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蔡邕的学术打击
    蔡邕自然也看到了大女儿眉角眼里欢喜无限的神情,尤其是那羞涩的神情,是恬然大方的她很少流露的,他心中更是一沉,女儿竟对这张辽用情如此之深,却怎么办?

    这张辽给自己的初步印象还算不错,却也未必配得上自己的女儿,何况是让女儿去给他做妾!这绝无可能!

    可是蔡邕又深知女儿的性子,认定了就不会改,自己不同意的话,女儿定然会很伤心,这却是他又不愿意看到的。天籁小说|2

    一念及此,蔡邕心中便不由大是烦闷,更怒眼前这张辽。

    再看到女儿欢喜的神情,而张辽这厮却颇是平静,登时更增怒意,在他看来,自己女儿是最好的,能青睐这厮,已是这厮的几辈子福分,他竟然还无动于衷!着实可恨!

    这就是做父亲的心思,一边忧虑女儿喜欢上这家伙,一边又怒这家伙竟然反应平平,当然,如果张辽反应过了,蔡邕同样也会怒,都娶了妻了还来招惹我女儿!

    看似矛盾,却又那么合情合理,总之,蔡邕对眼前这张辽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时隔一年多,张辽再次见到风华绝代的红颜,初时还有些失神和无措,但明白了她的心意,自己心思一定,反而平静了下来,继而热切了起来,凭着他的厚脸皮,一时间妙语连珠,听得蔡琰抿嘴轻笑,容颜焕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看的一旁的蔡琬和蔡璎都不由时时看向阿姊,不知她为何今日竟如此惊人的美丽,而蔡邕的脸却越来越黑了。

    不过蔡邕毕竟阅历丰富,他不知道当初弘农道上的一幕幕情形,只以为女儿一时被张辽才气所迷,因此决意凭借自己的博学打压张辽。

    因此,他转了副笑眯眯的神情,道:“文远,听琰儿说汝精通数术,恰好老夫也略知一二,正要向汝请教一番。”

    张辽看到蔡邕突然而来的笑容,先是一愣,但他最擅长察言观色洞彻人心,随即便明白了蔡邕的打算,不由心中一乐。

    如果蔡邕凭借的是经学或是音律来打压他,估计一上来就能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但是他却偏偏选了比较偏门的数术!

    至于数术麽……张辽咧了咧嘴,恭敬的抱拳道:“万不敢言请教。”

    蔡邕一看张辽的姿态,登时定了心神:“那便切磋一二,老夫听闻琰儿说汝有大才,可不能让老夫失望,也希望琰儿没看错人。”

    话说到这里,蔡邕看了一眼女儿,这老头的意图已经是赤果果了。

    张辽只能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抱拳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还请伯父赐教。”

    蔡邕点了点头,当即命蔡琬去取算筹。

    一旁蔡邕却嗔怪的白了装模作样的心上人,她可是知道心上人的数术,妙思无双,绝不比父亲差,此时却装出一副惶恐和无奈的样子,分明是在父亲面前扮猪吃虎。

    而且她虽然敬佩心上人的妙思和远见,但对于他的经学实在是不敢恭维的,如果父亲选择了考验经学,恐怕这个心上人连一回合都坚持不住,直接被扫地出门了。

    偏偏父亲却选择了数术,让她心中也不由好笑,又感到这莫非就是缘分?

    很快,蔡琬取来了两个布囊,倒出算筹,是数百根一指多长的小竹棍,用来计算数字的。

    华夏自古以来就注重数术,春秋之时就有了“九九乘法歌诀”,到前汉之时已经有了《算术书》与《九章算术》,包括相乘、约分、方田、粟米、衰分、少广、商功、均输、盈不足、方程及勾股等,内容涉及加减乘除、平方、开方、面积、体积、正负数、勾股、比例等多个领域,而且已经采取了十进制进行术算,而算筹就是用来进行术算的。

    算筹可以摆成一到十个数字,又有纵横两种摆法,计算之时,个位用纵式,十位用横式,百位用纵式,千位用横式,以此类推,遇零则置空。

    这种术算方法很早很高明,但问题就在于每次计算所用算筹太多,往往会用到上百根甚至更多,一个摆错了,就会出现错误。

    而此时出现的《九章算术》,只是文字叙述,没有提出系统的术算理念,更没有任何推导和证明,所以术算对于寻常人而言是极为深奥的,难以推广,而擅长者也往往因为方法繁复,要消耗数十上百倍的精力,还容易出差错。

    正因为如此,蔡邕才用数术来考验张辽,在他想来,张辽不过二十多岁,出去练武、读书和练习书法,哪有时间研究数术。

    张辽看到蔡邕拿起一囊算筹,摆开架势,又给了他一囊,他呵呵一笑,将手中算筹装入布囊,在蔡邕愕然的神情中,有几分腼腆的道:“伯父,在下不才,自创了一种数字和一种规则作为术算,胜过这算筹百倍。”

    “自创?胜过百倍?”

