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就职
    八百里关中的地势,从西向东如同一条龙,汉长安城便建在渭水之南、关中地势最高处的龙首原上。

    长安城的面积远大于雒阳城,南北十五里,东西十八里,城中宫殿、贵族宅第、官署和宗庙占据了大半地方。

    宫殿集中在长安城中部和南部,又以西南角的未央宫和东面的长乐宫为主体,围绕主体宫殿还有桂宫、北宫、建章宫、明光宫等附属宫殿群,整个皇宫共建了九十多年。

    前汉时,天子在未央宫处理政务,而长乐宫是太后居住之地。前汉末年,长安皇宫毁于战乱,后汉定都雒阳,只将长安作为陪都,也未曾修复皇宫。

    去年,董卓迁都长安,发动十数万民夫修葺了未央宫,但随后就开始修建他的郿坞,至于长乐宫和其他附属宫殿群还是一片破败。

    除了皇宫,公卿贵族宅第则分布在未央宫的北阙一带,称作“北阙甲第”,寻常百姓都住在城北,分为一百六十个闾里。著名的“长安九市”则在城内西北角上,由横门大街相隔,分成东市三市和西市六市。东市是商贾云集之地,西市则密布着各种手工业作坊。

    执金吾的衙署毗邻未央宫,在未央宫西北角,西望长乐宫,北望北阙甲第,南接武库。

    此时,新一任执金吾张辽正坐在衙署大堂之上,他背后屏风上描画着一只三足金乌,而张辽的官服上也描画着一只金乌,金乌主辟不祥,天子出行,此鸟在先开道,而金吾便取自金乌的谐音。

    这或许是执金吾名字的一个由来,但同样还有另一个由来,吾,御也,执金吾便是掌执金革,以防范非常之事。

    前汉时,执金吾的权力很大,曾一度统领北军,其下属还有式道左、右、中候三人,负责天子车驾开道;中垒令、丞、尉,掌垒门;寺互令、丞,掌宫门禁;都船令、丞,掌水利;左、右京辅都尉,巡视京师。

    而到了后汉之时,这些属下全部裁撤,执金吾权势大幅度缩减,只负责每月三次的宫外巡视和京师治安,负责警戒和处理宫城外的意外状况,如水灾、火灾之类,而不得参与朝政。

    但即便如此,如今的执金吾手下仍有缇骑二百,持戟五百二十,还掌管着武库兵器。

    执金吾每月三次定期巡视皇城,手下七百多人,缇骑骑马,持戟步行,浩浩荡荡,舆服导从,光满道路,用张辽的话说,就是很骚包,朝中的其他大臣都没有这么庞大的随从队伍,是独一份,故而光武帝未曾称帝之前看到执金吾仪仗队,曾感叹道,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执金吾手下还有执金吾丞一人,为执金吾副官,秩比一千石,等同于司马,此时的执金吾丞是皇甫嵩侄子皇甫郦。

    除了执金吾丞外,还有武库令,秩六百石,下属还有武库丞,共同协助执金吾掌管武库。

    张辽听着下面的执金吾丞皇甫郦汇报着衙署事务,执金吾衙署的事务很简单,除了巡视,就是水火治安,至于武库,迁都长安之后,里面基本是空的。而且执金吾的实权虽然不如太守大,但对衙署的掌控却更容易,太守履任后有地方势力掣肘,执金吾在衙署里却是说一不二的。

    皇甫郦很快汇报完,又毫不讳言的道:“府君,只因前两任府君皆死于不测,而今缇骑和持戟多是人心散漫,士气低落,听闻府君有善战之名,或许可令其有所改变。”

    张辽点了点头,他的前一任执金吾胡毋班被董卓派出去送菜,让袁绍和王匡给杀了。而再前一任的执金吾就是丁原,张辽曾经的老上司,死于吕布之手。

    不过两年之间,两任执金吾都死于非命,手下的官吏和卫士自然士气低落,加上执金吾的缇骑和持戟属于仪仗兵,地位比不上司隶权重,战斗力都比不上同在京师的北军五校、虎贲和羽林,所以被其他同僚打压的很厉害,出去巡城也是低调的很,全然没有当年光武帝羡慕的那般光鲜风采。

    张辽对皇甫郦的直言不讳很是欣赏,他呵呵笑道:“皇甫丞,我对令叔大名仰慕久矣,而今看到皇甫丞亦是中正之人,有皇甫丞助我,衙署事务无忧矣。”

    皇甫郦道:“京师水火械斗之事常有,府君不可懈怠。”

    “这个自然。”张辽拉着皇甫郦的手臂:“走,出去看看缇骑和持戟。”

    大堂之外的衙署大院中,二百缇骑和五百二十持戟士早已列阵等候,除此之外,就是张辽带来的赵云和二十个亲卫。

    无论是缇骑还是持戟士,都是身着红色军服,望去一片火红,这也是大汉的火德之色。

    缇骑和持戟均属于仪仗兵,仪仗兵战斗力不强,但却最大的特点,就是体力和耐力强,而且身量高,皆在八尺,整齐划一,底子都不错。

    这些缇骑和持戟虽然缺乏士气和斗志,但仍然是站的笔直,他们兼任天子仪仗队,都是曾经过反复训练的,出了差错就是砍头,是以没人敢怠慢,而在严谨的约束下,缇骑和持戟的纪律也远远好于其他士兵。

    张辽以为,只要加强训练,这些仪仗兵的战斗力会提升也很快,尤其是阵战,因为他们习惯于服从,习惯于严谨,只要将他们的杀气提起来,绝对不差。

    一众缇骑和持戟看到新任执金吾出来,无不露出诧异之色,对于这个新任执金吾的年轻显然很是吃惊,而不少人更是流露出失望之色,年轻就代表着资历和名望差,前任执金吾胡毋班乃一代名士,曾为八厨之一,也死于非命,而这个新的执金吾多半更差。

    不过当张辽的目光扫过他们时,他们心中登时一凛,收起了小觑之心。一个人的眼神能反映气场,张辽的眼神,不含杀气,却不怒自威,令他们有些心悸。这是身处高位、久经沙场、执掌大军历练出来的,掺不得一丝假。

    比之前任执金吾的儒雅,新任执金吾却更多了英武、杀气和威严。

    后面皇甫郦也默默的看着这个新任执金吾,他身为皇甫嵩的侄子,自然早就知道张辽的大名,能征善战,曾击败关东十数万大军,而且政事也处理的极为出色,迁都之事不知令多少朝臣家眷和迁徙的百姓赞叹。张辽方才虽然和蔼,但骨子里透出的气度和凶悍,他却能隐隐察觉。

    他不知道这个执金吾会为衙署带来什么,但隐隐有了一种期待。

    张辽环顾了一圈,看到众缇骑和持戟凛然起来,微微颔首,道:“吾是张辽,吾为执金吾,诸位从此可以在长安横着走了。”