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探监
    不过一日之间,长安城再次一片哗然,一个香艳的传闻几乎是瞬间传遍了整个长安城,原本传播的纷纷扬扬的大恶徒张辽血洗歌舞坊的谣言,完全被这个香艳的传闻压了下去。

    新任执金吾张辽,小张司马夜会风华绝代的大才女蔡昭姬,海誓山盟,凤求凰,各种传说层出不穷。

    正因为先前张辽血洗歌舞坊的传说太火爆,所以这个香艳的反弹也更加火爆,尤其是先前无力为张辽辩驳的西迁百姓,此时登时如同得了天大的证据,纷纷理直气壮、慷慨激昂的驳斥先前谣言。

    ……

    廷尉狱中,张辽与荀攸两人对坐在席上畅谈,中间一张案台,一壶酒,两碟菜,两人很是悠哉。

    这是狱吏朱成专门给张辽弄来的,“李全”自然不会反对,这还是他“不经意”提醒的朱成。

    因此自张辽来了以后,荀攸也跟着过上了前所未有的美好日子,若是换做荀严谨的性格恐怕还有些顾忌,但荀攸性子在缜密中又多了几分洒脱与旷达,加上与张辽也谈得来,所以安然自若的享受着美酒好菜。

    至于另一间的司隶校尉刘嚣,就没这么好的日子了,虽然朱成知道他的身份,不敢过于得罪,但也就是寻常官囚的待遇。而且张辽对刘嚣动辄喝斥的姿态,也让朱成小看了刘嚣。

    “公达,如今外面可是跳梁小丑处处蹦,董璜、杨定,听说还有个什么宋翼,连王司徒也牵扯了进来,还真是热闹,我到底是招惹了哪个心黑手辣的家伙,若是捉住他,定要将他……”

    张辽正与荀攸说着,突然李全过来,偷偷塞给了他一张纸条。

    张辽一怔,接过来打开一看,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一时间失了神。

    “此事最大的影响还是坏了文远的名声,于日后不利……”荀攸说到一半,看到张辽奇怪的神情,不由一愣,不过他虽然好奇,却没有凑过来看纸条上的字迹。

    “没事了……不怕那些谣言了。”张辽喃喃道了一句。

    “没事了?”荀攸不由诧异,要化解谣言的影响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长安百姓太多了,谁能禁止他们说话?

    张辽眼里感动、愧疚、愤怒,各种情绪不一而足,良久才长叹了口气:“有一位红颜知己去廷尉为我作证,证明当夜我不在歌舞坊。”

    荀攸若有所思的道:“文远这位红颜知己怕是不简单。”

    他思维缜密而敏锐,瞬间就猜到了一些,若是一般女子,便是去廷尉作证,也不会压下谣言,除非这位女子的身份很特殊。

    张辽点了点头:“是左中郎将之女蔡琰。”

    “蔡伯喈家的大才女?”荀攸也不由动容,看着张辽连连摇头:“还真没看出来文远竟能得这位大才女青睐,此非寻常人所能为之,蔡琰名不虚传。”

    张辽苦笑一声,听到荀攸夸赞蔡琰,心中有几分自豪,但更多的是愧疚,他知道蔡琰作证的后果,恐怕如今要承受的太多。

    一念及此,他心中有几分焦虑,而对幕后的黑手更是愤怒,此时,他最怕的就是幕后黑手将蔡琰也算计进来。

    “娘的。”张辽骂了一句,一口气将杯中酒饮尽,勐然起身,大步朝隔壁刘嚣的牢房走去。

    刘嚣正在那里神情变幻莫测,思索着出狱的办法,听到脚步声,抬头就看到张辽凶神恶煞的走过来,他不由一惊,喝问道:“张辽,汝要作甚!”

    张辽一把将他拎起,抬手就是一拳.

    “啊!”刘嚣一声惨叫。

    张辽拳脚不停,怒喝道:“刘嚣,尔等这群宵小之徒,心黑手辣,作恶多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知修身立德,偏偏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乃公是掘了尔祖坟不成,从弘农到雒阳,从雒阳到河东,从河东到长安,几番算计逼迫,纠缠不休,烦不胜烦,无所不用其极,派人刺杀,制造惨案,还牵扯无辜女子名节,乃公打死尔这头牲口!”

    荀攸愕然看着张辽提着刘嚣暴打,曾经的刘嚣肆意妄为,抄家灭族无数,将他与何几人下狱之时,何其张狂,如今却被张辽这般暴打,实在是让他想不到的。

    至于狱吏朱成与李全,早早就退开了,装作不知道。

    张辽越打越怒,他心中也是憋屈,在河东混得风生水起,正要安抚太原,一举夺取西河之地,不想却被一群宵小算计,被董卓召回长安,做了个执金吾,本想安稳的做一段时间执金吾,趁机在长安和朝堂发展一些实力,不想又被人连番算计,如今连蔡琰也牵扯了进来,他心中感动,却感到无颜去见蔡琰。

    蔡琰为他坏了自己的名节,他能为她做什么?难道名正言顺纳她做妾?让她继续为天下人耻笑?

