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登门拜访
    清晨的太阳升起来,今日正是休沐之日,但执金吾的衙署大院中,七百二十名缇骑和持戟皆在赵云的带领下严阵操练。天籁小说

    无论是做什么,张辽不允许他手下有柔弱和认怂的兵,就职当日,张辽便让赵云开始对七百二人进行操练。

    这些人的底子很好,只要勤加操练,便是一支强兵,张辽既为执金吾,又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男儿谁不想强大,尤其是在这个乱世之中,而赵云和张辽也当场露了一手,二人连手,几乎打败了所有的缇骑和持戟,也令二百缇骑和五百二十持戟大为振奋,崇拜非常。实力代表一切,尤其是在军中,张辽凭借名声和武力,很快就完全掌控了七百士兵。

    加上今日吕布登门来访,张辽又与赵云、吕布一场大战,看的一众缇骑和持戟目眩神驰,连一旁的皇甫郦也看的咂舌,他也曾随叔父在军中,却不曾见过这般高手,一个也罢,竟然一下子有了三个。

    一场大战过后,张辽让皇甫郦也跟着操练,而他则与吕布到了一旁叙旧,吕布自回到长安后,便一直在董卓身边护卫,看似风光,却很是抑郁,怨言不少。

    张辽也颇是认同,雄鹰要翱翔天际,似吕布这般骁将,本该驰骋沙场,如今却做了个贴身保镖,处处受束缚,无论是丁原还是董卓,都不能放开手任用他,难怪吕布连连弑主,固然有其性格因素在内,却也有董卓和丁原的原因在内。

    趁着机会,张辽也询问了吕布不少长安的事,大略了解了长安的情形。

    如今董卓在郿县已经将郿坞修建好,每月有一半时间回郿坞,一般时间在长安太师府,而吕布始终随行。

    长安的大小政事皆委于司徒兼尚书令王允,至于左将军董旻,主要留在郿坞,领兵驻守扶风西北的萧关,防范凉州马腾、韩遂和宋建乱军入寇关中。

    而原本董卓最亲信的侄子中军校尉、侍中董璜,却因为一个流言,险些被董卓怒而斩杀,幸得董卓母亲为长孙求情,才免得一死,却是权势大落,如今低调的很。

    听到这个,张辽不由诧异:“董璜之事可是真的?”

    他自然知道这个谣言,这个谣言本就是他在郭图的建议下传出来的,本是想给董璜找点麻烦,让他无暇算计自己,却没想到后果会这般严重。

    吕布听到张辽询问,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笑意,压低了声音,颇是八卦的道:“太师暗查之后现,董璜这厮确实曾夜入宫禁,也与这两个姬妾有染,所以太师才勃然大怒,董璜才失了势,嘿……女色害人哪。”

    张辽不由愕然,他没想到,本是谣言,不想董璜这厮竟真给董卓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颇是无语,这是歪打正着吗?

    张辽又问了句:“那两个姬妾如何?可曾被害?”

    吕布神秘一笑,道:“自然是留了下来,董氏血脉稀薄,太师下辈,却也只有董璜一人,再往下辈,连男丁也没有,无论是谁的种,都是董氏血脉,又岂能杀掉。”

    张辽只能摇头。也是奇怪,仿佛越是强大的人,血脉越稀薄,别说董卓,便是吕布自己,还不是只有一个女儿,连儿子也没有一个。

    该不是这厮太过好色,旦旦而伐,导致肾亏,无力育子吧?

    张辽看了吕布一样,不由想着。

    吕布自然不知道张辽这厮在想什么,他又低声道:“吾还知道一秘,董璜最好人妇,曾暗中捉过很多人妇享乐,而后无声无息杀害,太师也是后来才知,却严禁传出去。”

    张辽一下子皱起眉头,对董璜又多了几分厌恶,此人竟然如此邪恶狠毒!

    不想吕布又道:“如今董璜虽然低调,却又盯上了蔡中郎的女公子蔡琰……”

    张辽面色一变,随即如常,但手却紧紧握了起来,眼里隐隐闪过杀机。

    ……

    午后,北阙甲第,蔡府之中,今日休沐的蔡邕正在府中悠闲的读书,后院隐隐传来女儿蔡琰的弹琴声。

    蔡邕如今已然年近六旬,一卷书读罢,颇是困顿,便起身活动腰身,突然有下人来报:“执金吾张辽来访。”

    蔡邕身子不由一僵,儒雅的面孔微微沉了下来,哼了一声,想了想,还是道:“迎客。”

    他终究是重礼之人,纵然对未曾谋面的张辽很是不满,却也不能失去了礼数,何况张辽如今为执金吾,官秩犹在他这个左中郎将之上。

    只是他刚出了堂门,就看到侄子蔡琬一脸兴奋的陪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亲卫,捧着不少东西。

    年轻人衣着很是端重,头戴高冠,腰佩长剑,步履稳健,相貌端正,眼神湛然,气度不凡,虽然不同于儒士那般温文儒雅,却另有一番刚健的风采。

    蔡邕不用问,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张辽,他知道张辽曾救过侄子蔡琬,所以蔡琬才对张辽如此亲近,就这一点而言,蔡邕对张辽也很是感激。

    与此同时,他对张辽的气度也不由暗赞,难怪女儿对这个年轻人念念不忘,茶饭不香,但一想到爱女所受思念苦楚,他对这个年轻人便心中生怨。

    张辽也有经年未曾见过蔡琬了,此时见到这个长大了不少的少年,心中也颇是欢喜,听他兴奋的说这话,一边打量着蔡府中的情形,四面的一切都很雅致,足见府宅主人的修养与品位。

    耳边又隐隐听到后院传来幽幽的琴声,他不由心中一颤,就在这时,他看到堂屋前一个年近六旬的儒雅文士站在那里,神情不善的看着他。

    不用问,张辽立时知道这个文士就是蔡琰的父亲蔡邕了,只因他们二人相貌颇有几分相似。

    张辽当即趋步上前,抱拳道:“张辽见过蔡伯父。”

    蔡邕还了一礼,哼道:“汝是执金吾,老朽却不敢受汝之礼。”

    看到蔡邕有几分置气的神情,张辽隐隐知道了他生气的原因,又哪能为此不满,当即更加恭敬,温声道:“蔡伯父忠孝素著,为吾等后辈典范,熟读经史,曾为熹平石碑,精通音律,能为绕梁之音,独创飞白书,更是妙有绝伦,动合神功,小子虽为执金吾,不过一俗吏耳,在蔡伯父面前却不值一提,又略懂书法,登门拜访,正当求教。”

    对于蔡琰的父亲,他自然是放低了姿态,溢美拍马之词不绝奉上,当然,蔡邕确实也当得起这些赞誉,张辽的话绝非随口胡说,而是全部说在了蔡邕平生的自得之处。

    果然,蔡邕听了张辽所说,神情也不由缓和,又听他懂书法,儒雅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汝通书法?”

    张辽忙道:“只是粗涉,不敢言通,正来向伯父请教。”

    蔡邕哼道:“汝便是只来看老朽乎?”

    张辽咧了咧嘴:“在下与蔡谷叔父、蔡琬小兄弟,蔡琰和蔡璎妹妹也是旧识,此来自然也要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