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见蔡琰
    蔡府后园之中,琴声叮咚,但只有听惯了蔡琰弹琴的人才知道,她这几日弹琴时不时出错,这是前所未有的,恬静如她也有心绪扰乱之时。天籁小说|2

    蔡琰身边,妹妹蔡璎小手托着下巴,大眼睛一眨一眨:“阿姊,张大哥怎么还不来呐,他是不是忘了阿姊和囡囡了?”

    蔡琰停下了琴,顾盼分明的明眸白了她一眼,妹妹的话仿佛正好说中了她的心思,只是天真无邪的她恐怕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情。若是远在天边还好,唯思念而已,但近在咫尺不来相见,她的心情反而忽上忽下,比之那种单纯的思念更是折磨人。

    “阿姊,执金吾衙署不远,要不我们偷偷过去找张大哥吧?”蔡璎眨巴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不可胡闹。”蔡琰嗔怪的白了妹妹一眼,纤指轻敲了下她的小脑袋。

    她纵然为相思所苦,张辽若无心来找她,她却也不会主动去找张辽,她在感情上有自己的坚持,却也有自己的矜持,而且如果真去找张辽,恐怕连父亲也会成为笑柄。

    蔡璎一个小女孩自然不会想那么多,听姊姊不去,登时失望道:“还不知道张大哥做了执金吾有多威风呢,比阿翁还要厉害呢。”

    蔡琰心烦意乱,轻拂着琴弦,轻哼道:“你这小妮子,敢小瞧阿翁,看阿翁不疼你。”

    “阿姊不会说的吧。”蔡璎眨巴着大眼睛。

    就在这时,蔡琬慌慌张张的跑进后院,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喊着:“阿姊,阿姊,张大哥来了!张大哥来了!”

    叮!琴弦断了根,蔡琰的手指渗出了血,她却全然不觉。

    “阿姊,张大哥来了!”

    直到蔡璎拉了她一把,蔡琰才回过神来,强忍着心中的悸动,一时间竟然浑身软,站不起来,她怕弟弟妹妹察觉,装作若无其事的调着琴弦,淡淡的道:“来了便来了。”

    只是她手颤抖的怎么也装不上琴弦。

    蔡璎惊呼一声:“阿姊,你的手指流血了。”

    “流血便流血。”蔡琰依旧是风轻云淡。

    蔡琬带着几分忧虑道:“可是我看伯父似乎对张大哥很不满呢。”

    “嗯?”蔡琰蹙起眉头,身子一下子来了力气,站起身来:“去前堂看看,客人来了,也不能失礼。”

    蔡琬和蔡璎齐齐点头,总觉得大姐今天似乎有些异常。

    刚出了后园,蔡琰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你们先去吧,阿姊去阁楼一趟。”

    “啊?”蔡琬和蔡璎不由愕然,却见姊姊蔡琰已经快步走去了闺房。

    ……

    蔡府大堂,蔡邕根本不相信张辽这个“武夫”会写书法,想要给他来个下马威,很快取来了纸笔,放在了张辽面前,连墨也给他磨上了。

    张辽何其眼毒,论眼力恐怕还要在蔡邕这个单纯的名士之上,一眼就看出了蔡邕的心思,他呵呵一笑,洒然接过,提笔蘸墨,微一凝神,笔走龙蛇,在纸上写下了两行字:先进博学,同类率从。君子博文,贻我德音。

    蔡邕不由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两行字,只觉这十六个字横平竖直,笔画苍劲,端严劲实,气势开张,竟然是一种他前所未见的书法,比之隶书更多了方正之意,他不由喃喃赞道:“好字!真是好字!”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武夫”竟然有如此一手好字,不敢置信的看了张辽一眼,急忙拿起了那副字,仔细观研品味,一时间竟不再理会张辽。

    张辽咧了咧嘴,看到蔡邕震惊的神情,他也颇是自豪,他前世便懂得一些书法,而到了这一世,每日除了练武与读书,书法也从来没有拉下,已经远前世。

    当然,论书法造诣,他肯定比不上名满天下的蔡邕,但此时只有篆体和隶书,而他写的却是楷体,一种全新的书法,自然令蔡邕赞叹。

    而且张辽的书法也算初入门径了,一副好字在于形与神合,势与意生,他久为上位者,自然蕴养了一股气,将自己的意与势融于笔下,加上的“武夫”印象的反差,所以他的书法看起来很令蔡邕吃惊了。