    “真是一群蠹虫!小人!”张辽一边暴打着刘嚣,一边怒吼:“汝等这般无耻算计,将她牵扯进来,如今还教我怎生有颜面去见她!”

    刘嚣不知情况,不明所以,张辽见状更怒,正要再打,却突然被荀攸过来拉了拉衣袖。

    张辽诧异的回头,道:“公达,这搬小人不该打吗?因何阻拦?”

    荀攸朝牢房大门处指了指:“应该是来探看汝的。”

    张辽一怔,回过头去,身子霎时间一僵。

    只见大牢门口,一个衣女子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素手提着一个木盒,正是蔡琰。

    张辽看着这个女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巴动了动:“你来了……”

    “嗯。”蔡琰点了点头,款步过来,柔声道:“有两日没看到你了,过来看看。”

    她没有什么激动,神情恬然,仿佛去廷尉作证惊动了整个长安城的人不是她一般。

    张辽忙接过木盒,拉着她去隔壁,叹道:“这个地方从来最是脏乱,你不该来这里。”

    蔡琰轻声道:“有你在这里,就没有脏乱。”

    张辽心中感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叹道:“这个地方乱,你一个人却不该过来。”

    “是阿扶陪我过来的,他在门外等着,不能进来。”

    蔡琰一边说着,一边将木盒放在案台上,轻轻打开,里面是两壶酒和一些精致的食物,有张辽最喜欢吃的菜品,他曾在蔡府中做过,蔡琰很快就学会了。

    “公达,快过来。”张辽招唿着荀攸过来,给蔡琰介绍道:“这是荀公达,当时少有的才智之士。”又给荀公达介绍:“我的内人蔡昭姬,大名鼎鼎的才女,音律书法无不精通。”

    蔡琰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向荀攸端庄作礼:“妾身见过荀先生。”

    荀攸忙还礼,赞道:“久闻蔡大家才名,今日才知,品德与勇气犹在才名之上,不输于男子。”

    “荀先生过誉了。”蔡琰在荀攸面前却是一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风范。

    “好吃!”张辽迫不及待的打开食盒吃了一口,又招唿荀攸:“公达,快来尝尝我家昭姬的手艺,包你从来没有吃过这般美食。”

    荀攸嗅到香味,也早已食指大动,闻言也不客气,取了筷子便品尝了一口,咀嚼了两口,神情不由动容,向蔡琰赞了赞,又羡慕的看了张辽一眼,这般才气、品性、容貌与厨艺俱佳的女子,千载难逢,这张文远着实是好福分。

    蔡琰看着张辽吃的畅快,心中也是高兴,她来探监之前,本来担忧张辽在狱中遭受折磨,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张辽在动手打人,连狱吏也退避三尺,强烈的反差着实令她有些回不过神来,当时就忍不住想要嗔怪一声:“蛮夫。”

    只是强忍着才没有叫出来,不过担忧的心情却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心上人,他无论在哪里总有办法。

    张辽与荀攸喝酒吃菜,蔡琰在一旁为他们斟酒,俨然一个小女人模样,更令荀攸羡慕不已。

    张辽轻轻拉住了蔡琰的素手:“你这般做,老大人很生气吧?”

    他知道蔡邕素来注重名声,女儿未出阁,却去廷尉说自己与情郎过夜,毁了名节,他岂能不生气?

    蔡琰轻轻摇头:“阿翁虽然辞了官,却什么也没说,也没阻拦我,他是支持你的。”

    张辽点了点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尽快把那个幕后黑手拉出来!他必须出去做点什么!

    ……

    依旧是那处宅院,依旧是那个阴沉老者,此时他的神情更加阴沉,几乎能滴下水来,连站在下面的族侄也不敢开口说话。

    许久,老者才冷冷的哼了声:“不想老夫百般谋算,竟毁于一个贱人之手!”

    “叔父,如今该怎么办?”年轻人讷讷问道,他也没想到,转眼之间,长安城对张辽的一片讨伐声就变成了艳羡声,大凶徒的传说也变成了香艳传说,着实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

    阴沉老者哼道:“从河东可曾查到什么?”

    年轻人摇摇头:“我们去了河东的人都没有回来,也没传回来什么消息。”

    老者皱起眉头:“张辽此人,与董卓非是一道,他却托身董卓麾下,必有图谋!老夫以河内张扬之谣言将他算计回来,本是要看他拒交河东太守之职,惹怒董卓,不想他竟能将河东轻易交出去,实在是出乎了老夫的意料,令老夫深是不解。此人不简单,令老夫心生忌惮。”

    年轻人忙道:“叔父过谦了,叔父曾任州郡刺史、九卿与三公,而今又为三公曹尚书,主管考课州郡,又以废立之事得太师信任,岂会惧怕一个执金吾。”

    老者摇了摇头:“不可大意,流言既去,张辽也迟早要出狱,此番计谋全化作流水,看来还是要从董卓之处着手,一击必杀!嗯……或许这个为张辽出头的贱人之处也可谋划一番,听闻前不久董璜常去蔡府……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