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目标
    接下来的几日,张辽便时不时来蔡府转悠,蔡邕年岁大了,左中郎将在朝中也算是闲职,大多数时间都在府中,而张辽这个执金吾不参与朝政,除了定期的巡视外,时间也多的很。

    不过张辽倒宁愿蔡邕很忙,这些日子蔡邕沉浸于数术之中,每每拉着他都要研究几个时辰,他躲了两日老头就拉起了脸,甚至还要他辞了官职专门和他一起研究数术,让张辽哭笑不得,对于蔡邕的痴他算是真正领教过了。

    好在有心思灵动的蔡琰在一旁相陪,也参与了数术演算,让张辽总算没感到那么枯燥。而且蔡邕不愧是聪慧的知性女子,对于数术领悟的很快,让张辽也自愧不如,这放在后世也是学霸级女神,智慧与美貌并存。

    除此之外,就是在执金吾衙署中操练缇骑和持戟了,操练主要由赵云带领,张辽时不时参与,而吕布显然是在董卓身边憋慌了,每日都要抽空来找张辽和赵云比武。

    这日比武过后,吕布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将张辽拉到了一旁:“文远,为兄有一请求。”

    张辽心中正谋划着一些事,闻言呵呵笑道:“奉先兄尽管说来,只要小弟能做到。”

    没想到吕布一开口就道:“且将赵子龙让于为兄如何?”

    “不可能!”张辽回过神来,一口回绝。开什么玩笑,将赵云送予吕布,自己又不是脑子进水了!

    吕布神情不虞:“昔日为兄也曾将高……”

    张辽扳着手指头:“战马,劲弩,弓箭,精甲……”

    吕布无言,他当初失去了高顺一员将领,但张辽送给他的战马、劲弩、弓箭和精甲令他手下的将士的战斗力翻倍提升,故而他虽然对失去高顺有些可惜,但并没有太过在意,一得一失,在吕布和张辽心中完全是两个衡量尺度。

    而今他在董卓麾下看似风光,但实际上近两年来实力根本没有增长,手下仍是那么些兵马,还在虎牢关之战中折损了一些。

    此时他虽然很想要赵云,但让他割肉付出代价,他还是不愿意的。

    当然,吕布不知道的是,就是他愿意将手下所有兵马全部交给张辽,张辽也绝不会让出赵云。

    这就是吕布和张辽的区别,或许是吕布太强大了,他依仗的都是自身的勇武善战,类似于项羽,自认为更需要的是跟随他征战的兵马,对于其他人才反倒淡薄一些。

    而张辽则认为谋事在人,他对人的看重超过了一切,有了人其他一切便能谋出来。若是没有人,纵然再大的实力,也迟早湮灭消亡。

    吕布郁闷之余,难免问起了高顺,张辽没有多说,他实在不忍打击吕布,事实上高顺如今统领的兵马比吕布还多。

    ……

    秋季最容易阴雨天,天空又飘起了细雨,颇有几分轻寒,长安城西北一处宅院前,张辽带着史阿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不多时,院门打开,一个青衣小厮看到门外的张辽和史阿,行了一礼,问道:“不知二位贵人是?”

    张辽呵呵笑道:“在下张辽,忝居执金吾,与颍川荀氏颇有渊源,故而登门来访,还请告知荀校尉。”

    青衣小厮一惊,忙道:“小人这就去回报。”

    张辽点了点头,青衣小厮进去后,不多时一个年近四旬的中年人疾步而来,此人相貌儒雅,眼神沧桑,带着忧色,看到门外的张辽并不认得,却没失礼,而是恭敬拱手道:“在下荀棐,不知贵客尊名?”

    张辽暗赞颍川荀氏的严谨家风,当即抱拳道:“在下张辽,字文远,与友若、文若皆是好友,此来长安,冒昧登门来访,还望荀兄莫要怪罪。”

    “岂敢,请进屋。”荀棐虽然诧异这个陌生人的来访,但听说他认得自己的堂弟,忙将张辽请进了屋里。

    到了屋里,荀棐才反应过来,拱手道:“足下莫非是督管迁徙之张文远乎?”

    “正是在下。”张辽心中有些诧异,他不想荀棐对自己的印象竟然不是讨伐关东,而是督管迁徙。

    “果真是贵客。”荀棐肃然道:“先父在世时,曾多次盛赞足下拯大难于雒阳,有大德于百姓。”

    “哦?”张辽不由一怔:“不想荀公竟如此盛赞张辽,在下实不敢当!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唯痛荀公天不假年,百代文宗辞世而去,小弟与文若乃连襟,与荀氏有亲,而今既来,却不能不拜荀公灵位。”

    张辽来访,对这里的主人自然不会一无所知,眼前这荀棐是已故司空荀爽之子,荀谌与荀彧堂兄,曾为射声校尉,掌管北军五营之一的射声营。

    而司空荀爽是一代大儒,荀氏上一辈的家主,荀彧的堂叔,董卓掌权后强征他为司空,而后随着天子车驾西迁,在去年五月去世,而时任射声校尉的荀棐在父亲荀爽去年辞世后,也辞官守孝。

    荀棐听到张辽与荀彧是连襟,不由想到了荀彧的妻子唐氏,眼里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又听张辽提到要拜自己辞世的父亲,当即神情肃然,带着张辽去拜了荀爽的灵位。

    拜过荀爽灵位,再坐下时,荀棐的神情就亲近了许多。

    二人一番叙谈,荀棐听到荀氏家族因颍川遭逢战乱已经迁至河东,慨叹不已,露出思念之情,只是他为故司空之子,身份特殊,眼下有董卓在,根本离不得长安,否则转眼就会被董卓的走狗司隶校尉刘嚣捉拿。

    如今的长安可谓人心惶惶,董卓在长安延续他在雒阳后期的暴行,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司隶校尉刘嚣依旧是董卓的爪牙,登记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之人,不管是否属实,一律处死,籍没他们的家财,收归充实董卓的郿坞。据说如今的郿坞积谷三十余年之用,金钱布帛珠玉更是不计其数。

    而刘嚣更使尽手段,逼迫和诱导有私人恩怨之人竞相诬告,如此一来,含冤而死之人不计其数,朝臣和百姓惶惶不可终日,路上遇到了也不敢打招呼,只能以眉目示意,颇有些当年周厉王弭谤的情形。

    是以加上小钱滥行,粮米涨价,百姓无以为生,如今的长安可谓一片乌烟瘴气。

    张辽心中不由暗叹,董卓失去了雄心,在这条绝路上是越走越远了,如今是谁的谏言都听不进去了。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恐怕就是如此。

    荀棐又听闻张辽已经是位同九卿的执金吾,颇是惊愕。他如今一直守孝在家,不问闻世事,所以并不知道张辽担任执金吾之事。

    谈了片刻,张辽终是问起了他此行最大的目标,荀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