    蔡邕愕然看着张辽,随即皱起眉头,眼里多了几分不悦,这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小子竟然敢说自创数字和规则?

    他大袖一拂,沉着脸道:“年轻人莫要好高骛远,这算筹与算法是无数先辈推演出来的,岂能轻易鄙弃!”

    张辽呵呵笑道:“伯父何不听小子一言,再做定论。”

    蔡邕终究是有儒雅气度之人,强忍着直接赶人的念头,哼了一声:“如此,老夫便要领教一番汝所谓的自创数字与规则。”

    张辽看向一旁蔡琬:“阿扶,去取些炭笔来。”

    “炭笔?”蔡琬愕然:“那是什么笔?”

    张辽道:“从灶下取些未燃尽的细木条便是。”

    蔡琬虽然不解,仍是按照张辽所说的去办了。

    蔡邕则在这里黑着脸不语,他此时对张辽的印象转为恶劣和厌恶了,只觉得这年轻人未免太自大妄为了,更是恬不知耻,这次女儿怕是看错了。

    他瞥了一眼女儿,却看到女儿还是笑吟吟的看着那小子,眼里满是柔情,登时一张老脸更黑了。

    不多时,蔡琬取来了数支未燃尽的木条,张辽选择了其中一根,就着顶端烧焦的黑炭就在面前一张白纸上写了十个数字,正是阿拉伯数字,只是被这厮无耻的说成了自创。

    张辽在纸上一边划拉着,一边道:“这是一,这是二……这是九,这是零……”

    蔡邕皱着眉头看着张辽写出的九个奇怪的符号,直到最后一个零,才愕然道:“什么是零?”

    张辽这才想起,零这个数字出现的是最晚的,而且应用的也最晚,因为这个数字会破坏规则,令很多算法无效,但这个数字却是极为重要的,可以补一切虚位。

    “零,无也,如十、一百、一千,算筹在后位以空缺表示,而数字则可以用零替代。”张辽一边书写着一边解释着。

    随着他的解释,蔡邕的神情越来越震惊,正因为他精通数术,所以一听张辽的解释,他立时便明白了这个数字的重要性,这对数术的作用几乎是里程碑式的!

    蔡邕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厌恶和鄙弃,而是自内心的惊骇,不提这个年轻人自创的数字符号,单只这个零的出现,便足以证明了其数术天赋!

    他伸出略显枯瘦的手,颤抖着抚摸着纸上那个小圆圈,抬头死死看着张辽:“这零果真是汝自创?”

    “正是。”张辽这个无耻的家伙一副淡然领受的神情,反正创出这个数字的人还有很多年才会出世。

    蔡邕深吸了口气,忽然对张辽自创的这些符号,还有他刚才提到的规则多出了几分期待。

    张辽随手划出几个两位数,三位数,解释着:“这些数字组合,因其所在位置不同,故而所代表数值也不同,这右位为一,左之为十,再左之为百,故而这三个数,便是一百一十一,比之算筹,要简单明了的多,若是用于记账,更是方便之极。”

    蔡邕看着那几个数字组合,反复思索了一番,因为此时已经采取了十进制,所以他很快就理解了张辽的说法,只是突然抬头又看向张辽:“然则如何计算?”

    算筹最大的作用是通过摆放木棍进行四则运算,若是张辽这些数字不能进行运算,那纵然简单,意义也不大了,只能用于记录而已。

    张辽呵呵一笑:“伯父尽管说要算什么,小子演示便是。”

    蔡邕此时早忘了打压张辽,而是沉浸在兴奋和期待之中,当即连着说了几个术算,而张辽轻易的就用竖式给演算出来结果,蔡邕甚至不用算筹,就知道这些结果都是正确的,他心中更是震惊,忙要细细询问张辽其中的奥妙。

    其实竖式计算,主要基于一个乘法分配律,只要明白了这个,就能很容易理解了,张辽当即便要给蔡邕讲解。

    但就在这时,蔡府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蔡妹妹,董璜来访。”

    听到这个声音,蔡邕脸一下子难看起来,蔡邕也蹙起了眉头,露出厌恶的神色。

    “这个大苍蝇又来了,太可恶了。”小蔡璎也撅起了嘴巴。

    蔡琰看到张辽皱起眉头,下意识的解释了一句:“虽然我等不假以辞色,但这董璜却时时来府扰乱,他身份不一般,阿翁也没有办法。”

    张辽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我来应对吧。”

    “哦?”蔡邕不信的看着张辽:“汝能退走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