?”

    张辽沉声道:“车师王侍子抢掠民女,该杀!”

    王允等朝臣没想到张辽在董卓面前还会如此刚正不阿,不由愕然,对他的硬气心生佩服之意。

    董卓脸色有些不好看了:“那汝可知胡汉三乃老夫近侍?”

    “胡汉三?”张辽这下子真的愕然了:“谁是胡汉三?”

    李儒见状,提醒了一句:“胡汉三正是车师王侍子的名字,是太师亲自为他所取。”

    张辽这才回过神来,尼玛,取的什么破名字!难怪这厮如此恶行累累,又死的这么快!

    他毫不犹豫,当即道:“属下不知他是太师亲信,否则定会留他一命,请太师定夺!”

    先前还暗赞张辽刚正不阿的朝臣不由无语,董卓却是哈哈大笑,心情颇是大好:“很好!不过,汉三终究是老夫近侍,汝便打杀手下两个属吏为他陪葬吧,也算老夫安慰于他。”

    张辽神情一凛,沉声道:“太师,打杀胡汉三,此张辽所为,与手下何干?若太师要问罪,还请处置张辽,便是罚俸三年,张辽也认了!”

    董卓笑容微敛,看着张辽,张辽并不退让。

    堂中一时静寂一片,众朝臣神情复杂的看着张辽,这个人忠奸难辨,却是个敢担当之人。

    须臾,董卓又缓缓道:“此事也罢,但汝打残刘重宁之子,却是不该。”

    “请太师做主!”刘嚣立时大叫。

    张辽看向他,冷哼一声:“刘嚣,汝恶子伏法,汝心中悲伤,难道汝刺杀于我,我心中便无怨乎?偏汝能刺杀于我,夺我性命,我却不能名正言顺惩治汝那恶子,还真是强盗之辞。”

    刘嚣神情一滞,随即嘶声道:“血口喷人,吾何曾刺杀于汝!”

    张辽不再理会他,而是看向上董卓,还有一旁的廷尉宣璠,肃声道:“刘嚣在我来长安途中行刺于我,我早已得了证据,只是昔日念在同在太师麾下效命,加之自己只是受伤,并无性命之忧,因而不与他计较,不想他反倒因小事屡屡为难于我,如今我便也与他理论一番,太师,可否允许属下请证人?”

    今日,张辽早已下定决心,要先除去刘嚣这个威胁!

    刘嚣面色微变,董卓沉吟了下,摆摆手:“便请来吧。”

    一个司隶校尉却派人刺杀重臣,这绝非小事,更是违背了董卓之意,董卓也不得不重视,否则刘嚣如此胆大妄为,他日未必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