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粗蛮
    第三百六十六章粗蛮

    人群中,蔡琰初时看到张辽击飞车师王侍子,还没回过神来,待张辽命手下缇骑杖杀几胡人之时,她急忙抱着妹妹蔡璎转过头去。

    张辽一杖秒杀车师王侍子,又令手下杖杀那几个胆大妄为的胡人,他则走向那个妻子被救的男子身边,和声道:“这位兄台,令妻无恙吧?”

    “小张司马又救了我们,大恩大义,小人感激不尽。”

    此时,那个被劫掠的女子已经醒来,得知了前因后果,面色苍白,急忙陪着丈夫一道跪谢张辽。

    “我为执金吾,此分内之事,无需道谢,早些回去吧。”张辽扶起他们,看向他们身边另一个方才开口之人,盯着他的眼睛:“不知这位兄台是?”

    那人身子抖了下,急忙低下头,避开了张辽的目视:“小人王奇,只是适逢这胡贼抢掳民妇,深恶痛绝,故而斗胆向张金吾报知实情。”

    张辽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很好!这天下就需要王兄弟这样古道热肠的人。”

    他环顾四周百姓,道:“诸位父老兄弟,这王兄弟正是大家所该敬重的侠义之士,望以之为楷模,见到贼人行凶要敢于伸张正义,如此,贼人将无处可藏,大家才能安定幸福。”

    众百姓闻言,登时纷纷应和。

    张辽点了点头,看向王奇:“王兄弟,我麾下正需要你这样的热心之人,不如便到我麾下任个什长如何?”

    众人不由羡慕的看向王奇,不想王奇却是脸色微变,迟疑道:“小人小人”

    “就这么说定了!”张辽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吩咐身侧史阿:“阿衡,王兄弟就交给你了,回头将他安顿好。”

    史阿看到张辽的神情,若有所思,应了声:“喏!”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对张辽的任用贤能之举无不赞叹,拊掌叫好。

    张辽呵呵一笑,挥了挥手:“继续巡城!”

    他当众拉拢这王奇,看似随意之举,实则大有深意。

    他怀疑这个人有问题,交给史阿正是让他暗中查探!

    倒不是张辽多疑,而是他从来都不太相信巧合,会下意识的会对一些巧合进行推演,尤其是今日发生的一幕,那些胡人在汹汹人群之中竟然在数十步外直奔蔡琰,那时候他们还看不到蔡琰的相貌吧?而且行凶的胡人又恰恰在自己巡城之时,恰恰是董卓喜爱之人,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未必不是一个局。

    那王奇的言行举止并不像一个寻常百姓,而且他一口喊出车师王侍子害死了汉家女子十数人,显然是认识他很久了,并非是适逢其事。而自己出言招揽他时,他的神情也不太正常。

    当然,张辽只是心中怀疑,如果怀疑错了,那就多一个不错的什长,如果没有怀疑错,那就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算计自己了。

    董璜?刘嚣?杨定?刘艾?

    如果真是个局,张辽感到此事嫌疑最大的还是董璜,只因为他们是从蔡琰身上下手,而知道自己与蔡琰关系的人并不多,董璜恰恰是其中一个!

    如果董璜知道张辽的怀疑,恐怕就要后悔自己画蛇添足了。

    出了这般意外,张辽不放心蔡琰继续留在这里,他派了十多人护送着蔡琰回去,自己则带着缇骑和持戟继续巡城。

    经历了杖杀车师王侍子和六个胡人之事,众百姓对他们心中的“小张司马”更加敬重了,与此同时,他们先前激动的情绪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无数的百姓只是跟着张辽一起巡城,不再下拜。

    张辽也不由松了口气,只是刚走出数十步,正要向东北折返时,突然从西北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又传来大喊声:“不好了!着火了!”

    张辽不由色变,他急忙转头望去,却见西北方不远处一股浓烟滚滚,显然是有民宅着火了。

    他立时喝道:“缇骑,快马赶往所在亭舍,取水担土救火!持戟,分成三部,两部到就近亭舍取水,一部到附近百姓家中接水,不可迟疑!”

    “喏!”众缇骑和持戟齐声领命,依照张辽命令迅速行动。

    张辽一提象龙,疾奔向着火之处,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日巡城,就遇到了火灾,这个时代的救火能力不比后世,一个不慎就会烧成连片,酿成大祸!

