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棒杀
    “壮哉金吾,持戟巡城……天恩浩荡,社稷安宁!”

    张辽高坐马上,举着金吾棒,大声呼喊,心中颇是畅快,身后缇骑和持戟跟着齐声大吼。

    皇甫郦看着张辽,眼里露出敬佩之色,他一向自诩有专对之才,但此情此景换做是他,他是想不出这个办法的。

    人群中,蔡琰看着振声大吼的心上人,嘴角笑意重新绽放开来,这个人哩,果然是什么都难不住他。

    张辽一边呼喊,一片优哉游哉的看着人群,突然看到了人群中跟着队伍随行的蔡琰,正朝他挥手的蔡璎,还有蔡琬和小丫鬟绿绮,他嘴角不由露出笑意,朝蔡琰眨了眨眼睛,不由又想起了光武帝那句话。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取阴丽华。

    要是唐婉、尹月和苏婳也在这里就好了。

    蔡琰几人在人群中一路跟着他前行,张辽也与蔡琰目视着,感受着恋人间的甜美滋味。

    突然他面色陡变,他清楚的看到人群中有几个胡人朝着蔡琰他们三人挤过去,显然图谋不轨,而且其中一个胡人还挟持着一个女子。

    蔡琰他们在人群中看着张辽,没有发现,张辽却看的一清二楚!

    他心中登时大怒,执金吾巡城,竟然敢有人顶风作案,而且是胡人,更动的是他张辽的女人!

    “停!”张辽一挥手,巡行的队伍停了下来,他二话不说,一摧象龙,朝蔡琰那边冲过去。

    身后赵云也看到了变故,反应极快,紧跟着冲过去,而后是一众缇骑和持戟大步向道旁赶去。

    人群中那几个胡人个个身强体壮,动作很快,转眼间就挤到了蔡琰他们身边,推倒了蔡琬,朝蔡琰、蔡璎和绿绮三女拉扯过去。

    象龙似乎也感受到了张辽心中的怒意,速度爆发开来,一跃便是数丈,到了道旁人群前。

    一众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象龙冲过来,身后还有一众缇骑和持戟,当即纷纷躲避。

    行动的胡人共有七个,两个在后,一个二十七八的贵公子打扮的胡人怀中抱着一个女子,状似昏迷,另外五人却冲在前面,有两个胡人已经拉住了蔡琰的小丫鬟绿绮。

    “敢尔!”

    张辽怒喝一声,顾不得等人群避开,直接从象龙上一跃而下,冲入人群,手中金吾棒一扫,那两个拉扯着绿绮的胡人手臂咔嚓一声,立时折断,痛的嘶声大吼。

    金吾棒却没有停下,又是一扫,另外三个冲向蔡琰和蔡璎的胡人惨嚎一声,被横扫在地!

    张辽一把拉回了绿绮,又放倒了冲过来的最后一人,挺身拦在了蔡琰三女身前,金吾棒指着那几个胡人,喝道:“尔等何人,朗朗乾坤,众目睽睽,竟敢掳掠民女,目无法纪!”

    与此同时,赵云和一众缇骑、持戟也赶了过来,将这里团团围住,围观的百姓纷纷退开,远远看着。

    似乎有不少百姓认出了这几个胡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许多人眼里露出悲愤之色。

    那个胡人贵公子看到手下六个胡人护卫转眼之间就倒下了五个,不由怒视张辽,斥道:“尔竟敢打我手下,真是胆大妄为!”

    他强调古怪,也不知是哪类胡人,但面对数百缇骑和持戟竟然全无畏惧,显然有所依仗。

    张辽脸色更是阴沉如水:“报上名来!再敢啰嗦,直接打杀!”

    那胡人贵公子大声道:“我乃车师王侍子,汝虽为执金吾,却不得伤我!”

    张辽眼睛眯了起来,感情这个胡人贵公子还是车师国的王子。

    车师国是西域国家之一,距离长安大约有八千多里,西域依附大汉的属国之王或诸侯常遣子入朝陪侍天子,学习汉家文化,所遣之子便称为侍子,常得到朝廷的优待。

    但一般属国的王侍子都很低调,对汉人有一种天生的敬畏,而眼前这车师王侍子却哪来的这般胆量,竟然敢当着执金吾巡城之时掳掠汉家女子!

