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臣冤枉
    午后,未央宫宣德殿中,年方十一岁的天子刘协坐在御座之上,两侧分别是司徒兼尚书令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太尉马日磾、司空淳于嘉、廷尉宣璠、卫尉杨琦、京兆尹司马防、御史中丞皇甫嵩、太师府长史刘艾、廷尉正钟繇等一众大臣。?

    而下面则是向来朝会时与尚书令、御史中丞为三独坐的司隶校尉刘嚣,不过此时的刘嚣目若喷火,形容极为凄惨。

    他的身旁则是执金吾张辽。

    众大臣看着二人,神色各异。

    就在今日上午,生了一件震惊朝堂的大事,董卓的恶犬、横行一时的司隶校尉刘嚣被打了!

    而打他的正是董卓的另一个爱将,执金吾张辽!

    事情还要从昨日的谣言说起,昨日下午张辽夤夜血洗歌舞坊的谣言散播开来后,整个长安一片哗然。

    由于张辽身份特殊,虽然有人举报,但并没有实际证据,廷尉正钟繇亲自到执金吾衙署询问,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什么,而后钟繇离去。

    与此同时,司隶校尉刘嚣也得知了爱子刘龚被张辽踢废的噩耗,新仇加旧狠,他怎能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今日一大早便带着八百司隶气势汹汹的到执金吾衙署捉拿行凶的张辽。

    不想非但人没捉到,反而被张辽打了一顿。

    八百司隶与七百缇骑、持戟,共一千五百人在毗邻未央宫的执金吾衙署前打成一片,惊得未央宫守宫卫士严阵以待,不明所以的天子和众朝臣收到消息,还以为起了叛乱,无不骇然,甚至有不少人准备逃走。

    不少百姓却偷偷在远处观看这前所未有的盛况,他们看到了恶名满长安的司隶校尉刘嚣被年轻的执金吾吊打,头冠横飞,鼻青脸肿,无不大快!

    而那些平素跟随刘嚣抄家灭门、横行霸道的司隶,也被执金吾手下的缇骑和持戟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丢戈弃甲,抱头鼠窜。

    长安城的百姓也第一次看到了缇骑和持戟的战斗风采,在张辽和另一员年轻将领的带领下,阵列整齐,气势如虹。反观刘嚣所带的司隶,就是一窝蜂的匪寇作派,在缇骑和持戟的阵列下,不堪一击。

    此时真正执掌长安大权的董卓不在长安,而是去了郿坞,政事以尚书令王允为,王允得知消息后,勃然色变,不惧危险,亲自带人赶到执金吾衙署前,阻止了打斗,救下了正在被张辽暴打的刘嚣。

    只是闹事的二人皆是董卓亲信,王允不敢自专,一边命人快马去郿坞报知董卓,一边禀报天子,召集重要朝臣,在宣德殿对二人进行庭问。

    大殿下面,只有二人站着,就是鼻青脸肿的刘嚣和神情淡然的张辽,刘嚣怨毒的怒视着张辽,看那架势,险些恨不能冲上去咬断他的脖子。

    这一年多来,刘嚣仗着董卓权势,带着司隶无论是在雒阳还是长安,都是横行霸道,抄家灭门,无往不利。只是当初在弘农道上被张辽一个小小的司马打了一顿,栽了个跟头。

    此番捉拿张辽,他可谓小心之极,亲自带了八百司隶围困执金吾衙署,没想到还是被打得一败涂地,连自己也被打成了猪头。

    加上儿子刘龚昨日被张辽踢废了子孙根,他此时对张辽可谓怨恨之极,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不足以形容,只恨不能将张辽碎尸万段。

    张辽却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全然无视刘嚣怨毒的目光,而是打量着天子刘协和一帮朝廷重臣,还趁机朝旧识京兆尹司马防和御史中丞皇甫嵩咧嘴笑了笑。

    二人看到他这番自在的模样,再看一旁凄惨的刘嚣,脸颊不由齐齐抽搐了下。

    大殿之中,除了皇甫嵩、司马防、刘艾和昨日刚认识的钟繇,其他朝臣张辽都是第一次看到,包括天子刘协和司徒王允。

    天子刘协不过十一岁的孩童,端正的坐在御座之上,面容被冠冕上垂下来的旒珠挡住,看不太清楚,不过张辽可以感受到天子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自己。

    至于殿中的另一个位大佬司徒王允,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但依旧面容有神,剑眉飞扬,目光炯炯,似蕴藏着凌厉。

    王允也一直在打量着张辽这个同乡,事实上,大殿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打量着张辽,对于鼻青脸肿的刘嚣,只是心中暗笑或暗快,表面上当然是一副仿佛没看到的模样,免得刘嚣记恨在心。

    其他人张辽还来不及打量,天子刘协便开口问道:“刘卿,张卿,汝二人今日却为何在长安城中械斗?”

    天子呼臣子,九卿之上唤某卿,九卿之下唤某君,刘嚣与张辽二人虽然不是三公九卿,但二人却位比九卿。

    而刘协询问的也很是和气,显得他的性格并不是强势的君主,当然,被董卓压在头上,他也强势不起来。

    刘协和蔼,司徒王允却没有和气了,他沉着脸道:“刘重宁,张文远,汝二人身为朝廷重臣,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纠集部曲械斗,以致天子震惊,朝臣侧目,百姓惶惶,汝二人究竟所谓何事!而今天子询问,还不道来?”

    “陛下!”刘嚣哭喊了一声,还没说话,他身边张辽便大声道:“陛下,臣冤枉!”

    刚喊了一声陛下的刘嚣一呆,不由看向张辽,眼里满是悲愤,更有些不敢置信,直气得浑身抖,不能言语。

    这个刚打了自己的张辽居然在喊冤枉?他冤枉什么?!

    众朝臣也没料到张辽忽然会来这么一出,看神采奕奕的张辽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再看鼻青脸肿的刘嚣气得险些晕厥的模样,强烈的反差令几个老成的家伙也险些出笑来。

    便是上的王允和天子也有些懵,看二人这模样,到底谁冤枉?

    看刘嚣气得说不出话来,刘协和王允不由同时看向张辽,王允哼了一声,刘协却开口道:“张卿,汝有何冤枉,且向朕道来。”

    众朝臣闻言,不约而同看向张辽,要看他怎么个说法。(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