    长安城以每一条街为一个街亭,共有十六个街亭,也称为都亭,每一个都亭都设有一个亭舍,内有建鼓,里面平时驻守着一些持戟,还备有水缸水桶之类的救火器具,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长安大街足有十几丈宽,张辽快马疾奔,几乎是畅通无阻,转眼就到了着火之处。

    这是一处歌舞坊,四面是丈二高墙,难以逾越,庭院中可见一座两层阁楼,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房屋。

    此时庭院的前后两门都着了火,里面更是浓烟滚滚,火势已经极为严峻。

    四面围观着一些百姓,但看着熊熊燃烧的院门,谁也不敢冲进去。

    看到张辽快马过来,人群中立时传来一声大喊:“太好了!张金吾来了!他大仁大义,必然能冲进去救人!”

    围观的一众百姓立时看向赶来的张辽。

    张辽看着那两扇熊熊燃烧的院门,还有浓烟滚滚的阁楼,不由皱起了眉头。

    歌舞坊,里面恐怕困了不少人,隐隐可听到呼救声。

    而院门已经烧得极为厉害,很可能随时倒塌,要冲进去很危险,燃烧的院门就是一道难过的关。

    但继续等下去,里面的人怕是等不了。

    人群中又有人大喊:“张金吾,里面困了很多人,快快救人!”

    张辽扫过院门,院门前两尊石狮子,而后就是四面高墙紧紧围着院子。

    围观的众人都期待的看着这个年轻的执金吾,看他怎么选择,进还是不进?

    就在这着火的歌舞坊对面数百步,那处宅院高阁上,依旧是那个面目阴沉的老者,盯着浓烟滚滚的宅院,眼睛里倒映着火焰,还有冲到宅院前的张辽。

    他保养的白皙的手指回握成了拳头。

    他身边的年轻人看着那汹汹火势,忍不住道:“叔父,我们放的火大了些,火势如此凶猛,张辽真会冲进去?我们暗中安排的人激将有用麽?”

    “火势不大,不足以阻拦寻常黎庶冲进去坏了大事。”

    老者眯起眼睛,森然道:“张辽,老夫观察了他很久,对他了解的比他自己还要多,他有着昔年党人的意气,他会进去的。”

    年轻人拊掌道:“若他果真进去,我们的死士便能动手,若是杀了他最好,若是杀不了他,便让我们的人将那歌舞坊中的十几口人命全部栽到他头上,有了前面的打斗声和惨叫声,他必然百口莫辩。”

    老者声音阴沉:“死士未必能杀死他,但死士本就是歌舞坊护卫,这才是老夫此计最厉害之处,他斩杀了死士,便等同于斩杀了歌舞坊之人,那么多性命,他如何辩驳,到时董璜、刘嚣、杨定、刘艾必然会落井下石,何况其中一些死人的身份不一般,董卓也无力袒护他!”

    有些死人身份不一般?年轻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打了个冷颤,忙道:“那张辽与王司徒乃是同乡,若是王司徒护他,怕是”

    “王允?”老者冷笑一声:“这老儿自重名声,嫉恶如仇,岂会回护一个杀人恶徒?再说了,如今的王允可是隐忍的很,若董卓要杀,王允绝不会阻拦。何况,他便是要插手,嘿,恐怕自顾不暇。”

    老者说到最后,神情极为狰狞凄厉:“老夫准备了这么久,把张辽从河东拉过来,岂能让他继续多活一刻,墙倒众人推,张辽此番难逃一死!”

    那年轻人看到老者的神情,不由打了个冷颤,忙附和道:“正是,墙倒众人推,张辽啊?”

    他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歌舞坊,瞪大了眼睛,吃吃道:“墙倒了”

    只见对面歌舞坊前,那张辽一跃下马,二话不说,抱起门前的一尊石狮子就朝一侧围墙抛去。

    轰的一声,围墙裂开了缝,而后那张辽冲过去用力一推。

    歌舞坊的院墙就向里面轰然倒下去了一大段,露出了院子里几具尸体!

    那些尸体个个身上都有血迹和伤口,死状痛苦,分明不是被大火烧死的,而是早已被刀剑杀死。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幕,登时大哗!

    阁楼上的年轻人张大了嘴巴:“张辽竟然直接推墙,他怎么会这么干,怎么会这么干,太粗蛮了这下子大家都看到了,没法栽赃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老者,却见老者脸色瞬间铁青,浑身剧烈颤抖。

    他们谋划了这么久,费劲了心思,每一步每一种可能都想到了,连张辽会第一个冲进去也想到了,连死士杀不死张辽也想到了,但偏偏没想到,张辽竟然会直接推墙!

    那个并州子竟然会这么搞?!

    强烈的期待瞬间转为无言,那个年轻人只觉得老天仿佛与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