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巡城
    “文远,还请相救肸儿之命。天籁小说.|2”

    荀棐不由看向张辽,眼里露出恳求的神色,事关儿子性命,他丝毫不顾颜面,经历了荀缉病重之事,他更是后怕不已,当即便要行拜礼。

    张辽自然知道左慈说的强身之法是什么,无疑就是那套禽兽拳了,他忙扶起要下拜的荀棐,道:“荀兄这是作甚,吾与荀氏有亲,兄子便是吾侄,吾又岂会见死不救!快快请起。”

    荀棐闻言,大是感激:“文远高义,他日若有差遣,愿为牛马。”

    张辽摇摇头:“不过是套强身健体之法,我今日传于贤侄便是。”

    一旁荀肸也颇是知机,当即向张辽下拜行礼:“侄儿多谢叔父。”

    张辽扶起他,呵呵笑道:“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日后难免相互扶持。”

    这时,左慈摆了摆手:“药不可停,老道每三日会过来为他针灸,告辞。”

    说罢,不顾荀棐挽留,飘然而去。

    “真高人也。”荀棐看着左慈离去的身影,不由赞叹。

    张辽暗中撇了撇嘴,只有他知道左慈道貌岸然下猥琐的本质,异族女儿都搞出来一个,还能算高人吗?

    不过对于左慈的医术,他还是很佩服的,比之他这个二把刀,何止天差地别。

    左慈离去后,荀棐又去看了荀缉的病情,确实大为好转,这才确定不是做梦,当即拉着张辽的手臂,感激的道:“文远,为兄真不知该怎么感激你?”

    张辽看荀棐一副过意不去的样子,心中一动,当即道:“听闻荀兄曾任射声校尉,他日若是有暇,可来河东教导一番小弟手下那帮不成器的射手。”

    荀棐闻言,当即肃容道:“文远之事,敢不尽力?”

    张辽不由大喜。他手下虽然弓箭手有数千,但稂莠不齐,水准不一,若是能有荀棐指导,战斗力必然能够大幅提升。

    荀棐虽然文弱,但他可是担任过射声校尉的,曾统领射声营。何谓射声,能在黑暗中闻声而射,百百中,这便是对射声营每一个射声士的要求,而射声营自然也有一套训练秘法,荀棐既然应下,显然他是知道这套秘法的。

    意外之喜,投桃报李,张辽当即道:“荀兄,我这便传侄儿强身之法,荀兄若有兴趣,也可跟着习练,于身体大有好处。”

    荀棐闻言,摇头道:“文远只教了肸儿便是,等缉儿醒来,再传于缉儿,为兄却是不能……”

    “来来来,荀兄无须客气。”

    张辽却是二话不说,拉着荀棐和荀肸就出了院子,准备传授他们禽兽拳。

    ……

    黄昏之时,斜阳西落,北阙甲第的一处宅院中,晦暗的书房里,一个身影站在那里,声音阴沉:“明日便是那并州子巡城之日罢?”

    “不错,正是执金吾巡城之日。”底下一人忙回道。

    这个问题他今天已经答过很多次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吧?”那个声音又道。

    “是,一切都准备好了。”底下那人仍是恭敬的答道。

    那个阴沉的声音道:“记住,不能有一丝差错!今夜定要做好一切准备,那并州子绝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底下那人忙道:“是!小侄明白,传闻张辽打败关东十万兵马,最是善战。”

    那个阴沉的声音哼道:“能打仗算什么,白起当年不也是死于朝堂,张辽的厉害,在于他能在残暴的董卓手下混得风生水起,还深得董卓信任,吕布的骁勇善战绝不下于张辽,但他的手段却比张辽差远了,只能屈于董卓身边,不能寸步离开。”

    底下那人迟疑了下,道:“听闻张辽武艺高强,明日伏击,虽然出其不意,却也不一定能杀死他。”

    阴沉的声音冷笑了声:“武艺高强又如何?手段过人又如何?他在长安的敌人太多了,刘嚣、董璜、杨定,刘艾,哪个不是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而今他在明,吾在暗,又有这么多人掩护,一次不死,那就两次三次,他迟早必死无疑!”

    那人说到这里,显然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多了,摆了摆手:“你下去,不可怠慢,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喏!”底下那人告辞离开,书房中只剩下了那个声音阴沉的身影,慢慢被黑暗吞没。

    许久,那个人影才出一种沙哑而怨毒的声音:“张辽,我儿之死,必是汝所为!董璜亦难辞其咎,汝必须要死,若是能再杀了董璜,吾儿在天之灵可以瞑目矣。”

    他说到这里,不由粗喘起来,却不是病了或是累了,而是被心中恨意逼迫的喘不过气来,又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张辽,如果你明日不死,那等待你的将是身败名裂,更凄惨的死法!”

    ……

    初平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升起来之时,执金吾衙署大门敞开,随着张辽大步在前,他身后两百缇骑和五百二十持戟紧跟而出。

    今日,是执金吾巡城之日。

    张辽身着描画着金乌的执金吾官服,头戴高冠,腰悬长剑,手中提着一根金吾棒。金吾棒是执金吾的专用武器,事实上更多的是仪仗之用,是一根坚木,两头套着青铜殳头,而且这殳头并没有开锋,只是尖锐而已,整个金吾棒就像一根尖头金箍棒。

    巡城队伍从执金吾衙署而出,沿着大道直接向北,却是要巡遍整个长安城一圈,最后绕道未央宫,返回衙署。

    张辽手提金乌棒,骑着象龙缓缓前行,他身后二百缇骑皆是骑马,整齐慢行,阵列不乱,五百二十个持戟士更是整齐步行,步伐有声。

    这些缇骑和持戟本就是天子仪仗队,阵列最是严谨,而张辽当日的霸气鼓励和这数日来的操练明显也起了作用,七百缇骑和持戟的精神都是焕然一新,个个神情肃然,抬头挺胸,沿着大道大步前行。

    沿途之中,不少百姓出来观看,执金吾巡城也是一道风景,百姓们看到了能有一种安全感。

    而且今日,众百姓明显察觉到了巡城的执金吾队伍明显与往日不同,似乎多了一种什么说不出来的感觉。

    人群中议论纷纷,这时,突然一个声音惊呼道:“是小张司马!”

    “啊?真是!果然是小张司马!”

    “小张司马!”

    人群中登时有不少人轰动起来,这些人都是从雒阳迁徙而来的百姓,认出了当初带着他们一路迁徙的张辽,个个激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