    这时,张辽身后的蔡琰急声道:“文远,这车师王侍子深得太师喜爱,要小心,不过听说他作恶很多,你看他怀里那女子,多半是掳掠来的,要设法救她。”

    张辽霎时间明白了,感情这车师王侍子的后台是董卓,大汉最大的后台,难怪他无所畏惧!

    张辽手提金吾棒,大步向前,指着车师王侍子怀中女子,道:“此女子何来?”

    车师王侍子眼珠一转,还没说话,一旁突然冲出来两人,其中一人大哭道:“小张司马,此贼作恶多端,他怀中女子正是小人之妻,还请为小人做主。”

    另一人指着车师王侍子,大声道:“张金吾,此胡贼作恶多端,害死我汉家女子十数人,着实该杀。”

    张辽眼睛一眯,看向车师王侍子:“他所言可是属实?”

    一旁百姓中突然有不少人大喊道:“小张司马,杀了他,这胡贼该杀!”

    “该杀!”有不少百姓附和。

    车师王侍子怒瞪了一眼人群,转向张辽连连摇摇头:“哪有那么多,再说你这执金吾,太师手下羌乱汉人的多了,哪能管的过来,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

    张辽闻言沉默了下,摇头道:“先放下这女子,此次为恶未遂,就此作罢。”

    众百姓看向张辽,眼里纷纷露出失望之色,蔡璎嘟起了小嘴,就连不远处高阁上暗中观察着这里的董璜也皱起了眉头。

    车师王侍子看张辽神情缓和,脸上不由露出自得的笑容:“你这执金吾倒也英明。”

    他捏了一把怀中昏迷的汉家女子的脸蛋,随手将她一丢,旁边女子的丈夫急忙接住,大喊着“阿英”。

    车师王侍子看了一眼那丢弃的昏迷女子,眼里露出一丝不舍的神色,又看向张辽身后的蔡琰三女,眼里更闪过贪婪之色,道:“只是这三个女人却是我府中女子,还请执金吾让我带回去。”

    张辽面无表情的提着金吾棒大步上前,那车师王侍子不由色变:“你这执金吾刚才不是说就此作罢,莫不是要做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张辽看着他,淡淡的道:“此次为恶未遂,不予追究,但往日呢,那些被你祸害的汉家女子呢?你一个胡人,何来如此大的胆子,竟敢在大汉的土地上祸害汉家女子!”

    车师王侍子看张辽手提金吾棒气势逼人,眼神凌厉,慌忙后退两步,大声道:“莫要动手,我是太……”

    张辽眼神一厉,就在车师王侍子那个“太”字出口的瞬间,手中金吾棒猛然挥出,正击在车师王侍子的腰身上。

    “啊!——”

    车师王侍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众人呆愕的看着车师王侍子整个人在张辽的金吾棒击下,飞身而起,划过长空,远远落入了一旁的宅院里。

    通!

    院子里传来一个声音,而后再也没了声息。

    众人看着面无表情的张辽,包括张辽手下的缇骑和持戟,都不由咽了口唾沫。

    不用看,他们就知道,那个作恶多端的车师王侍子死得不能再死了,这么远的距离,那棒击的力量该有多大,何况就是没打死也摔死了。

    地上倒着的几个胡人见状,慌忙嘶声大叫:“侍子!侍子!”

    又看向张辽,纷纷怒骂,用的都是胡人语言。

    张辽朝着身后缇骑一挥手,喝道:“助纣为虐,全部杖杀,也让这些胡人知道,到了我大汉的地界,就要遵纪守法!”

    “喏!”张辽身后一众缇骑早就忍不住了,立时冲上来将那些胡人全部击杀,他们对欺辱大汉百姓的胡人无不是深恶痛绝。

    围观的一众百姓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叫好。

    只有不远处阁楼上的董璜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冷笑,吩咐身边一人:“半个时辰后,派人去太师府报知太师,张辽杖杀了太师最喜爱的车师王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