    更何况张辽这厮来蔡府前,也费了不少心思他写的这几个字意义可不一般,尤其是对蔡邕而言。

    这十六个字正是取自蔡邕的诗句,先进博学,同类率从,意为这里有位前辈学识渊博,好学的人都敬从他。君子博文,贻我德音,意为这位大人博览群书,对我进行仁德的教育。

    这是蔡邕曾拜见一位博学多才的前辈大儒时写的诗,而今张辽却用到了他的身上,可谓极为应景了。

    不过看到蔡邕还在那里对着几个字虚空比划的痴迷模样,张辽也不由失笑,这位名士虽年近六旬了,却还是如此之痴。也是,没有痴迷的这股劲,蔡邕就不会精通经史、书法、音律、算术、天文了,他博学多才,令世人望尘莫及,或许只有痴,才能达到这种境界。

    蔡邕在看字,张辽却在打量着堂中情形,一边嘀咕着,怎么蔡琰还没出来?

    这时,蔡琬和蔡璎进来了,蔡璎一看到张辽,就兴奋的喊道:“张大哥。”

    “哈哈,小囡囡。”张辽看到这可爱的小丫头,也是颇是欢喜,一把抱起她,忍不住捏了捏她跑的通红的小脸蛋。

    蔡璎摸着张辽下巴上的微须,咯咯直笑。

    沉迷于书法的蔡邕被小女儿如铃的笑声引得回过神来,看到小女儿搂着张辽的脖子腻在他身上,一张脸登时沉了下来,斥道:“囡囡,还不下来?如此失礼,成何体统!”

    “阿翁,”小蔡璎从没被父亲如此训斥过,登时红了眼睛,泪珠就滚了下来。

    “囡囡不哭。”张辽一见蔡璎这模样,忙放她下来,帮她擦着眼泪,看向蔡邕:“伯父,囡囡还小,正是天真无邪之时,却不该如此斥责。”

    蔡邕看到小女儿哭泣的模样,也颇是心疼,神色微缓,哼了声,从张辽手中抢过了小女儿,在她耳边低哄着,也不知说些什么。

    不想,蔡璎听了父亲的低哄,眨巴着眼睛,脆声道:“张大哥才不是坏人呐。”

    蔡邕不想女儿转眼就把他卖了,脸色一僵,转过了头去,却是大感丢人。

    张辽呵呵一笑:“正是,大哥哥是好人。”

    一旁蔡琬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环佩叮当,一个女子婀娜而来,正是蔡琰,不过比之方才,她换了身淡蓝衣裳,更显气质优雅,如云的秀更加齐整,洁白圆润的耳间带上了耳珠,美丽清雅的面容,犹如出水芙蓉,长长的睫毛微翘,明眸看了眼张辽,又微微低垂:“你……你……来了?”

    “都是董卓那厮,没事非要把我招来。”张辽讪讪一笑,就在这一刻,他心跳陡然加快,再次见到蔡琰,这个气质如明月的女子,他的心止不住疯狂跳动起来,不可控制!

    他不是那种一见了漂亮女人就迈不开步子的人,但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何对蔡琰就没有一丝抵抗力。

    是这个女人太美麽?不,或许是曾经的经历让他们的心走的很近,曾经那种淡淡的情感历经了这一年多,如今竟酝酿的如此浓烈!乎了他的想象,让张辽有些措手不及。

    蔡琰再次抬起头,二人四目相对,张辽不知道蔡琰的感觉,却感受到了蔡琰的思念和欢喜,那是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他更看到了蔡琰的消瘦,心中涌起一股愧疚。

    这时,一旁的蔡璎突然拍手道:“原来阿姊刚才去换衣服去了,好快啊。”

    蔡琰脸上登时晕起一抹嫣红,眼里满是羞涩,狠狠瞪了小妹一眼,又看向了张辽,眼里却有着止不住的欢喜。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己悦者容,张辽看着这个羞涩而绝代风华的女子,心中涌起一股霸道,这个女子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